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支持到排斥 习近平和红二代的关系日益恶劣

在习近平掌权初期,红二代一度大规模挺习,但现在却难以见到他们的身影。有报导称,近年来红二代越来越不被重用,有的还被边缘化。甚至还有多名红二代被判重刑。目前,习近平与红二代们的关系日益紧张,一些红二代对习近平感到不满及恐惧。

习近平上台后,王岐山、刘源曾帮助习近平反腐打虎。胡耀邦之子胡德平、耿飙之女耿莹、胡乔木之女胡木英、陶铸之女陶斯亮等红二代一度公开挺习。2014年、2015年、2016年,红二代们还在北京举行了大规模“新年团拜会”。2015年就有近千名红二代参加。

但随着邓小平的外孙女婿吴小晖、任志强被判刑,陈毅之子陈小鲁去世,习近平与红二代的关系已不如从前。

在政界,毛泽东嫡孙毛新宇、李鹏之女李小琳、邓小平的女儿邓楠、陈云的儿子陈元、朱镕基的女儿朱燕来、万里之子万季飞等,都没有跻身2018年新一届中共全国政协委员。

即使是扳倒谷俊山、徐才厚有功的刘源(刘少奇之子),也未得到重用,他没有跻身于军委委员或任军委副主席,而是退休到中共人大任闲职;“打虎干将”王岐山,也没有留任常委和中纪委书记,而是出任并无实权的国家副主席。

在中共部级官员中,目前最知名的红二代是前总理李鹏之子李小鹏,他担任中共交通运输部部长、党组副书记。

在军界,红二代上将全部到点退休,包括时任空军司令员马晓天、中部战区政委殷方龙、海军政委刘晓江、二炮政委张海阳、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武警司令王宁。

据称,到目前为止,在中共军界,唯一被重用的红二代是中央军委副主席张又侠。据称,习近平和张又侠的父辈关系比较亲密。

陈毅之子陈小鲁曾表达对习近平的不满

2018年2月28日去世的陈毅之子陈小鲁,就曾表达过对习近平的不满。

《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裴若思(Jane Perlez)在书中《北京分社》中称,他多次采访过陈小鲁,发现陈小鲁对习近平的态度有所保留。尤其是陈小鲁对习近平的9号文件发表了不满,在9号文件中,习近平称中共不可能接受西方思想,包括宪政民主、及普世人权等。

文中还称,陈小鲁不愿意看到美中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他说:“这并不是我乐见的,但我无能为力。”

旅美独立学者吴祚来曾在文章中提到,据前中共副总理罗瑞卿的女儿在陈小鲁的追悼会上透露,陈小鲁曾被上海有关部门拘审过一段时间,之后便被中共严密监控,以防大佬级红二代出国,带来不可测的影响。

陈云之子陈元多名部下落马

陈云长子陈元曾掌管中国国家开发银行(1998年至2013年),他手下多名重量级官员相继被抓,其中包括陈元的多名“管家”(国开行办公厅主任)。

2021年4月19日,国开行前运行总监章茂龙(已退休八年多)被调查。据称,章茂龙从2000年9月至2005年3月先后任国开行办公厅(党委办公室)主任,是时任国开行行长陈元的“管家”。

2021年1月,国开行前评审二局资深专家张林武被调查。张林武2012年3月至2014年12月,曾任国开行办公厅主任,也是时任国开行董事长陈元的“管家”。

2019年2月28日,国开行前行务委员郭林被调查。

此外,陈元与红二代任志强关系密切。甚至有报导称,陈元与任志强的关系,比王岐山与任的关系更加密切。

任志强入狱王岐山边缘化

2020年9月22日,北京华远集团前董事长任志强被判刑18年。任志强在同年撰写文章批评中共当局处理疫情失当,并暗讽习近平是“脱光衣服还想当皇帝的小丑”。他还在2016年2月19日曾批评“官媒姓党”,遭到中共“文革式”的围攻。

任志强是王岐山的学生兼好友。有分析指,任志强被重判意味着王岐山要么权力被架空,无法干预;要么就只剩自保的能力。

任志强出事后,王岐山的“大秘”、中央巡视组前副部级巡视专员董宏被查。2021年4月12日董宏被开除中共党籍, 26日被逮捕。似乎验证了王岐山不断被边缘化的传闻。

4月20日,王岐山在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式上致辞时,他称自己不是来致辞的,致辞的是习近平,他只是替习近平“报幕的”,此言论引发舆论关注。

有分析以为,当下中国的政治环境,从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的表现就看得出来,他害怕习近平。习近平越是有一种不安全感,他周围的官员就越是害怕他。王岐山的情形比较典型。 

他曾帮助习近平以反腐清除异己,并且帮助习近平谋划“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功不可没”。然而这位“功臣”在当下的政治环境下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