【人在澳洲】豪勋爵岛的仙境漫游

从豪勋爵岛回来,女儿询问观感,我想起了那儿一个度假村门前的标语,“Lord Howe Island —Just Paradise” 。Paradise的中文是天堂,也有译成仙境和乐园的。这是存在于虚拟空间的一个名词,至于那里的模样,人们往往会根据自己的已知去揣测和想象。自然,每个人心中的paradise就会千差万别。好在一个叫亨利的海军中尉在1788年发现了这个岛,一个可以图示这个词语准确含义的地方。

豪勋爵岛算是小众旅游地。提起它的名字,周围的人多是一脸茫然。这个海岛的面积,地理位置,对人数的要求和价格等天然和人为的高门槛,限制了我们凡人的准入资格。

豪勋爵岛的长度只有十一公里,最宽处也就是两公里,窄的地方只有0-3公里。这样的面积和许多磅礴壮丽,大开大合的山水相较,袖珍的像一盆景,难以引起游人的关注和热度。

它孤悬海外,处在澳洲和新西兰中间的塔斯曼海上。距离悉尼700公里。岛上只有一条供小飞机起降的短跑道,小飞机的飞行时间近两小时,而驾驶帆船则需要四到五天的时间。

岛上常驻居民只有三百六十位。为了保护环境,澳洲政府严格限制游客的数量,同时在岛的游客不能超过四百。也就是说,岛上即使满负荷运转的日子,总数也不能超过八百人。

可就这方寸之地,却集中了天地自然的精华,保有着极为丰富的生态系统。游客来到这里,除了我们通常观景的平视以外,还可以像鸟儿一样俯视大地,像鱼儿一样翔游,看到无比神奇的海底世界。来一场全方位,立体的漫游,感受这人间仙境的美妙地方。

俯瞰,并不需要去乘坐飞行器,或通过无人机的镜头。岛上西面是大片的珊瑚礁浅滩,其余三面全是悬崖,随便爬上一个观景点,就可以俯瞰那些漂亮的海湾,形状奇特的巨礁和浪花盛开在石板上的灿烂。

1
供图

通往这些观景点的狭窄小路,只经过简单的修理。有木板搭成的台阶,有夯平或踩平的土路。很多的时候需要手脚并用的攀爬。大部分步道在徒步的级别里是四级,属于中等偏难的程度。看标识距离似乎不远,单程大都不到两公里。可攀爬起来感觉翻倍不止,也许标示的距离是平面直线的长度吧。走了三条中等线路后,没有胆量再去Mount Gower那条需要向导和绳索,难度五级的长线路。

Muttonbird point 那里有个观赏Masked Booby(塘鹅的一种)的平台。从一个当地导游打听到这个地方,就冒着雨和湿滑的山路爬上了山。这种鸟很大,翅展有一米多。隔得很远就能听到它们像鹅一样的叫声。因为距离太远,又没带长焦,从照片上看只有一些小白点。不过,它们生活的离岸巨礁,看起来很有气魄。

1
供图

这种鸟喜欢生活在这种离岸的悬崖上,澳洲本土很难见到。幸运的是,最后一天的早上,在一个叫Middle Beach不算高的悬崖上,我找到了他们的另一个据点,这次离得略近,算是认清了它们的嘴脸。意外的收获还有离我很近的两只乌燕鸥(SootyTern)开始还奇怪为什么它见了我不飞,站起来时也没见地上有蛋。回来查了好久方才明白,这是一只尚不能飞的幼鸟,长大后腹部,脖子和脸颊就会变成白色。

Malabar Lookout 是全岛风景最好的地方。第一次爬上这个观景点是阴天,两个多小时的山路,只在下山时,才看到了寥寥三五个人。天气转好后,我又在午后又上去了一次。站在悬崖顶部回望:海岛南部高耸的双峰在云中若隐若现,连接着中段蜿蜒的海湾与丛林,美妙的身姿妩媚动人。正前方几个散落的小岛轮廓分明,植被绿的沁人心脾。下方的礁石板上,湛蓝的海水和白色浪花不断拼出各种造型,很有震撼的视觉效果。到了傍晚时分,夕阳把Ned海湾里的海水涂成了一片金色。

