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瘟疫蔓延时——德兰修女与关怀感染者

美国前任国务卿鲍威尔(Colin Powell)虽然完成接种疫苗,但最终仍然感染病毒而丧生。但对疫苗提出什么质疑,又很容易会被扣帽子为“反疫苗”!在下并不完全反对疫苗,只是反对“神化疫苗”的虚假讯息。

新州经过第二年封城与解封,再想起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马奎斯的小说《爱在瘟疫蔓延时》。面对瘟疫,有人害怕,有人逃亡,有人互相指责,但又有多少人去关心爱护弱势社群与感染者?

德兰修女拥抱病人

疫情从2019年底爆发,至今接近两年。身边认识的人,唯一一个被传染确诊的是一表妹,而这表妹是被打了疫苗的另一房间租客传染。因此这个案更显特别。早前访问了墨尔本一幼儿院老师阿珍,她打了两针疫苗仍然感染变成重症入院。幼儿院老师全打了疫苗,四位老师确诊感染,两人重症入院,还有十一名儿童确诊隔离。这一一反映了打疫苗并不能“保护自己”,更不能“保护身边的人”。政府宣传“打疫苗可以保护阁下及身边的人”,实在应该更正为“打疫苗不能保护阁下及身边的人”,重点应加强防疫清洁与防疫教育。

初时接获表妹短讯,说不舒服怀疑感染,几天后证实确诊,表妹问是否可以帮她购买中药。即使从事救护工作的朋友规劝,说不应该探望确诊感染者,因为存在被传染的高度危险,笔者却仍选择只身进入“重灾区”,不知哪来的勇气?!但想起了德兰修女。

荣获1979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德兰修女(Mater Teresia 1910-1997),不怕疾病传染,长期关怀传染病患者,经常走进患病人群中,爱心关怀甚至拥抱传染病人。德兰修女拥抱著麻风病人说:“世界上没有麻风病人,只有麻风病。”在上帝面前,没有贵贱尊卑,人就是人,都享有平等的尊严与权利。

我也希望拿诺贝尔奖,但没有德兰修女那么伟大,不懂关心任何人。只是身边的亲人与好友一个一个的“走了”。父亲今年年初“走”的,他在香港一个人独居生活,被发现时倒卧住所地上,送进医院几天后去世。母亲“走”得更早,“走”前住在养老院。多年前回香港见父母最后一面,临别时父亲叫我亲吻一下行动不便坐在椅子上的母亲。

追赶雨中阳光飞翔

虽然父亲嘱咐亲吻母亲,但感到有点尴尬,因为从来没有亲吻过母亲。现在回想,确实欠缺了给母亲一个亲吻!人生难免会有不少遗憾!一女性好友患癌多年,在香港见最后一面时,她戴著口罩和帽子避免细菌感染。离开时忍不住问她,能不能让我与她一个拥抱?她点头,但拥抱之下才发觉她的身体已经瘦骨嶙峋!后来她去了英国,被人发现时已经倒卧地上不治。

表妹感染隔离期间,本来不愿意见面。适逢中秋,我买了月饼再次进入重灾区,看到瘦削又面色冰冷的表妹,忍不住问能不能与她拥抱?她说担心传染而拒绝,还在我面前打了几个喷嗤。怕不怕被打喷嗤传染?担心的是,表妹一个人孤零零,万一她晕倒没有人发现怎办?

回家后第二天自己也感到有点头痛,心想假如被表妹传染,埋怨的是她吝啬不让拥抱,没有拥抱而被传染才是遗憾!身边的亲人与好友,一个又一个相继离去。曾有一女学生,跟了我六年有多,逐渐发现这女生患病,病情严重。我对女生父母说她患病了,女生的父亲溺爱女儿,不相信女儿有病,责怪我多事!

一次发梦梦见女生病重,梦中送她去医院。途中女生倒下在地上,还沾上一堆鸟粪。我抱起女生帮她清理鸟粪,继续送去医院。虽然这是梦境,但后来有一天开车途中,真的接获女生父亲来电,说女生永远不再回来上课了!当时车外虽然一片阳光,竟突然下了一场大雨!传说有的女孩,会长出双翼化作小天使,追赶雨中的阳光,飞向天堂!

爱心关怀更胜医院

那从事救护工作的朋友说,如果我表妹的血氧指数低于95%,就要立即叫救护车送去医院。我其后顺手检测自己的血氧,竟然发现自己的血氧连续几天最高仅得94%,最低低至84%,应该去医院的是自己!表妹因被传染病毒而寻找中药治疗,但我并没有被传染,选择躺下休息一会,梦想有美女爱心关怀给我拥抱与亲吻,更胜去医院!

父亲生前是医生,曾任医院院长。听说他年青学医时,要在停放尸体的房间睡一晚上。母亲是护士,甚至帮死者遗体沐浴。但我感受更深的,是看到人的生老病死,感叹人只是生命旅程的一个“过客”!

198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加里•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1927-2014)名著《爱在瘟疫蔓延时》(El amor en los tiempos del cólera),这书名再一次触动写这篇拙作!德兰修女说:“人们经常是不讲道理的、没有逻辑的和以自我为中心的。不管怎样,你要原谅他们,即使你是友善的,人们可能还是会说你自私和动机不良。不管怎样……假如你爱至成伤,你会发现,伤没有了,却有更多的爱。”

那么无力那么伟大

大学一老同学写下他在“文革”时的亲身经历,“文革”时要移平山坟改成农地,这老同学亲眼看到一中年男子挖开棺材。里面是一具白骨,一条又粗又黑的辫子绕在白森森的头骨边。男子抚摸著辫子,流出两行眼泪。估计这是男子的至爱女友,在“文革”斗争中死去,天人相隔。“文革”是一场“人斗人”的政治运动,“爱”变得那么无力却又那么伟大!

有一个人看到上帝显灵,要他用尽全力去推一块大岩石。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仍然徒劳无功。何必花时间去做徒劳无功的事呢?这个人带著疑问去问上帝,上帝回答:“我从来没有说过期望你推得动那块岩石,你的任务只是推。你尽了全力却感到一无所获,但事实真是这样吗?看看你自己吧,你的双臂变得健壮而有力,你的背部晒成古铜色,你的大腿已经变得非常结实,你的能力已经超越当初的你。现在,轮到我来移动这块岩石了!”

瘟疫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猜疑、相互不容、相互排斥。爱在瘟疫蔓延时,瘟疫中需要的,是爱与关怀。阁下有没有胆量,去给病患者拥抱与亲吻呢?

(欢迎读者意见回馈,作者电邮:DrLinBin@hotmail.com) 

Lin Bin,林松,林斌
作者林松。(图:提供)

 作者是新南威尔斯大学政治学博士兼新闻与教育工作者  林松(Lin Bin)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