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市酒店检疫计划失败 要怪这些人

维州酒店检疫计划失败已为维州全体人们带来难以想象的损失。最新一项调查更是以数据形式揭露出令人心碎的事实。

据先驱太阳报报导,这项调查显示,安德鲁斯政府失败的酒店检疫计划已造成768人死亡、18,418人感染。

协助案件调查的律师Ben Ihle说,证据表明该计划存在“严重和根本性的缺陷”。

“这些缺陷在于其结构和重点,特别是在治理、感染控制、疫情管理、医疗保健、福利和人类服务等领域。” 他说,“只要人们停下来思考这些数字,就能体会到这场失败带来的破坏和绝望是多么巨大。”

该报道中称,也是经过询问后得知,“大量”的决定、行动和政府及相关机构不作为导致了酒店检疫计划的失败。

另一位协助调查的法律顾问托尼·尼尔(Tony Neal)赞同 Ihle的说法,并表示,“没有单一的决定或行动导致该计划失败。而是,复杂的系统以复杂的方式失败了。”

Neal为证明自己的观点,自己认为维州这些大人物们不是恶意或腐败而将事情搞砸,只是说他们真的在某些方面没有做好,他谈及一个实例: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于3月27日宣布该计划后,该计划仅仅花了36个小时来创建,“根本没有时间进行将政策转化为政策的普通活动、计划,然后实现该计划。”

“其实每个州的公共卫生系统都面临较大的压力,而维州仓促组装的一系列程序确实在两个半月内在两个地点都失败了,还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维州也没能任命具备卫生专业知识的人才去担任大流行期间的应对措施控制员,” Neal还重申,没有人对私人安保被雇佣的事情表示拒绝,“因为没人知道自己是最初的决策者”。

另外,据澳洲新闻网报导,调查组被告知,维州政府由于没有对检疫计划进行监控,也没有对私人保安进行病毒感染控制培训,就使得病毒这么轻易地“逃离隔离酒店”。Ihle对此表示,该计划就算很紧急规划,也应该被密切、持续监测和审计,但维州政府确实没有做到这一点。

与此同时,协助调查的另外一位律师Rachel Ellyard特提供了最后的意见,并对没人肯负责这事件进行总结,她指出,维州警方不愿意接受酒店检疫计划的工作是一个很主要的因素,这间接让大家认为私人安保的雇佣问题是理所应当;因为警方不愿意做这件事情的话,那总要有人去替代。

除以上谈及需要负责任的群体有维州政府、维州警方外,还有维州首席卫生官布雷特·萨顿(Brett Sutton)。

先驱太阳报报道,经调查得知,根据应急反应计划,维州首席卫生官应该被赋予州审计长的权力,虽 Sutton本人在被询问时表示自己是很想担任这个职位,如果担任这个职位,就能掌握防疫走向大局。Ihle同意Sutton这个说法,但最后事实是,Sutton没有被任职,反而要去忙碌自己CEO的角色,被任命这个重要职位的人却不具备与他资质相当的知识才能。

Sutton表示,自己曾担心负责检疫计划的领导没有丰富的公共卫生经验。

此外,直接与私人安保公司签署合同的就业、区域和地区厅DJPR也该为这整场错误负责,Ellyard表示,DJPR有责任确保保安遵守疫情防范等相关措施准则,也该对分包商等情况考虑在内并充分监督。

至于说最后的这位责任人,维州州长安德鲁斯很早就表示自己并不知道联邦政府提供国防军援助一事,而州长办公室的负责人也是称自己不记得。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