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华人区收入平平 考试成绩却媲美富人区

一个追踪新州各地学生NAPLAN成绩与家庭收入和失业率的工具发现,悉尼一些成绩最好的地区,实际上收入却只有中低水平,而这当中有些是华人聚居最多的区域。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的研究人员开发了Gonski Data Lab工具,以追踪不同郊区和城镇的学生在NAPLAN考试中的表现。追踪结果显示,悉尼南侧的华人区Hurstville的家庭收入虽然每周不到1800澳元,但该地的三年级学生在NAPLAN的成绩却和富人区Turramurra和Hunters Hill的孩子一样好。

Byron Bay的平均收入在十年间增加了800澳元,但当地孩子的NAPLAN成绩却下滑了,这显然与传统想法即经济优势会带来更好的教育成果是相左的。

东郊富人区Dover Heights的家庭每周收入为2900澳元,但其三年级学生的成绩与来自Bathurst和Ballina的学生持平,后两者的家庭收入最多不超过Dover Heights的一半。 

据悉,UNSW使用该工具研究社会对儿童在学校表现的影响。研究结果以郊区为基础,而不是以学校或部门为基础。UNSW教育实践教授Adrian Piccoli表示,这可让研究人员能更深入地研究父母对教育的态度、城镇中提供最多工作岗位的行业的影响以及社区期望等因素的影响。

“围绕教育表现的评论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到学校中发生的事、课程与学校设施,但实际上,它更多地受到家长与社区的影响。” Piccoli说。

据悉,悉尼有些成绩最好的郊区,其家庭收入只有中低水平,但那里的居民都是很重视教育的新移民群体,例如华人区Carlingford和Hurstville。

Goulburn一带的家庭收入比Ulladulla的家庭要高,但成绩却明显比后者落后。

Piccoli 还说道:“为什么东南亚裔人口多的Cabramatta比北岸成绩更好?不是因为学校有多少钱,也不是因为老师有多好。北岸的老师可能比你在任何地方见到的都要好。这项研究并不是为了提供解决方案,而是一种看待问题的不同方式。” 

据报道,该网站使用澳洲课程、评估和报告局(ACARA)的校本数据,以及澳洲统计局(ABS)的社会经济数据,结合了各个部门,将独立学校、天主教学校和公立学校都纳入其中。但它没有考虑到学生到不同地区上学的情况,这就是为什幺小学的数据更可靠,因为学生最有可能留在区内上学。 

UNSW的Richard Holden表示,Gonski Data Lab是一个更大研究项目的开始,该项目旨在了解学生成绩的社区因素。

中学校长委员会负责人Craig Petersen称赞该研究“对症下药”。他曾在一所乡村学校工作过,那里的成绩一直与都会顶尖学校媲美,而他不仅归功于优秀的师资,还有附近科研机构的影响。 

“当地没有科学家的孩子,但对高等教育的向往和欣赏却渗透到了小镇上。我赞成(看社会影响)是对的,我同意有很多校外因素,不同社区之间存在着巨大差异。”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