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场盛大军演掩饰习近平的内外交迫

近日美国众议院长裴洛西率团访台后,引发中共一连串强烈反制行动,从军事、外交、经济、政治等层面对台湾实施制裁,其影响范围相较于过往,强度更深且更广,对于美、中、台三方关系更加复杂。特别在军事上,共军不仅连续三日在台湾周边海域进行七大区域的军事演习,形成封锁压迫之态势,也首度打破台湾海峡中线的游戏规则与挑战“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 的外援军事干涉能力,以及接二连三的认知作战网路攻击行动。之后更声明将持续实施常态海空域实战化联合演训,对外恫吓警告意味相当浓厚,并企图改变目前两岸和平的现况,也让台海冲突氛围不断升级。一旦开启战端所带来影响效益,将远超越俄乌冲突,正验证了经济学人日前所提到全世界目前最危险地方,就是台湾,显然成为大国竞争的场域。

然而,此次军演除看见共军对台湾进行一系列“准战争边缘的文攻武吓”之外,不妨反思中共今年十月正值举行二十大之际,攸关习近平是否能够打破惯例延任掌权,仅就因为单纯访台事件,而如此大动作对外部展示军力肌肉,以下就本次观察军演之政治意涵进行研析:

不满内部疫情、经济衰退与斗争声浪不断 转移枪口一致向外策略

从历史的视野检视,中共近期内部动荡的讯息层出不穷。首先,中共去年建党百年贺礼消失了,回顾习近平曾在百年党庆发表演说宣传“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全面脱贫”及“抗疫成功”政绩都失控。今年三月上海各地区疫情大爆发,实施坚持“动态清零政策”,并展开一连串严厉封控的措施,防止疫情扩散,但却让内部经济急遽下滑与各地人民上街抗议此起彼落;就在此刻,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紧急召开“十万人全国性稳住经济大盘电视电话会议”,企图挽救内部经济衰退发生。

此外,依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指出中共染疫人数与死亡人数仍不断增加上升之中,已由全面清零成为失灵之状态,其内部海南三亚、西藏等各地疫情再度爆发;同时,根据《新英格兰医学》期刊指出目前在山东、河南一代接二连三发现新型“琅琊”立百病毒感染事件,死亡率远高于目前新冠病毒,而影响层面仍有待后续观察。

其次,近日中共河南省发生金融风暴,存户上街抗议,房贷风暴扩大91座城市,导致市场失衡问题再次浮现,目前已成为内部不定时炸弹之一,将可能引爆另一个政治危机。最后,习近平自2012年上任后,不断进行对内部铲除异己与打击贪腐行动,相对而言亦树立许多“反习阵营”的不满与权力争夺。

值得一提的,习近平以引为傲的“一带一路”丝绸之路政绩,却因这次俄乌冲突与全球经济衰退之影响,导致许多穷国陷入债务危机。另外,依据上海复旦大学统计研究,目前约有四千多亿欠款恐将成为呆帐,也可能引发压倒骆驼最后一根经济稻草。简言之,在这一场军演之中,不难发现中共为了掩饰内部新冠疫情、经济衰退与政治斗争态势,导致习近平连任将面临重大挑战与困境,以党指挥枪,掌握解放军与国家机构,全力动员政治与军演之大内外宣传,利用台海议题,迫使国内枪口一致向外策略,以化解内部不满压力,奠定国家领导者地位。

打造勇于挑战美国霸权地位 彰显习氏强国战略成果

从军事战略角度审视,中共这次大动作军演,虽然演习区域定调为台海周边地区与扩大在渤海、黄海等地训练,展示军事打击力量精准性。但其主要政治目的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这次实战化东风导弹系列与战机及船舰多项科目的演练,已突破第一岛链能力与日本专属经济海域,传递对外来势力介入台湾问题、钓鱼台争端、南海争议之警告讯息,凸显出对美国、台湾、日本当局的不满,并排除外部势力干预有关中共所谓的“发展利益”,形塑挑战美国在国际霸权地位,并彰显习近平所打造军事强国政绩的总验收。  

另外,根据美国兰德公司在2020年7月所发布《中共大战略-趋势、轨迹和长期竞争》报告指出,其中共核心目标将在2050年打造一个社会稳定、经济富裕、科技先进、军事强国。当然,中共未来在30年之中,可能出现四种情形:巨大成功、崛起、停滞或崩溃。再者,这四种情形可能产生的美中关系包括:合作伙伴、竞争对手或方向分歧,尤其文中特别强调美国必须谨慎面对中共崛起。诚然,未来美国在国际霸权地位也将逐渐退位,而2049年正是中共建政100周年,亦是第二个百年,中共将取而代之美国在国际所扮演的世界警察角色。然而,后续发展是否如研究报告所言,或者是中美双方是否会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值得我们密切注意大国之间的角力发展。

紧抓民族与爱国意识 营造以习核心团结氛围

从国家战略方向检视,中共之前所颁布的最新《国防法》与习近平在百年党庆重大演说之中,早已埋下对于外部势力的极度不满的伏笔。除了宣告国人之外,更要宣示给全世界听,特别针对外势力措辞强硬,更说明:“强国必须强军”;“中国人民也绝不允许任何外来势力欺负,必将在14亿多中国人民用血肉筑成的钢铁长城面前碰得头破血流!”由此,可发现中共对外部势力态度大幅改变,其国家战略模式也已经转向强硬,由往“积极防御”转向“先发主动”的战狼战略。因此,这次军事演习可发现广度与力度超越过去规模,以及配合运用民族主义及爱国主义,营造中共时代已经来临,洗刷过往百年以来积弱情形,不再受到外部势力打压与欺负。

同时,中共军事改革之后,进行一系列所颁布或修订新的《宪法、国防法、解放军联合作战纲要、统一战线工作条例、海警法、兵役法、陆地国界法、军队非战争军事行动纲要》等法条之中,更说明了中共为了发展利益,军事战略将采取“以法后兵”与“师出有名”策略,展开对外部发动局部冲突,且不惜发动战,以获得最大国家利益。此外,这次军演后,随即中共国台办及国务院共同发表《台湾问题与新时代中国统一事业》白皮书,再次强调不放弃使用武力犯台,特别针对打击外部势力干涉与分裂分子。换言之,习近平在二十大连任之前,不论对内或对外势必将采取更强硬的手段,并将民族主义气势拉至战争边缘,以巩固其政权的延续性。

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面对中共本次大规模军事演习,共机、共舰穿越海峡中线与突破第一岛链,都是前所未有之情形,而未来国际局势变化则会更加险峻。我国除了思考应如何承受第一击后,依然能够继续反击,并落实战力防护、降低战力战损、维持最大打击力之外。同时,应让国人了解中共军事演习后的政治目的与操作手法,进而提升防微杜渐的敏感度,知敌制敌,巩固我民心士气与团结向心,以确保台湾民主价值与国防安全。

※作者为国防大学共教中心老师

(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