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鸣眼中薄熙来与习近平的“瑜亮情结”

《夜话中南海》专栏本周一刊登和播出的《徐鸣曾揭露薄熙来夫人喂毒杀人的真正动机》被转载后,网名“衡山老道”者跟帖驳斥说:“王立军敢和谷开来搞婚外情吗?屁股想,都不可能。”

对此,笔者建议这位“老道”上网看看薄熙来法庭上陈述的内容,再搜寻一张薄谷开来给扮演交警执勤的王立军递水解渴的照片,琢磨琢磨再做评论。

正如网友tobright 所说:“吃瓜群众知道啥,我只看到谷对王一往情深的照片。”

更建议“老道”直接上网查看,当年人民网和胡叼盘的环球网2013年8月26日的报道文章《薄熙来:王立军暗恋谷开来 表白信被发现后叛逃》。文章的首段内容便是:“8月26日,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一案庭审进入第五天。薄熙来自辩称,谷开来和王立军如胶似漆,对他言听计从。他侵害了我的家庭,侵害了我的基本感情,这才是他真正叛逃的原因。我一巴掌把他打跑,我有错误,但是一个巴掌就打出一个叛徒来也不容易。”

如网友“衡山老道”想必是一位老者,应该是属于中国大陆经历过“文革”的一代人。建议这位“老道”,以及所有以政治局委员薄熙来是王立军上级为由,坚信王立军绝不敢“太岁头上动欲”的人都先回顾一下,当年的中共中央副主席、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林副统帅的夫人,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叶群和林彪手下的“四大金钢”之首、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黄永盛之间的“婚外恋”情节。那可都是中共当局当年在“批林批孔”运动中公开揭发出来的,日后更有在“审判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的庭审过程中的更多揭露,向全世界公开了叶群和黄永盛之间的奸情。

当时,林彪儿子林立果为监视自己的生母叶群,从叶群的电话线外接了一根窃听线,一直通到他林立果自己的房间里,并偷录了黄永胜与叶群的一段对话。对话一共是157分钟,时间是1970年10月7日。这个录音带也是公审黄永胜时,法庭公开出示的“黄叶不正当关系”的证据之一。节录于下:

叶群:你想我吗?

黄永胜:怎么不想呢?

叶群:说真话,我可想你了。我跟你说,我这个生命是和你联系在一起的,不管是政治生命,还是个人生命。

黄永胜:我觉得,我完全像你一样了解,请放心……。

这段录音播放完后,法庭上除了出示叶群以及黄永盛身边工作人员的证词外,还特别出示了“九·一三事件”之后,查抄叶群文件柜中发现的黄永胜本人写给叶群的“言请诗”:“缠绵五周月,亲手折几枝。虽是寒冬日,黄叶热恋时。”

更有甚者,这个林彪元帅的老部下黄永盛上将与林彪元帅的夫人叶群之间的私情并非始于“文革”,而是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就开始了。

1985年至1988年期间,当时《人民日报》的高级记者纪希晨曾奉“组织的指派”,准备写一批旨在反映文革历史的东西。所以,当时的中央和军队的各个部门因为他有王震的批示和陈云的书面交待,都纷纷开绿灯。

这个纪希晨把他借机搜集到的东西编成了一本书,名字叫做《文革十年》。但因为其中太多内容实在是“丢党的人”,所以只被允许当成“内部读物”刊印了很少一部分。其中即记录了“解放后”黄永胜留驻广州,每次回北京都不忘记给叶群带很多好东西,甚至包括一些春宫图书。他对周围的一些林彪部下吹嘘说:“封建社会管这事叫做宠幸,资本主义就叫腐化,我们就叫为革命献身。其实,都是一回事,就是关起门来 ……(此处省略两个字,意指床第之事)!

另有网友“秦始皇”在笔者《徐鸣曾揭露薄熙来夫人喂毒杀人的真正动机》一文跟帖说:“这是一个离奇、惊险、香艳的故事,涉及到高官,江湖小子敢打敢拼,最后爬上高位,还与高官妻子通奸,还涉及了英国间谍007。007英俊潇洒,美男计,引诱征服高官老婆,窃取情报,还要驱使高官老婆为他工作。高官老婆不甘被外国间谍驱使利用,又不敢坦白,于是勾引爬上高位的江湖小子,勾搭成奸后,让情夫干掉了间谍情妇。偷情,三角恋,间谍。这故事写出来可以拍007在北京。”

“秦始皇”当然是在调侃,但那位英国“商人”在薄熙来成为政治局委员之后引起外国情报机构的重视,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而被害人尼尔·伍德的母亲在对薄谷开来和张晓军的庭审前也表示,这种案子在根子上是一幕宫廷阴谋剧。 

再者,薄熙来下台之后揭发出来的大量事实已经证明,薄谷开来毒杀英国人尼尔·伍德的计划,王立军是事先知情的。薄熙来本人也在法庭上亲口供述了谷开来在北京被抓走之前,一直非常确切地跟自己的丈夫薄熙来说她没杀人,是王立军诬陷她。

而薄谷开来当时之所以对薄熙来这样说,就是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的徐鸣日后对身边朋友的分析:当时的王立军对薄谷开来与尼尔·伍德关系的嫉妒之情,使得薄谷开来自信杀了尼尔·伍德能够取悦王立军,却没想到这个王立军居然会据此要挟自己的政治局委员丈夫,继而被自己的丈夫一巴掌煽进了美国领事馆之后,又把揭发这件事情当成了与中共当局交换,令自己保命的条件之一。于是,深情的爱变成了刻骨的恨!

