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司机金德强以死抗议 金家人也随之消失了

马云被罚182亿,长吁了一口气;

司机被罚2000块,送掉了一条性命。

网友的金句,不仅说清了富人与穷人的区别,也道尽了人间酸楚。

8号,司机金德强化作一缕青烟;2天后,埋进了自家麦田的中央,一个中年男子就这样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在自杀前的遗书里,金德强说:

希望用自己的死,来唤醒某些领导。

但金德强不知道的是,自他服药死亡开始,他期望有所改变的领导,却上演了一幕他永远无法知道的大戏。

01

金德强是在4月5日,喝农药死掉的。

事件发生后,金德强的大哥、妻子和儿子随即赶到了唐山。

这几个农民估计压根也没有想到,一到唐山,他们就受到了隆重接待:

3个人马上被有关方面,安排住进了丰润区的一家酒店里。

不仅如此,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唐山和沧州两地的政府人员,一直陪同在他们身旁,外人很难接近。

老实巴交的金家,哪见过这种高规格待遇,原本是奔丧去的,这会儿却被搞得怪不好意思,好像麻烦了政府似的。

其实他们不明白的是,几个人这是被保护起来了,媒体找不到他们,就会少很多麻烦。

而这个时候,关于司机被罚款自杀一事,正在网络上发酵,无数网友将矛头直指丰润治超站。

可想而知,唐山尤其是丰润方面,当时的压力之大。

被安排住进酒店的金家,在唐山与沧州两级政府的全天候陪同下,很快就战胜了悲伤,同意火化金德强的遗体。

于是在金德强死亡2天后,快速进行了火化。

唐山方面的动作就是快,工作效率也实在高,仅仅2天,就抚平了极度悲伤的金家,不知道他们对金家做了什么样的承诺。

到这里,唐山方面算是长吁了一口气。

一般来说,这类负面舆情事件:

只要遗体火化了,麻烦事就算解决了一半。毕竟,挟尸抬价的可能性已经不存在了。

金德强的遗体火化后,金家就想带着骨灰赶快回沧州老家。

原本,有关方面已经与金家谈好,火化的第二天,也就是4月9日,同意金家回沧州泊头,金家也做好了准备。

可以临到9日的一大早,有人急匆匆来到酒店,告诉金家人,暂时还不能走。

至于原因,不知道,被告知只能等待。

金家人不明白是何缘由,但此时外界的情况也许可以说明问题。

4月9日,金德强自杀的第4天,外界的舆论达到最高峰,各路媒体正四处寻找金家人、寻找与此事件相关或熟悉的人打探消息。

而更重要的是,此时唐山方面调查组的调查结果还没出来。

这是个关键时期,绝不能放任金家人对媒体随便说话。

在酒店整整等了一天,4月10日凌晨,金家被告知可以回去了。

结果,金家人前脚刚到家,后脚唐山的调查结果就发布了。

官方的调查结果,是对事件的盖棺定论,更是平息舆论的最好解药,有关方面让金家等待的,意也正在此。

不得不佩服,唐山方面时间点卡得那叫一个精准。

02

放金家人回老家了,他们也就有了面对媒体的可能。

这一点,唐山方面当然知道。所以,在短短3天的时间里,他们可是做了大量工作。

他们不仅做通了金家人的工作,还做通了金家老家政府的工作,为金家人构筑了一道防外人接近的屏障。

前往唐山处理金德强后事的3个人,是在10日天刚亮时回到老家的。

到家后没有停留,在亲友的帮忙下,当天8点左右,金德强的骨灰就被下葬到了金家的麦田中间。

一抔微微隆起的黄土,成了金德强最后的归宿。

得知金家人回来后,不少卡友,尤其是媒体急忙赶了过来。

卡友是想过来吊唁一下同行金德强,媒体则是想找金家人挖出点什么。

可是他们都想错了:

村头早已有人在值守,不管是卡友还是媒体记者,一律禁止入内,更别说见到金家人了。

没有原因,也没有理由,那几天,金德强家所在的那个村子似乎成了禁区,阻拦所有外人进入。

金家人更是成了大熊猫,外人想见他们一面,更难。

见不到人,那就电话沟通吧。

有记者联系上了金德强的亲属,但得到的结果只有一个:不方便说话。

这就有点怪异了,死了一个大活人,既不让同行好友来吊唁,也禁止媒体来采访,就连家属对此都三缄其口,躲躲闪闪。

到底在躲什么呢?大家也许都知道。

有人不理解,家里的顶梁柱没了,金家怎么还能这么平静?

