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政治震荡 有惊无险

在新州廉政公署(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ICAC)对前州议员Daryl Maguire的以权谋私案调查过程中,意外曝出新州州长Gladys Berejiklian曾与此人有5年的秘密恋情。这个消息无疑象一枚重磅炸弹,在政坛和媒体掀起了舆论漩涡。新州工党连连向Berejiklian发难,并发起不信任投票试图逼迫其辞职,但该投票以失败告终,州长Berejiklian继续任职。虽然承认私生活方面的失败,但Berejiklian坚称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情。ICAC也未指控其有任何不当行为。联邦以及新州自由党资深议员都纷纷对Berejiklian表示支持,意外的是,联邦和维州的工党领袖也对Berejiklian表示同情,和其新州的同僚唱其了反调。

前议员Maguire在1999年到2018年之间担任Wagga Wagga选区的自由党议员。2018年,因陷入中资地产生意回扣丑闻而宣布辞职。他还是中共统战组织和统会(澳中和平统一促进会)的顾问。

ICAC对的Maguire调查的一个重点是其秘密领导了一家名为G8way International的公司,据说这是家人脉广泛的中介公司,能直通“澳洲政府最高层”,也能接触到中国高层的领导人员,其经营范围涉及钢铁、葡萄酒、奶粉、棉花还有飞行员学校等,尽管很多交易最后都没有成功。ABC报道称,Maguire本人担任这家公司的董事。

Maguire在调查中承认,他曾利用议员身份为自己的生意服务,还参与了一个签证申请计划,通过向移民局作假收取回扣,获得了数万澳元的非法利益。

Maguire还承认利用自己影响力帮助房地产开发商Joe Alha在议会打通关系。但认为自己并非造成实质影响。

在周五(10月16日)的听证会上,Maguire表示他通常不会向Berejiklian透露与他生意往来的细节,因为他不想让她面对利益冲突。“我认为所有这类事情可能会使她感到非常为难。”他对ICAC说。

他还提到自己试图出售Waterhouse家族拥有的3.3亿澳元土地赚取佣金的例子说明这一点。而据委员会获取的2017年电话监听显示,Maguire当时在电话中开始提其拟议的土地出售,Berejiklian打断他说,“我不需要知道那一点。”Maguire接着回答:“对,你不必知道这一点。”

Berejiklian和Maguire的秘密关系曝光后,新州工党领袖Jodi McKay在议会会议上连连向她发起攻击,要求她辞去新州州长的职务,并于周三(10月14日)在议院发起了对Berejiklian是否能继续胜任州长一职的不信任投票,结果是上议院21:20票,下议院47:38票,不信任动议被否决。新州据悉尼晨锋报称,投票前,澳总理莫里森对Berejiklian表示支持,说“领导人也是人,都会犯错;只要同样的错误不要再犯就好。”

莫里森表示愿意为Berejiklian的人品做担保。他对2GB电台说,Berejiklian在控制疫情方面的工作很出色,不应在疫情期间更换新州州长,这是反应过度。

新州和联邦资深自由党议员也纷纷为Berejiklian站台。新州内阁成员都对其的领导地位表示坚定的支持。联邦贸易部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赞扬其在山火危机和处理疫情的过程中的努力和出色成绩。

尽管不信任动议未通过,新州工党领袖仍然在议会逼问Berejiklian是否承认自己是Maguire的“腐败咨询师”,是否还能赢得选民的信任。但出人意外的是,维州工党政府的州长安德鲁斯此时却和新州工党唱起了反调。他称赞Berejiklian是个“非常正直”的人。

并且联邦工党领袖Anthony Albanese也拒绝要求Berejiklian辞职,“她肯定不应该因为与某人的关系而遭到批评,我认为那是她自己的事。对于成年人这属于自己的事,与他人无关。”前联邦工党领袖Bill Shorten也对Berejiklian表示同情。

据了解,ICAC对Maguire的另一调查重点是他的新州议会亚太友谊小组(NSW Parliament Asia PacificFriendship Group)主席职务。

目前,对Maguire的调查目前仍在进行中。

相关链接:

不信任投票失败 新州州长继续任职

新州州长遭涉嫌丑闻调查后称“问心无愧”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