2013年8月12日,中共新华社发表《薄谷开来、张晓军涉嫌故意杀人案庭审纪实》。文中引述合肥市检察院在公诉意见书中指出:本案是一起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杀人案件。生命权对于每个公民来说,是最基本、最重要的权利。世界各国法律无一例外地将生命权的保护置于极其重要的位置,这既是对生命本身的关爱,又是对人权的充分尊重。我国刑法历来都对故意杀人罪规定了严厉刑罚,充分保障每个公民的生命健康权。二被告人的行为不但使被害人失去了宝贵的生命,也破坏了几个原本幸福的家庭,造成了难以挽回的社会影响。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建设社会主义法治社会的今天,任何人触犯了法律,都要受到追究。

三天后,被公认有王歧山为政治靠山的著名财新记者胡舒立发表《谷开来案:谁在践踏法律尊严》,被中国境内和境外的媒体广为转载。文中说:记得4月10日新华社在播发“公安机关对尼尔·伍德死亡案依法进行复查”的消息时,曾引用有关部门负责人的表示做出强调,“我国是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法律的尊严和权威不容践踏”。

读到《纪实》(指中共新华社发表的《薄谷开来、张晓军涉嫌故意杀人案庭审纪实》),人们可充分意识到,这里的“践踏”二字用得相当准确。

试想薄谷开来预谋、行动直至通过重庆警方高层瞒天过海的全过程,其中没有顾虑、没有恐慌,甚至也没有真正意义的风险。一个并不高明的杀手从容作案,顺利过关,如果不是事后因特别原因东窗事发,可能直到现在,外界还完全无从得知此事一鳞半爪,死者无从得雪其冤,而涉嫌谋杀者迄今逍遥法外,依然是一名受人尊重的法律专业人士,是高贵的首长夫人……。

而这就是笔者在本专栏上篇文章的最后一部分所介绍的,按照徐鸣朋友的说法,只要一提王立军,徐鸣的脑门上立刻青筋暴突,痛骂一番后,又会感慨自己的前主子薄书记“真是瞎了眼”的原因。

当初追随薄熙来赴重庆之前,徐鸣曾对商务部内的几个知己分析说:咱们老板和如今已经进了政治局常委会的习近平都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接班人,他们两人之间其实是有“瑜亮情结”的。老板在年龄上输给了习近平,也输给了共青团的李克强,不过,江山社稷为重,没能从商务部长直接晋升副总理也不是坏事,柳暗花明又一村,一任政治局委员兼直辖市委书记下来,不但能进下一届政治局常委,而且前景肯定是接班现在的刘云山,辅佐那个时候的新总书记习近平,职和权都相当于党中央的“副总书记”,和国务院总理的地位是平起平坐的。

薄熙来落马之后,自称是钟绍军保了自己的徐鸣在被张德江赶出重庆市委常委会之后,本来是自愿要求回到商务部只当一名司局级调研员的。被中组部安排到国务院副部级机构担任副职,但却可以保留副部级待遇,令徐鸣大喜过望。日后通过消息渠道得知,是习近平办公室主任钟绍军向中组部打了招呼。

2018年8月24日,笔者在本专栏发表了《习近平和薄熙来,谁比谁更坏?》一文,介绍2010年12月的《重庆日报》刊登一篇《习近平调研重庆侧记》,把个习近平与薄熙来及王立军之间的默契和互动,描述得十分生动:习近平参观石马河交巡警平台,详细了解平台设施、警力配置和执勤情况……。交巡警平台旁,女子交巡警队员们英姿飒爽。习近平了解她们的选拔、训练情况,称赞重庆交巡警装备优良,纪律严格,训练有素。

习近平一行还参观了打黑除恶资料汇集处,并看望了政法战线干警和英模家属。他说:“重庆市委真正从以民为本出发,开展了‘打黑除恶’斗争,取得了阶段性的重大成果、重大胜利,维护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基本权益,是深得民心、大快人心的。重庆的‘打黑除恶’做得好!希望认真总结经验,围绕改善民生、维护民意、便利群众等构建和谐社会,建设‘平安重庆’,‘打黑除恶’还要再接再厉地向纵深推进。”

在重庆市干部大会上,习近平力挺薄熙来,发表训示说:“重庆近年来以‘唱读讲传’活动为载体,弘扬主旋律,干部群众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新变化;开展‘打黑除恶’专项行动,打掉了一批黑恶势力团伙,增强了人民群众的安全感……。这些成绩是……以熙来同志为班长的一班人,带领全市干部群众开拓进取、艰苦奋斗的结果……。”

这篇文章中也介绍了,此前早有内地消息灵通人士告诉过笔者,薄熙来入狱之后,他在重庆市的最亲密助手之一、时任市长黄奇凡怒怼中纪委薄熙来专案组,正告他们自己之前和薄熙来的关系首先是得到了习近平的认可,一句“习近平同志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到重庆视察工作的时候,特别叮嘱我和徐鸣同志要全心全意当好薄熙来同志的助手和参谋,共同努力让重庆市的唱红打黑工作更上一层楼,为全国各省市自治区树立榜样”,令自己安然过关!

而当时这篇署以《重庆日报》记者之名的《习近平调研重庆侧记》在刊登之前,就是由徐鸣先发给钟绍军审定的。

徐鸣日后对商务部人士回顾说:习近平在重庆接受薄熙来和薄谷开来夫妇家宴款待的邀请后,钟绍军特别安排彭丽媛飞抵重庆,只为赴宴。两对夫妇共宴时,徐鸣、王立军、钟绍军,以及时任中央警卫局专门负责警卫习近平的副局长王少军恭候在外。访谈之间,籍贯安徽凤阳的徐鸣硬说自己的母亲祖籍浙江衢州,算是和钟绍军攀上了半个“老乡”的关系。日后的故事发展,将在本专栏的下篇文章继续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