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巴黎的中古世纪回顾

想知道中古世纪的巴黎是什么样子,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去看电影  Les Misérables《悲惨世界》,这是法国大文豪雨果Victor Hugo 于1862年所发表的长篇小说,故事中人物的生活背景是在19世纪初的拿破仑战争, 到1832年巴黎共和党人革命期间的大时代。故事的主线围绕在因偷面包而入狱的罪犯尚万强Jean Valjean服刑获释的赎罪历程。 《悲惨世界》这类小说改编的电影是属于故事有来历的电影,好的电影剧组专业人员会对电影故事的大时代背景作深入的历史文化考据,以搭设正确的电影场景及人物服装,我们透过 《悲惨世界》这部考据过的电影时代场景 ,可以走入19世纪初期的老旧巴黎的世界。

中古世纪的欧洲城市一般市容狭窄污秽,拥挤不堪、黑暗不透光,有传染病充斥的落后。小说中可以看出当时巴黎社会的动荡,贫富差距悬殊,巴黎流民阶层倍增,街头充斥穷苦压抑的人们,这一切与200年后的时尚、光猛、开阔的花都巴黎相比,两者之间有著天壤之差别。回溯欧洲中世纪的大流行黑死病不就是在这样一个腐臭不堪的社会温床中滋生蔓延开来的吗?福克斯历史频道节目曾播出The Filthy Cities“肮脏的城市”,有制作详细报导过中世纪黑暗脏乱,传染病流窜的欧洲大城市。

1845年法国的社会改革家维克多•孔西德朗Victor Considerant曾写道:“巴黎就像一座大型的工厂,内部已朽烂不堪。那里人世间的疾苦、害虫和疾病横行四方,那里连光和空气都难以穿通。巴黎是一个讨厌至极的地方,植物不是枯萎就是死亡⋯”。 交通也是当时巴黎的另一个主要问题,街道狭窄不容四轮或二轮的运货载人马车在街道通行。《悲惨世界》的故事场景所体现出来的就是部份当时巴黎市区街头的真实写照。

拿破仑三世Napoléon III,路易-拿破仑•波拿巴Charles-Louis-Napoléon Bonaparte,拿破仑的侄子,在1848年当选法国总统,自七岁他就离开出生的巴黎,他到过义大利、瑞士、英国和美国,后来流亡在英国,他对伦敦宽阔的道路、广场和大型的公共公园留下了深刻印象。

1852年拿破仑三世向公众演讲中发表宣言“巴黎乃法国之心脏,来用我们的努力建设一座伟大的城市;来让我们为她开辟新的道路;来让我们将没有光照和新鲜空气的工人阶级的住所变得更加卫生宜居;并让充满生机的光穿透各位内心的墙,让这光到达各个地方!”

拿破仑三世时期法国产业迅速现代化,经济快速成长;拿破仑三世开始对巴黎进行了改造,大幅度地改变了巴黎的风貌,都市计划具有很强的前瞻性,基本奠定了巴黎今天的城市格局。 获得拿破仑三世重用的法国都市计画师,乔治-欧仁•奥斯曼男爵Baron Georges-Eugène Haussmann,接受拿破仑三世的委任,主导了1852年至1870年间的巴黎城市改造规划,奥斯曼男爵也因为其大胆的城市规划,有魄力地改造法国首都巴黎而享誉国际,现今巴黎的奥斯曼大道Boulevard Haussmann即取其名以兹纪念。

乔治-欧仁•奥斯曼男爵
乔治-欧仁•奥斯曼男爵Baron Georges-Eugène Haussmann(维基百科)

乔治-欧仁•奥斯曼男爵的宏伟历史性巴黎现代化工程一共花费了18年时间改变了巴黎的全貌,让巴黎脱胎换骨;奥斯曼男爵的巴黎改造计划核心是干道网的规划及建设,他拆除中世纪城区旧日建筑物及贫民窟共二万多户,切割大型公共花园,开辟出一条条寛敞的大道,这些辐射状大型街道直线贯穿各个人口密集的街区中心,成为巴黎的主要交通干道。 他的计划目标是建设两倍大的巴黎行政区,由中心向外扩张,实施方案包括迁居巴黎城区劳动人口至市郊,并让他们就近工厂从事劳动工作。

街区中心
辐射状大型街道直线贯穿各个人口密集的街区中心.(网络图片)

奥斯曼同时在巴黎的地下建造了较为完善的地下水道和地铁网络系统,保证了巴黎的前瞻发展,直到今天这些空间都仍然充满生命的活力。

此外,奥斯曼塑造了一新的巴黎特殊气息,在这些新建豪迈的大道两侧种植高大乔木,成为林荫大道。开辟了“葱郁空间”就是近距离增加绿地公园和园林;开辟广场让光线及空气进入巴黎的各个角落。 巴黎歌剧院的建设打造出巴黎优雅的艺文气息,同时设计了新法国的建筑风格,规范了各种民用住宅的规格沿用至今。

现今人们在游历巴黎的时候,巴黎地标建筑埃菲尔铁塔Le Tour de Eiffel、巴黎圣母院Norte Dame及凯旋门Arc de Triomphe 是观光客必游巴黎的代表景点。在游历了很多国家和地区后才发现,巴黎处处可见的奶油色外墙、灰黑色屋顶的居民公寓才是巴黎,那时第一时间浮现在我脑海中独有的巴黎市貌风情,而非那些代表性的旅游景点。 这样独具特色的灰黑色屋顶建筑,在整个法国也只有在巴黎可以看见,这种“巴黎灰”公寓建筑,其外观统一为奶油黄色,屋顶为黑灰色,固定规格高度不能超过37米,也就是不能高过凯旋门的内门高度。为了彰显个性,门窗可以用不同样式,但是外观必须保持协调一致。

这种19世纪新建的市民公寓统一了巴黎的街景,奥斯曼建筑风格的楼房一共兴建了四万户,排列整齐地划过巴黎的天际线,“灰黑色搭配米色”有著典雅大方的气质,给人轻快舒适的感觉,让巴黎市貌充满着希望和喜悦,象征着明朗与和平。以现在眼光来看,这种独具特色的建筑不但毫无过时的感觉,反而成为代表巴黎的象征。

奥斯曼大道
奥斯曼大道Boulevard Haussmann.(维基百科)

作为世界上最适合于城市漫步之一的巴黎,当您漫步在它的街道上时,您会遇到各种引人注目的景点,例如法国不同时期的建筑风格、举世闻名的地铁入口、独一无二的店面,而那些宽阔的大道两侧,整齐排列的方石和错综复杂的锻铁阳台所构建的奥斯曼公寓建筑才是真正的巴黎专属风貌。

巴黎第一条大道Rue de Rivoli
1852年开始改造,三年后,巴黎第一条大道Rue de Rivoli .(网络图片)

19世纪奥斯曼男爵的宏伟巴黎城市现代化规划,让巴黎人民的生活品质、公共卫生条件得到大幅改善,传染病绝迹,交通较以前顺畅,统一气派的奥斯曼新建筑公寓实用又美观;在国际上,奥斯曼男爵因其对法国首都的规划改造,广受赞誉。

在21世纪的今天,当我们走在巴黎的街头,眼前是经历了时间洗礼的奶油黄色楼房和黑灰色屋顶,从老佛爷百货Les Galeries Lafayette顶楼看奥斯曼大道Boulevard Haussmann,摩登时尚的现代化巴黎已成为带领世界时尚的艺术首都。

本文取材不同百科及历史传记,由笔者林思允Suellyn Lin编纂成篇。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