用金德强哥哥的话说就是,人死不能复生,怎么着咱也不能让人家偿命啊。

更何况,金家还说,有关方面对他们照顾的不错。

这个照顾不仅包括在唐山时的好吃好住,当然还包括金钱上的赔偿。

金家是农村人,除了土地,就是开大货车,一辈子活在艰辛线上,如今人死了,不停的闹,能闹出什么结果?

得到一笔赔偿,胜过一个所谓的说法。日子是是实实在在的,人没了,只有金钱才看得见摸得着。

所以,事件进行到这里,形成了一个怪圈:

外人进不了村子,金家对媒体三缄其口,面对巨大的漩涡,事件的当事人都似乎成了局外人。

这是比金德强自杀,更让人寒心的。

03

金德强死后,这几天,丰润治超站的2条货车检查通道全部开放,货车通行顺畅。

附近的居民说,往日里,这里可不是这样的,排队等待通过的大货车,经常能排出四五公里长。

是货车太多,治超站人手不够吗?

当然不是,是所谓的设备故障,或者车道事故,2条通道,只开放一条。

说白了,就是人为故意制造的。

对大货车司机来说,时间就是金钱。可丰润治超站却人为让他们堵在这儿。

我们可以想象,往日里,一边是排成长龙心急如焚的货车,一边却是只开放一条通道慢吞吞办事的工作人员。

为何要这样?就是故意磨货车司机的性子,磨到最后,怎么罚他们都没有脾气,只求快点过关,将货送到目的地。

记得90年代时,央视暗访某地交警罚款货车超载,某交警狂妄道,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管着空气。

没想到二三十年过去,类似的事情还在上演,受欺凌的依然是货车司机。

有人问,丰润治超站为何能这么霸气?答案是:

他们有一帮霸气的领导。

别看治超站不大,人员配置却是出奇的高:

一名站长,3名副站长,外加15名交通执法员,6名交警,和3名社会监督员,总共28人。

人数够多,配置人员的级别也不低。

治超站站长,是丰润区政府办公室副主任。

3名副站长分别是,区公安分局副局长,交警支队副队长,区交通运输局副局长。

4个科级干部,领导一个治超站,按理说,应该成为行业模范。

没成想,却成了货车司机眼中的毒瘤,过度执法、粗暴执法,外加不规范执法频出。

2年多的时间里,无数人反应,但问题依旧。

这样的问题没人管并不意外,你看金德强喝下农药后,在微信群里发视频说:

你看我喝了药,10分钟了没有人管、没有人问。

看着有人喝药自杀的迟钝,当金德强死后,当地的工作效率却瞬间变得高效起来:

短短几天之内,不仅安抚了金家,还在金家周围筑起了一道屏障,屏蔽了所有外人。

不仅如此,还在短短5天之内,就拿出了一份将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堪称完美的调查结果。

面对金德强的死,他们马上变成了这幅模样:及时拨打120,立即送医,全力抢救。

从这份工作的积极性来看,唐山方面不是没有工作能力,而是缺少工作的动力。什么时候有了危机感,他们的工作动能就会自动激活。

04

在这个光怪陆离的社会里,少有人能将日子过得行云流水。

大多数人,都是用尽了全力,却依旧过着平凡的一生。

金德强们,更是拼尽全力,依旧徘徊在温饱的生存边缘。

跑大货车,虽然阅尽人间繁华,可没有一丝一毫属于自己,目之所及,皆是虚幻。

货车轰隆,车轮飞转,看似云淡风轻,可谁也不知道他们的牙关咬得有多紧。

忠心奉劝大家,尤其是手握公权之人:

多一点怜悯之心,善待每一个人。你的一句话一个动作,也许就是他人的一生。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i看见,文章现已被删除)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