1
供图

在悬崖顶部转了一会儿,独享着广角中变幻的美景。一转身和一双黑亮的圆眼睛目光相碰,一个红色的巨喙也似乎闪动了一下。慢慢俯下身来平视,低矮的灌木丛里,横卧着一只漂亮的白色大鸟。体型有家常母鸡那么大,眼神温顺,身体一动不动,看样子正在孵窝。

仔细观察,看到了它尾部的两根红色羽翅。在树枝绿叶中时隐时现,目视约有一尺半长,这是热带红尾鸟。(Red tailed tropical bird)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那天早上和两个观鸟者聊天,她俩还说起这种大鸟的神奇,在求偶时会表演倒飞和直飞的特技。可惜只有幸运的少数人才能得以相见。

这奇遇是上天的赐予。按动了几下快门,我放下了相机,专注的看了一会儿。地上,有一片不小的蛋皮,大鸟的翅膀内有东西在蠕动,过了一会儿,一只黑色的喙从翅根的羽毛里伸了出来,还打了一个哈欠。看样子小鸟刚孵出不会超过一两天。为母则刚,鸟也同样。保护幼鸟的责任感,让这只大鸟一直勇敢的直视着不速之客如我。

回到观景点的标志牌旁边,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一对刚爬上山的母女。她们下去看了又返回,说是来过这里几次,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鸟,而且是这么近的距离。那位母亲连连道谢,感谢我的分享成就了她们旅游的高光时刻。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激动的心跳难以自抑,爬山的疲劳也不翼而飞了。

1
供图

豪勋爵岛的地势呈月牙形,陆地又多是凸起的山峦峭壁,把西边的一大片淡绿墨绿相间的浅滩拥在怀中。和周遭的深蓝色大海对比鲜明,去过大堡礁的人一看便知,这里是有珊瑚环礁的浅滩。

从北面的Old Settlement Beach下水,游二十米左右去浮潜,能看到起伏很大的珊瑚礁,成群的热带鱼。我下水了两次,没有见到这里常见的海龟。不过,这里处在最南端的珊瑚礁海域,不用乘船就能见到大量的珊瑚礁,成群的热带鱼和个头很大的彩虹鱼,已经让人难以置信了。

岛上浮潜,潜水,和鲨鱼,海龟同游等各种跟团游的项目很丰富。因为离岸的距离短,一般都是两小时到半天。参加了一个两小时的浮潜,十分钟到达,下了三次水,看到了三个珊瑚礁群。回来后意犹未尽,第二天又去了一次。最后的一天报名参加与海龟同游,可惜因为海涌太大取消了。

去浮潜的这些珊瑚礁群一般都是在浅水区,高耸的礁石有时会紧贴着游人的身体,给人一种下到了海底的感觉。像是变成了一条鱼,周围有大大小小数不清的同伴,它们是那样的色彩斑斓,身姿曼妙。与鱼为伍,在五颜六色,高高低低的珊瑚丛中穿梭,看到蓝色巨蚌一张一合的嘴巴,栖息海底,一动不动的电鳗,还有从身边急匆匆划动着四肢远去的海龟。这是与我们日常生活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是一个我们知之甚少,却无限奇妙的世界。

这次下水带了吴二的Gopro,新玩意很不听使唤,水下操作也看不清楚,下了两次水后,相机也进水罢了工。没有多记录水下那些美妙的时刻,比相机的损坏更让人遗憾。

对于不愿意上山下海的游客来说,单在平地上随便走走,沿途所见也会让你目不暇接。木鸡(Woodhen)和红眼斑秧鸡(Buff Banded Rail)的几乎随处可见。这些人畜无害的小可爱们,在政府和驻岛居民的保护下,自由自在的生活成长,木鸡数量已从灭绝的边缘恢复到了正常。

