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药”连花清瘟背后 大V共同起舞 王思聪喊话调查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带货”的疫情必备品连花清瘟胶囊近日不断被质疑其疗效。这个一度被炒成天价的“神药”背后有着官媒大范围的报导及专家背书,但其中药成分恐会对健康人造成危害。近日,万达太子爷王思聪在微博直杠连花清瘟,并称证监会应严查以岭药业。中国医学健康与医疗健康服务平台“丁香医生”也发文,认为不应向健康的群众发放连花清瘟,因其不能预防COVID-19,且可能有副作用。

4月14日,王思聪转发一条内容为“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谁告诉你的”的微博,并配上“证监会应严查以岭药业。现在在中国能看到一个严谨、敢于求证、有良心、敢说真话的媒体,实在实在是太难了”的文字。但其后王思聪编辑了微博内容,删去了上述言论。

王思聪向证监会隔空喊话的第二天,以岭药业跌停,最终报收35.99元/股,当天市值蒸发了67亿元。

连花清瘟胶囊是在2003年SARS期间,由以岭药业研发的一款药物。COVID-19大流行后,在钟南山的大力推荐下,成为家喻户晓的“国民神药”。

最近的上海疫情中,一则视频流传很广,讲的是永康街道的一位老人有病在身,打电话给社区工作人员寻求帮助,而在社区工作的小伙询问是否需要送些连花清瘟过去。在老人表示家中还有连花清瘟后,小伙只能无奈地表示:

居委会这里只有连花清瘟这一款药物。

一些上海网友也称,他们中有很多买不上菜、吃不上饭,但唯独不缺连花清瘟胶囊。社区管够。有时面对空无一物的冰箱,喜闻社区又送来物资包,满心希望的打开,

发现是一排连花清瘟胶囊。

连花清瘟在新冠疫情之中之所以全民皆知,除了有专家为其背书,更重要的是国家卫健委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中将连花清瘟列为医学观察期的推荐用药。

在《方案》中,同样获得推荐的中成药还包括藿香正气水、金花清感颗粒、疏风解毒胶囊等。但很明显,真正扶摇而上的只有连花清瘟。

连花清瘟的效果与其在市场上的占比严重不成正比,其背后的原因令人关注,

媒体人马督工的视频中,对“连花清瘟防治新冠病毒的有效性”提出一系列质疑。其中包括河北以岭医院院长贾振华在《植物医学》发表连花清瘟防疫论文时,隐瞒了自己是吴以岭的女婿,以及以岭药业对其项目提供资金支持的事。 

另外,马督工还在视频中深入探究了最近流传的“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治疗新冠”的事情。

他发现在世卫组织的报告中,并没有直接提到连花清瘟,更不用说推荐使用。只是在一份文件的结尾引用参考文献部分,出现了两次“连花清瘟”的字样。而“世卫组织支持中医治疗新冠”,也只是世卫组织中部分中国专家的建议。

据以岭药业2021年报告,在前三季度,公司的研发费用约为5.38亿,而销售费用却达到了27.96亿。研发固然重要,但怎么想办法把药卖出去更重要5倍。

这些钱花去哪了?微信公号“马路青年”发文称,感兴趣的网友可以去微博搜索同时带有#密接者用连花清瘟降低阳性感染率76%#、#防治结合是中医药独特理论和优势#这两个话题的内容。相似的文案,相似的图片,许多大V共同起舞。

作者称,这些身价不便宜的大V们共同起舞的背后很值得深思。

除王思聪,医学界也在质疑这款中药。“丁香医生”在微信公号发文指出,“一种不能预防新冠的药物,被大批量发放给没有感染的健康人,这本身就是不应该发生的事。如果真的如一些报导中所说,为了这些药物的运输发送,还占用了其他物资的运力,那更不合理。我们认为不应该这样。”

文章指出,连花清瘟不是一款口服疫苗,目前暂时也没有口服药物可以完成COVID-19疫苗的工作。从官方、临床与药物研发三个方面检视,目前都无法找到有效证据支持“连花清瘟可以预防新冠”。

“丁香医生”表示,中国国内患者也并非人人都可以使用连花清瘟,虽然连花清瘟的药物说明书上仍然标示副作用尚不明确,但一项发表于“Frontiers in Pharmacology”的研究指出,连花清瘟至少含有61种化合物,成分极其复杂。

说明书上标示了高血压者、心脏病患者慎用;有糖尿病等慢性病严重者、儿童、孕妇、年老体弱者等,也需在医生指导下服用。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