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相信你的政敌也会做好事

5月17日,本土疫情大爆发的两日后,新北市官员在一篇报导里抨击,中央防疫作为严重落后,还不断摆烂、甩锅给地方政府,侯友宜提出兴建方舱医院的想法,某种程度就是地方已在寻求“自力救济”,“万一中央两手一摊、束手无策,我们总有要些备案啊。”“基本上,我们就是拉著中央走!” 

隔天,民进党籍的新北市立委罗致政随即强烈回击表示,这次双北爆发疫情,台北市政府可以马上在重灾区万华设了4、5个筛检站,新北市至今(5月18日),只在灾区板桥设了一个筛检站;他抨击,去年初疫情发生,中央努力将疫情阻绝境外,努力帮地方争取了一年时间,“过去一年,新北市超前部署了什么?”

这只是疫情期间朝野政党勾心斗角的片段,谁先起这个头其实也不重要;因为就是有满腹的委屈与恐惧,才会死盯著对手政党拿著自己的资料向媒体放话打针。既然对手这样做了,我方的回击也绝不客气;搞到最后,暗箭变明枪,放话变叫阵,侧翼变主流,朝野网军大举出动,以“勤王”为己任。防疫?管它的,先争功诿过再说;在台湾本土疫情仍在延烧之际,政治成为一个恶的循环。

这两天发生的“校正回归”其实也是同一件事。只要稍稍了解初等统计,清楚行政程序,知道目前检验室爆量拥塞状况的人,都不难理解,这其实就是原本设定的公务系统难以负荷突然爆量的个案所导致。只要不是刻意欺骗,没有严重延误到该收治的病患,没有导致指挥中心误判疫情趋势,补登并立即改正(包括修正系统)本就理所当然。

不过,这样一件在国外已经司空见惯的“校正回归”,却引来满天的嘲讽:“我的年纪也可以校正回归吗?”“我的考试也能校正回归吗?”更恶劣者,甚至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开始散布“指挥中心盖牌”、“疫情已经控制不住了”的谣言。这样的批评嘲讽没有任何建设性,意在削弱指挥中心的领导威信;而所有公卫学者与传染病学家都曾经提醒:在大传染时期,一个有效的领导举足轻重,当领导人的“威信”遭破坏不被信任,伴随的将是更大的悲剧。

很多人都说自己“爱台湾”,不过,我们可以确信,那些无视指挥中心与防疫人员宵衣旰食、夜不成眠地工作,却不分青红皂白讥讽他们“盖牌”、“说谎”的人,不是在“爱台湾”;同理,那些看到侯友宜“打赢这场选战”的口误,就嘲讽他一天到晚都在想选举的人,也不是在“爱台湾”。在这群人的眼中,还有比“爱台湾”更重要的党派利益与个人私欲。

疫情蔓延,许多人因为被恐慌与忧惧压得喘不过气,忘记了过去一年半来如何共构了一个成功的防疫共同体,走向恶的循环,陷入互相指责与对立的情境。

据称,双北确诊爆量,民进党执政的桃园市府腾出自己的检疫所,大量收治来自双北,特别是新北市的轻症与隔离病患。而桃园市府大量驰援新北的原因,除了因为双方地缘接近以外,也是因为今年一月初的部桃事件里,新北市接手部桃清空以后的医疗需求,郑文灿在此次新北有难之际得以投桃报李。相较于“校正回归”里的剑拔弩张、口水挞伐,这代表的是一个“善的循环”。 

疫情大起,初时的脚步凌乱是必然。但是当这么多人殚心竭虑地在第一线与病毒作战之际,用鼓励代替谩骂,以合作取代对立,在发文批评嘲讽之前,多用点同理心设想一下对方的处境,只是对自己最低的要求。相信你的政敌也会做好事,讲刻薄话之前为别人与自己留馀地,这场抗疫才有可能成功。

(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