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评吴亦凡,党只是借你头一用

汉献帝建安二年,曹操大战袁术,大旱、缺粮。粮官王垕请示曹操咋办,曹操叫他以小斛发粮给士兵,部队怨声载道。曹操密召王垕,借王垕的头以安定军心,于是,王垕就被斩首做了替罪羊。 

另一个是战国时期的《荆轲刺秦王》,燕国太子丹要借樊於期的头去刺杀秦王,自己不出面,还让荆轲背了锅。荆轲刺杀失败,樊於期的头白丢了。 

在这些宏大叙事里,帝王将相们看到谁,都是一粒随时可以被借的头,贱入尘埃,卑如蝼蚁。这逻辑放在吴亦凡身上,亦如是! 

对偶像的瞬间崩塌,吴亦凡的粉丝们似乎有话要说,其中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女粉丝们伫列整齐在网上刷屏称:“要是能救出哥哥,我愿意把身体献给他。” 

有人称,这是饭圈们对党国司法的反结构,具有积极的意义。无论是吴亦凡崩于“中国式MeToo”,还是女粉丝们此时的献身论,都是女权的胜利。这点我拿不准,也许! 

但我不认为党天下的国度会有女权!因为目前中国的女权人士,不是被迫跑路,就是在监狱里。 

党为甚么要借吴亦凡的头,原因很简单。首先,无论是流量、财富、还是女色资源,他都动了党的自留地。 

其次,无论是一亿农村光棍,还是买不起房就找不到女朋友的城市性饥渴群体,对吴亦凡的多吃多占都很有意见,民意汹汹,党无法为每一个荷尔蒙找到归处,但一定能暂时平息他们的冲天怒火。 

此外,流量小生吴亦凡们的高调,还严重的威胁著党国后宫的安全。在党的“星期五生活日”或“中南海舞会”的邀请名单里,可以有孟锦云、汤灿,但暂时不会有吴亦凡。毕竟,在一个绝对的男权社会里,男色本身就蕴含著巨大的风险,例如和薄谷开来眉来眼去的王立军,以及令计划妻子谷丽萍的那些男知音等。 

借吴亦凡可以让那些流量小生懂规矩,何乐而不为?于是,吴亦凡就被借了头。 

需要强调的是,本文绝不为吴亦凡自身的行为辩护,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我关心的是,在这种事情上,党国的双标。 

比如,按照法律,只要是和14岁以下有染,就是强奸!但党员干部做下这等丑行,官方表述就成了嫖宿幼女。 

从延安的强制性分配女大学生,到中南海夜宴分享女文工团员,明明是老牛强吃嫩草,却成了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浪漫情怀。 

到了吴亦凡们,虽然他们确实也不是甚么正人君子,是不是强奸,甚么时候强奸,都是党说了算。 

再说,吴亦凡们前赴后继地投奔党国怀抱捞金,其实是不知道在党的历史上,借头的战绩。 

比如周恩来借自己前中共特工战友顾顺章一家老幼的头震慑自己人,毛泽东借王实味的头让延安那些指点江山的学生们闭口。 

文革后以开会的名义、在云南被秘密处决的公安部数十个文革专案组成员,至今都难入党史的正册。 

至于民国时期上海滩那些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文艺人士,满怀激情的投身党国文宣,但淫威之下,曾经的体面人士相互揭短告密,斯文无存,九死一生。 

至于习近平借头吴小晖洗牌红色资本,借头马云整肃电商大佬,借头马化腾教训互联网资本,都只是毛毛雨。 

所以,到这个份上,无论是吴亦凡的老妈,还是成千上万的女粉丝们,别忙著喊冤。在党国的语境里,只有江山,没有黎庶,吴亦凡们需要时认清自己所处的真实的环境。 

祖国的弃婴到了加拿大,成了奥运冠军;吴亦凡从加拿大投奔祖国,却成了强奸犯,不是偶然。 

但迄今为止,一线流量小生们无视这个问题的本质。吴亦凡的倒掉,让他们弹冠相庆——你看,又多了好多桶美食!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