沿着海滨漫步,只听见鸟儿的叫声在松林里熙熙攘攘,各式各样的海燕,鹱,燕鸥等叫不上名字的海鸟多在高枝上栖息孵窝,有一种白燕鸥(White Tern )愿意栖在低枝上,给观赏者提供了方便。这种海鸟全身雪白,尾巴呈剪刀形。眼睛深邃黑亮,像是被重重的描过眼影。无论颜值还是飞行姿态都美丽典雅,所以它还获得了一个仙女燕鸥的称号。

在小卖部的旁边,一只还不会飞的白燕鸥就待在这个粗枝上,四天里来回经过,它一直老老实实的等着被喂。旁边另外一只看样子是皮小子,不停的动弹,不知怎样挪到了一个广告牌上,在那待了两晚,又不知了去向。

神圣兰翠鸟也在海边常见,这里食物丰富,它们捕获一种小蟹,似如探囊取物。所以海边的礁石上,经常有它们伫立或快速穿梭的身影。

晴朗的傍晚时分,西海岸边是豪勋爵岛最迷人的时刻。环礁浅湾宁静如镜,停泊的小船仿佛在梦里。夕阳给海湾涂上金色,沙上的水湾宛如一面面金色的铜镜。Gower山和lidgbird 山也终于摘下了它们的头纱,完整展露了真容。山岚,树林,海水,沙滩,海鸟和游人,都沐浴在橙色的光芒里,一切都那么安详,静谧,美好,正是天堂的完美投射。

Gower和Lidgbird这双峰海拔虽不到千米,但是地势陡峭,山顶大部分时间被云雾笼罩着。给豪勋爵岛平添了几分仙气。很偶然的,它还会被蘑菇云盖顶,蘑菇云的边缘平滑清晰,如同一顶质量上好的毡帽。下下图带着毡帽的山峰,是我从未见过的奇景,配着水波不兴的海面,细腻的沙滩,星星点点的小船,如诗如画,如梦如幻,恰是豪勋爵岛最好的名片。

值得一提的还有岛上的人文气氛。为了环保,他们真是做到了极致。进岛有严格要求,比如把鞋底的土刷干净,包里的渣子抖落彻底。下飞机时,有小狗检查旅客的包裹。岛上的小卖部会借给顾客布袋子,来避免塑料袋子的乱用。沙滩边上的垃圾桶除了分类严格以外,还有一个专放塑料碎片的大桶。我见到两位年老的女士,顶着炎热的太阳在沙滩上寻找海浪潮上的细小塑料碎片。本来以为她们是志愿者,聊了几句方知她们只是普通的观鸟爱好者,度假时决定要拿出一上午来清理海滩,以避免被在这儿孵窝的鸟儿们吃下。

岛上的旅馆门不上锁,想上哪儿拔腿就走,不用担心东西丢失的麻烦。步道旁有住户放着的水果箱,后边有个诚实钱箱。Ned海滩有个提供鱼食的地方,也是自觉投币。岛上的交通工具以自行车为主,人们见了面亲热的打招呼问好,工作人员开车路过,也会用手势致意,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在这儿都成了一家人。

这里的漫游,没有日常的忧虑和琐碎的羁绊,一朵野花,一只蜘蛛,也会给你带来满心的欢喜。一个个惊奇的发现,一次次屏住的呼吸,更会让你对自然与生命发出由衷的礼赞。当你身体里的细胞充满了新鲜和快乐的氧气时,潜入清澈透亮的水中,你会觉得是与无数个美人鱼在一起畅游。回到陆地,在温润宜人的空气中,你甚至能看到小仙女们踩着草尖的快乐舞蹈。

作者:莉莉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