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後狂接24個廣告…這些榨乾了中國女排?

“拼搏的故事總是從家開始, 每一個拼搏者都值得一個更好的家,為拼搏的你,找更好的家” 中國女排提前拍攝的廣告片,在央視的奧運直播間隔中,反覆不斷的被播放,在連戰連敗的大背景下,這則廣告是那麼的刺眼,甚至有人調侃 ” 這廣告播來播去,就是在催促隊伍趕緊回家 “。女排的廣告每天都見,女排的熱搜從不間斷,只是女排的勝利卻不見了。

“女排精神不能只停留在廣告和電影裡”,”頑強拼搏是中國女排精神,並且激勵了無數中國人,而不是代言廣告”,”輸了就要認,少拍點廣告,多鍛煉點優秀選手”…… 中國女排在東京奧運的賽場上連戰連敗,翻看社交媒體上網友關於失利原因的剖析,這樣的聲音隨處可見,五年前在里約奪冠後,中國女排在這個奧運周期的商業價值極速攀升,廣告商紛至沓來,郎平和隊員們頻繁出現在綜藝節目、商業廣告中,尤其東京奧運期間各種媒體廣告立體式轟炸,但隊伍的表現的確是一落千丈,這到底跟商業化的過度開發有沒有直接關係?

接代言上綜藝名聲大噪 世界盃後24家廣告商找女排

對於處在舉國體制大背景的中國運動隊,參加商業活動和接廣告,一向容易引起爭議,中國男籃在世界盃失敗無緣東京奧運會後,周琦和郭艾倫上吐槽大會被認為是連”臉都不要了”。不過女排在中國確實是個非常特殊的存在,女排精神在中國一直占據着非常特殊的位置,郎平率隊在2016年里約奧運會和2019年世界盃連續奪冠,更是鼓舞了無數國人,女排作為中國體育多年來的傳統強項,又是三大球項目影響力巨大,再加上有出色的成績做保證,挖掘商業利益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中國女排里約奧運奪金後的第二天,贊助女排的乳製品品牌就迅速上漲衝擊漲停,排球皮製造企業之後更是直接漲停,運動、汽車、飲用水品牌等女排贊助商總贊助額接近億元,而這只是資本市場的一個縮影。

過去幾年,女排隊員參加綜藝節目的機會也多了起來。里約奪金後歸來不久,郎平就帶着朱婷、惠若琪來到大型娛樂脫口秀節目《天天向上》、參與節目的錄製,另外一檔勵志競技體育節目《來吧冠軍》,倒是非常符合中國女排自身的定位,甚至連生活服務紀實節目《嚮往的生活》,也出現了女排姑娘們的身影。此外,郎平還以節目嘉賓的方式參與過《星光大道》年度總決賽,每年雙十一以及年底各大衛視的跨年晚會,也都競相邀請女排隊員們站台,一時間中國女排頻繁在電視中刷屏,露臉機會非常之多。當然,藉助媒體的力量來弘揚女排精神,擴大排球的影響力和知名度,倒也不失為一種宣傳手段。

如果說里約登頂只是個開始,那麼2019年9月世界盃再次奪冠後,中國女排的代言就已經呈現爆發式的增長。女排世界盃期間,中國隊用優異的表現回饋國人的期待,她們在賽場上永不言敗的奮鬥精神,更是鼓舞了新一代的年輕人。根據不完全的統計,自世界盃後女排團隊共接了24個廣告代言,涉及的行業包括保險、汽車、家電、寢具、衛浴、手機、電動車、化妝品、短視頻APP等等,就代言數量之多,涉及行業範圍之廣,女排在中國體育業內都是翹楚一般的存在,足以讓其他運動隊羨煞。

據報道,這24家代言的基礎合作價格,都是從千萬起步,換句話說,這些企業基本上就是捧着錢來找隊伍簽約,而這些合作品牌還不包括郎平以及女排隊員個人承接的商業代言合作。2020年本來是奧運年,但突如其來的疫情讓奧運延期一年,不過這對中國女排的商業價值並沒有產生任何影響,4 月時某在線教育平台宣布與中國女排達成戰略合作,成為中國女排在教育領域全球獨家代言合作夥伴。與教育機構的首次”破次壁”合作,意味着中國女排已經在往更廣闊的領域進行拓展,中國女排這個中國體育第一IP的地位也日漸穩固,成為代言市場的絕對”香餑餑”。 

教練隊員社交媒體淪為廣告宣傳 拍電影熬到身體吃不消

除了隊伍整體的品牌,各種廣告商也會選擇郎平和女排隊員作為品牌代言人。從主教練,到現役球員,甚至已經退役的國手,只要有着奧運冠軍的身份,都是商家的寵兒。如果說訓練之餘參與商業活動還無可厚非,但主教練和隊員的個人社交媒體,絕大多數內容也都是與廣告宣傳相關。畢竟對99%的女排關注者而言,還是更關心隊伍的表現,在場下還是希望看到姑娘們的另一面。 

