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法監聽」,究竟是個什麼鳥?

當菊花被美帝芯片打得七零八落,只剩下一地雞毛時,便不再藏着掖着,大大方方地承認一個早已經存在的事實,華為公開「合法監聽」新專利,用於對客戶設備進行合法監聽,當然這也是被美帝詬病及制裁最主要的成因,於是中國這塊神奇的土地上又誕生了一個美妙無比的新詞:「合法監聽」! 

合法監聽,究竟是個什麼鳥? 

3月30日,華為終於不再猶抱琵琶半遮面,公布了一項與合法監聽有關的通信領域專利,這項專利能夠解決合法監聽中心無法合法監聽用戶設備的本地分流業務數據的問題。

網頁截圖
網頁截圖

我忽然間頓悟,難怪任總和他的女兒碗粥女士都堅持用蘋果手機,而不用華為手機,老任還解釋說用蘋果手機不一定不愛國,用華為手機不一定就愛國云云,那時我還為老任的高風亮節擊掌叫好,看看人家,不愧為大企業老闆,胸懷和格局就是不一般。

有些事情,儘管早就知道,但是一旦從對方口裡說出來,又親自聽到得到驗證,就又是一碼事,傷害性不小,侮辱性極強。更加感到:措詞很美妙,想象很糟糕,難怪只剩下一地雞毛。

我對華為是一直不感冒滴,是源於我使用華為手機的微信號被封。可以說我發微信朋友圈是很謹慎的,在群里也不是什麼都發,只是私下和好友家人轉發一些信息帖子,但就為此,卻被封了一個微信號,所以當後來有人說菊花有後門的時候,我便感到有些民間的傳聞確實是真的,現在華為的不打自招,就更加做實了某些傳聞的快捷性、真實性。

「合法監聽」,真是一個無比新穎的詞彙。監聽,還有合法的嗎?除非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才會害怕別人,所以才會去搞監聽,否則堂堂正正的,有何理由去監聽人家?要知道每個個體的隱私都是需要保護的,任何以集體的名義來剝奪個體自由的言行都是不合法的,儘管可以冠之曰「合法」二字來修飾來裝點門面,但都不能掩蓋其違法性。

不由得就想起德國一部電影《竊聽風暴》,這部電影講述的故事就是東德警察監聽一個劇作家德瑞曼的故事,這部電影拿到當年幾乎所有電影節的大獎,包括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大獎。

這部電影講述的是1984年的東德,整個社會籠罩在國家安全局的高壓統治下,冷酷無情的東德秘密警察維斯勒,在觀看了一出舞台劇之後,主動請纓監聽劇作家德雷曼,這正和文化部長心意,因為這位部長看上了德雷曼的妻子美麗的女演員克麗絲塔,企圖通過監聽找到污點,脅迫克麗絲塔同他上床以滿足他的私慾,而維斯勒則複雜得多,他憑着多年秘密警察的直覺認定德雷曼有嫌疑,當然不排除他對克里斯塔的魅力有所動心。 

但就在他竊聽大作家也是大藝術家德雷曼的過程中,他的人性逐步復甦,他被德雷曼的藝術造詣所打動,特別是當他聽到德雷曼彈奏的那飽含情感的鋼琴曲時,他激動地流下了熱淚,後來他要求他自己監聽德雷曼夫婦,在危機關頭他寧可犧牲自己的仕途保護了德雷曼,使得德雷曼躲過了一場劫難。這是一個救贖的故事,每次看這部電影都會有深深的思索和深深的感動。 

相信看過這部電影的人,對監聽都不會陌生,也許會更加立體化扁平化形象化。 

華為,已經不是「三年幹掉蘋果,五年幹掉三星」的那個華為,但蘋果、三星依然是那個蘋果、三星。 

最近聽說華為去養豬了,又爆出華為要和汾酒合作,有愛國肉吃,有小酒喝,這樣就可以革命小酒天天醉了。

(全文轉自微信公眾號言正社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