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男子为配阴婚杀人卖尸 2女子惨遭毒手

据大陆媒体报导,甘肃一男子从2016年4月2日到13日涉嫌杀害两名妇女,并将尸体卖到陕北配阴婚从中赚钱。2019年7月1日,甘肃省庆阳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马崇华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21年2月8日上午,庆阳市中级法院对马崇华执行了死刑。

据百度百科公开资料显示,在陕北一些偏僻的村庄里,传统的殡葬习俗仍然根深蒂固,位于神木县以北约60公里山沟里的刘家沟村就是其一。在这里的村里人坚信,夫妻生前死后都应“同眠”才算圆满。单身汉死后,往往没有资格埋进祖坟,他们的坟墓一般处于祖坟外围,被称为孤坟。

为弥补这一遗憾,家里通常会买来一具女尸为死去的单身汉“配阴婚”,以求能葬进祖坟。而未婚的年轻女子因故去世,只能随便刨个坑草草埋葬,不能葬在娘家。很多人为让故去的女儿有处墓地,便将尸体卖掉“配阴婚”。过去上百年间,这种供求关系在陕北催生出一个无形的尸体交易市场。

据网易新闻报导,2016年2月,马崇华刚因为拐卖妇女罪被刑满释放。出狱后的他一直在到处寻找赚钱的路子。2016年3月,他听说陕西省神木县孙家岔镇刘家沟村村民刘增平家想要给叔父“配阴婚”,马崇华便打起了倒卖女性尸体的注意。因为普通女性有自我保护意识,不好得手,于是他就动了杀害有智力障碍或精神疾病女性的心思。

几经打听,马崇华听说甘肃省庆阳市西峰区彭原乡鄢旗坳村的刘彩霞有精神疾病,且45岁了都没有结婚,一直和其母孙秀琴一起生活。由于刘彩霞的精神疾病越发严重,其母一直担心自己去世后,女儿无人照顾,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给女儿找个下家。于是瞅准机会的马崇华先以给刘彩霞介绍对象为名前往孙家探听虚实,将其确认为目标后,马崇华在黑市上购买了盐酸异丙嗪、盐酸氯丙嗪注射液以及五氟利多片等镇定类药物。

2016年4月2日,“万事俱备”的马崇华再次来到刘彩霞家,谎称已经为她找好人家,给了刘彩霞家属2000元“彩礼”钱,以为女儿终于找到归宿的孙秀琴根本不知道,女儿被带走后隔天,就被杀死在邻县的一个窑洞中,她的遗体随后被运往陕西省神木县孙家岔镇刘家沟村,出售给刘增平家,马崇华在第一次倒卖尸体中获利35000元。

第一次作案的顺利,让马崇华越发大胆了起来。几天后他得知以前的工友陈再考想要给父亲“配阴婚”,于是马崇华便找到了杜永侠,让杜永侠帮他物色人选,杜永侠又找到了安文泰,这三人最终在甘肃省镇原县寺沟村找到了下手目标,患有精神疾病的安福荣。

安文泰与安福荣是同村的邻居,2016年4月11日,安文泰将安福荣的父亲叫到家里,给了3000元“彩礼钱”,称要将安福荣带去外地找个对象。随后他就将安福荣哄骗至杜永侠家中。马崇华见到安福荣后表示满意,并付给安文泰4500元,付给杜永侠2000元。

次日,马崇华使用上次作案的手法,将安福荣杀害于废弃窑洞里。通过在庆阳市人民医院太平间工作的陈再考的关系,陈再考等人在太平间查验了尸体后,约定以42000元买下。但这次,安福荣的尸体并没像上次那样顺利的卖出。

4月13日上午8时许,马崇华、安文泰和陈再考三人在运送安福荣遗体赶往陕西榆林途中,被陕西吴起县警方当场查获,这两起杀人卖尸配阴婚的骇人命案由此浮出水面。马崇华被抓后,吴起警方在屈家村附近的废弃窑洞中找到了他作案时使用的针管、药瓶以及女人的衣服。

据新京报报导,2019年7月1日,庆阳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马崇华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马崇华上诉后,甘肃省高级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报请最高法院核准。

最高法院认为,罪犯马崇华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马崇华利用配“阴婚”陋俗,为出售尸体非法谋利,拐骗患有精神疾病的女性,采用大量注射镇定类药物的方式致死二人,犯罪动机卑劣,情节、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极大,且系累犯,应依法从重处罚。最高法院核准甘肃省高级法院维持一审对马崇华判处死刑的刑事裁定。

2021年2月8日上午,庆阳市中级法院收到最高法院的刑事裁定书和执行死刑命令后,对罪犯马崇华宣判并执行死刑。 

延伸阅读:

实际上,近年来因“配阴婚”陋习而发生的恶性案件在中中国西北地区并不罕见。

据《山西晚报》2013年7月26日报导:2005年3月28日,西安西乡县人杨锦玉从坟墓里盗掘人体尸骨卖到山西给死去的男子“配阴婚”,被公安人员查获。

2007年,河北邯郸南庄村农民宋天堂连杀6人卖尸“配阴婚”。

2008年,河南伊川县两农民在利益驱动下盗尸“配阴婚”。

2011年5月22日,延安王海荣等在延安市宝塔区甘谷驿镇盗窃摩托车未果后,故意杀人,将尸体卖给他人已逝的儿子“配阴婚”。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