打開女排的社交媒體,基本最新一條內容都是奧運出征前錄製的宣傳視頻,往前翻看也是滿滿的商業廣告色彩,女排訓練的內容和個人生活相對較少。

去年,”女排精神”被搬上大熒幕。由陳可辛導演執導的電影《奪冠》,回溯從1981年至2016年中國女排的激情歲月,在國慶期間公映,贏得非常不錯的票房成績。《奪冠》除了展現女排扣人心弦的故事和奪冠輝煌,還有一個備受關注的看點——就是真實運動員的親身出鏡。朱婷、惠若琪、袁心玥、張常寧、龔翔宇,里約奧運奪金的班底幾乎悉數上陣,實際參與到影片的拍攝當中。

那是在2019年的10月,趁着國內聯賽開始前的短暫空檔,女排姑娘們來參加拍攝。由於時間非常緊張,運動員們不得不進行高強度工作,甚至經常要拍攝到凌晨。”我從來沒熬過夜,作息時間可能到10點半11點就要休息,拍戲到凌晨三點真的有些垮了。”對於拍攝時間,朱婷心有餘悸,張常寧也表示過拍攝的過程很辛苦,”由於運動員都是門外漢,需要下更多的工夫去學習,動作的精確度、情緒的把控,都需要投入。”種種辛苦的付出,確實給影片增加了真實感,不過也打亂了正常的作息和節奏,至於影響程度有多少,只有姑娘們自己心裡清楚。

場外活動影響比賽表現?如何平衡訓練和商業活動的關係

接代言、拍廣告甚至是參與電影演出,如果說場外因素對運動員完全沒有消耗,肯定是不可能的,當然這樣的情況下放在歐美體育的範疇之內,由於運動員很大一部分收入來源就在於商業贊助,如果沒有商業贊助,這個運動員就沒有進行訓練的經濟支持,在國外大家都這麼做習以為常,但是中國的情況完全不同,該如何平衡商業活動與訓練之間的關係?

其實針對參加商業活動代言產品等問題,郎平一直是採取比較支持的態度,” 隊員參加一些有意義的活動,無論對運動員個人還是排球事業發展,都是很好的交流和推動機會。只要運動員不過度疲勞,不影響正常的訓練與比賽,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客觀地說,除了女排國家隊,中國的排球環境並不算好,排球聯賽舉步維艱,男排市場幾乎沒有,排管中心主要靠女排國家隊的好成績來帶動,簡而言之,只要中國女排有好的表現,贊助商就不會少,畢竟郎平的隊伍不僅是三大球項目上奪冠希望最大的,再加上女排精神流傳幾十年,教練和隊員也都有深厚的群眾基礎,閃光燈下的隊伍是億萬國人心中的寵兒,找她們來代理自己的產品,廣告效應將趨於最大化。而通過中國女排打出的廣告,也更容易被廣大民眾接受,進而推高產品銷量,這也是一種粉絲效應的體驗,對一支運動隊其實是一件好事。

既然有這麼多廣告商願意找上門來,說明這支隊伍吸引了足夠多的外界目光,有足夠的市場價值,誰又能真正拒絕這樣的誘惑?只是為了配合獲得投入了多少時間和精力,是需要去量化的。很顯然,無論是上綜藝節目,拍攝廣告或者電影,普遍意義上的時間概念,都不是那麼強,細節不滿意反覆錄製的情況時有發生,而如何判斷影響不影響運動員的正常訓練,只能通過比賽結果來檢驗,而恰恰這就是中國女排遭到質疑的原因。

很多體育明星或者戰績不錯的隊伍,在下滑的時候都會受到各種各樣的質疑,首先就會提到他們是不是拿了冠軍後心態飄了,不全把心思放在訓練和比賽上了,中國女排自然也不例外。在東京奧運的賽場上連戰連敗,先後面對土耳其、美國和俄羅斯一勝難求,曾經的王者之師人見人欺,即便朱婷手腕受傷,似乎也不該是這樣的狀態。基本沿用里約奧運奪冠的老班底,東京周期中國女排除了李盈瑩,並沒有什麼亮眼的新人冒出。作為衛冕冠軍被針對,被對手研究,都可以接受,打在場上完全失去了冠軍風采,這就讓球迷們無法接受了。

女排的姑娘們應該很清楚,與商家合作賺取廣告宣傳費用,為推廣排球運動參加節目,這本身並沒有什麼錯,但是這一切的所得,都是建立在中國女排是一個強大集體的基礎上,如果沒有好的成績,如果總是被對手打的一副慘象,如果作為衛冕冠軍卻在奧運的賽場上毫無還手之力,這樣的隊伍還能繼續贏得贊助商的青睞嗎?

競技體育,終究還是要以結果來說話的。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