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中国红色通缉令的人在海外寸步难行

多年来,国际人权组织不断指责中国政府基于政治目的,对那些生活在海外的中国人,其中也包括少数民族异议人士,滥用红色通缉令。中国政府的红色通缉令名单上有不少人是无辜的,甚至根本没有介入政治。但中国政府则往往以贪污行贿等罪名追捕他们,其真正目的就是为了没收他们的个人财产。曾担任上海一家资产管理公司销售经理的张海艳就是一例。在北京的总公司破产后,她和客户一样成为受害者。上海警方要求她放弃求偿近4千万人民币的投资款,但遭到张海艳的拒绝。于是,2019年4月张海艳就在葡萄牙被中国政府的红色通缉令逮捕并等待遣返。 

“上海警察跟我打电话的时候,要我放弃这3960万的投资,我说我放弃不了,为什么?因为这是我全家人13个亲属联名一起做的,就是用我母亲的名字去做的这个投资,我说我没有办法一个人来去做这个决定。“

张海艳在专访中向记者进一步解释了她为什么不愿放弃追讨这笔投资款:

 “我不是这个案件的主导者,我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我只是个打工的,我说我连钱都碰不到。对方说,你不用跟我说这些,这些问题已经不用再重复了,因为你们这个案件,我已经到北京见过你们的贾金城和赵经理了,他们已经讲了所有的事情,你确实不是知情人,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也不参与经营,这个我们知道,但是现在我要跟你谈的是,让你把你的投资款放弃,我说,那我真的挺抱歉的,这个东西我真的放弃不了。他说,你放弃不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那个时候我根本什么都不懂,我说,那我会怎么样呢? 他说,我告诉你,你在欧洲会寸步难行,你明白吗? 我说,寸步难行? 他说,对,就是寸步难行,你很难生活下去。 ”

中方的威胁并非停留在口头上,2019年4月张海艳在葡萄牙的维塞乌(Viseu)被国际刑警组织根据中国政府发出的红色通缉令拘留,她这时才知道上海警察警告她的 “寸步难行 “指的是什么。

“当时我还不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现在我母亲对我说,姑娘啊,我要知道你能有今天这样,可能这辈子都回不了中国了,我们宁愿不要这个钱了,你知道吗? 家里所有亲戚都说了不要这个钱了,就是希望你能回来。我爸爸现在得了肝癌。我奶奶因为这个事也去世了,所以我妈说,如果要是早知道有这一天,知道会这么严重的话,我宁愿不要这些钱了,我也要孩子,可是现在没有后悔药,没有办法了。 “

因为总公司北京国巨投资控股集团的经营项目是帮助老年人快乐健康养老,张海艳和父母及多名亲属,多年来都把自家的资金全部投资在公司项目上。2016年张海艳的丈夫主张为孩子接受教育,要全家一起去国外生活,总公司董事长贾金城为说服她不要离职,还将注册资本金仅一百万人民币的上海分公司法人代表变更为张海艳的名字,但不参与总公司经营,不持有法人印章和公司文件,这些都由总公司统一保管。

没想到,2018年七月底总公司突然宣布破产。也是受害者的张海艳在上海客户的维权小组群里还帮大家想办法。张海艳说:

“到后来,我们上海的客户自发组织了维权小组,我也在里面,我如果是个大骗子,我还跟客户在什么群里,我还捐什么款啊? 因为客户要经费,他们要去北京上访,但是,当他们买了火车票以后,上海警察就连夜去敲门,不让他们到北京去,后来客户没办法,就开私家车去,这肯定是要经费的啊,因为这么多客户,人家也是血汗钱都没了。我跟母亲一共捐款三次,然后我妈就说了没事了,我们的钱肯定能回来了,我们就一直在努力,我都有聊天记录。 “

绝望的张海艳曾尝试给董事长打电话、发短信,但等到对回复是要她自己想办法。当时张海艳已经怀孕七个月,由于情绪太激动,彻夜无法入眠,出现流产症状。一周内张海艳三次前往医院急救,每次都用呼吸机,医生说,这样下去大人孩子都会有生命危险。这时她收到葡萄牙律师的通知,要更换葡萄牙居留证。2018年8月她抵达葡萄牙,也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岂料,2019年她被国际红通追捕,罪名是欺诈性筹款。

“其实,我之前不是个反共人士,我之前其实挺爱国的,我这么多年从来都不去说不好的话。现在我只能说一句中共真的是,能把黑的能说成白的,而且根本就是在撒谎。他们这种手段真的是很卑鄙无耻,就是很下流的手段,包括他们把我放在国际红通上。 “

张海艳表示,集团承诺最低还给客户50%的本钱,最好的状态是80%,她以为就当是损失了一点钱买个教训,至少解决了这件事。可是,上海警方要她放弃这笔还客户的钱,她无法同意。于是,2019年她就成为中国政府滥用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的牺牲品。

“我整理的文件里都有,大家都说钱被谁拿走了,就是被国家拿走了,只能打一个GJ,就国家的代码,不能多说,说多了群就被封掉了。其实每个人后来都明白。你说钱去哪了? 就是被国家割韭菜了呀。没有办法,客户也给我出了一份证明,也跟我说,你真的是可怜,你也是冤大头,但是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我被上了红通,会面临什么? “

不幸的是,葡萄牙地方法院竟然批准将张海艳引渡回中国。她决定上诉,但是,地区上诉法院维持了这一决定。她继续上诉,今年春天,最高法院审理时,做出了同样的决定,要将她引渡回中国。

“我不知道他们怎么会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把我放进国际红通,而且把我投入监狱。我在监狱里真的很多次都想死了。在国外监狱你完全可以买到剪刀或刀片啊,我几次都有这个想法,但是,当我打电话,听到三个孩子的声音,我每天晚上打电话,可以通一个小时。我一听到孩子们在电话里叫妈妈,我这个心啊。我就觉得,我不能死,我一定不能死,如果我死了的话,我这冤屈,第一,我永远也洗不掉了,第二,我的孩子就太可怜了。 “

张海艳一直上诉,除了避免被引渡回中国,她还要争取洗脱冤屈。张海艳说:

“我现在已经不去想那些事了,就是房子啊包括金钱啊其实都是身外之物,我现在就想,怎么能还我清白,不光是我安全了,我要把这个帽子摘掉,我不能让他们给我扣上一个诈骗犯的罪名。”

虽然承受来自各方的压力,但张海艳表示,自己心理是干净的,卖房换得的每一分钱也都是干干净净的,走得正行得正,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在接下来的报道里,我们还将采访人权捍卫者对中国政府利用国际刑警组织并滥用红色通缉令打击异己人士做法的反应。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