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大选中的边缘事件

2022年澳洲联邦大选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之中,各方力量都在竭尽全力进行冲刺,力争出线。各小党和新生参选团队都在磨刀霍霍、跃跃欲试,期望有所斩获。有一个新的竞选团队,民主联盟(Democratic Alliance),由流亡藏人、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以后激发起政治热情的港人、年轻的台湾人、中国大陆背景追求民主的人士以及一些因中国人权恶劣而长期反对中共专制的澳洲人组合而成,希望在本次大选中进行冲刺,争取问鼎澳洲政坛,以期代表一个特别群体,发出一个独特声音。

这个团队中一位藏人女士吉宗东堆(Kyinzom Dhongdue)获得这个竞选团队的支持参加本尼朗(Bennelong)选区本届联邦下议院议席的竞选。4月30日星期六在这个选区一个华人比较集聚的商业区伊士活(Eastwood)进行竞选推广,目的应该含有争取这个地区具有华人背景的澳洲公民投票支持的意味。这个竞选团队具有明显地反对北京政权的政治意味,竞选推广中一个恶对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标语牌引来了数位在场的华人对竞选团队的围攻。这些人在中国境内只能温顺如羊,对强大蛮横的中共地方官员和恶警跪地求饶;而在澳洲民主自由环境下则凶悍无比,撒泼打滚。面对这一激烈语言攻击的冲突,竞选团队显然采取了理性克制的姿态,不给蛮横无知滋事者将冲突升级的任何口实和机会。此事已经使得警方介入,至于警方介入以后的结果,应该不会在大选以前完成。

这一事件看似偶然,其实也是必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循迹中国民心的变化,可以看到文革后民心的巨大转向,邓小平官复原职执掌中国是受民众欢迎的,人心思变。从1978年到1989年中国人民思想的开放的,这与中共的改革开放有关。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后政治肃杀严厉,但还是有一定的空间。以后胡温时期相对于江时期在政治上属于停滞,但倒退不大,民众思想活跃度还存在。近十年习近平治下的中国政治倒退触目惊心,中共向邪恶流氓方向发展,民众向愚昧野蛮方向发展。中国境内的民族主义情绪的暴涨,中国民众的愚昧野蛮也延伸到了海外,到了澳洲,到了4月30日伊士活“义愤填膺”寻衅滋事。

1
候选人吉宗东堆女士(图片来源:《独家报导》)

中共得以强势藐视世界,是西方左翼政治意识形态与中共的相仿,迎合并且配合中共的“和平崛起”,才有今日在中共政治军事对西方构成的严重威胁。这是西方左翼政治的开门揖盗引狼入室的结果。中国强势了,也直接刺激了中国御用文人傲慢情绪,可以睥睨天下,“中国可以说不”、“中国不高兴”之狂妄谰言充斥中国,并且输出境外。著实扬眉吐气,也让移居海外的国人,哪怕是已经归化的,都感觉到背后一个强大的祖国而倍感自豪。进入21世纪以来的二十馀年里,澳洲华人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中共因为天安门事件遭致人神共愤,从1989年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酒会领事馆有年头门庭冷落车马稀,有一人敢为天下先,开创了中国留学生接受中国领事馆邀请参加国庆酒会的先例,立刻激起群情激愤,引来一片痛骂和连珠炮轰击,吓得那人躲避锋芒不知所踪很多年。随著时过境迁事过境迁,应该说占多数的大陆人背景的澳洲公民对中共发生了几乎是一百八十度大改变,而且新移民来澳洲的应该也是占多数已经在中国接受了长期的洗脑,对中共的认知依然停留在中国,澳洲的自由使这些人一边享受澳洲的民主自由,一边热心拥抱中共专制,4月30日伊士活的冲突就是华人这种思维的表现。不得不说中共专制机器的有效,还推展到了南洋。在这场口水战中,根据口音判断,一人是明显来自中国大陆,而情绪亢奋动作张扬,却操的是南洋英语。

再论这选区本尼朗。这个选区辟于二战以后的1949年,迄今为止73年中自由党(Liberal Party of Australia)人拥有这个席位长达70年,只有2007年的大选时任总理霍华德(John Winston Howard)输掉了大选,而且输掉了他自己的席位,曾被揶揄为输得连“底裤”都被扒掉。这个选区自设立以来一共只有过4位议员。第一位约翰.克莱默(John Cramer),连选连任近25年。第二位前总理约翰.霍华德,持有席位33年。第三位是前ABC(American Broadcasting Company, 美国广播公司)节目主持人玛沁.麦娇(Maxine McKew),她在2007年澳大利亚联邦选举中代表工党(Australian Labor Party)与总理霍华德直接对阵,借著联盟党(Liberal-National Coalition)连续执政4届共11年半,澳洲民众产生了严重的视觉疲劳,非要把执政平稳政绩优良的联盟党赶走,换一个工党新面孔看看,在这个强大民意基础下,成功夺得本尼朗选区的联邦下议院席位。但是好景不长,三年后2010 年的联邦大选,自由党卷土重来,推出了前职业网球运动员、后转为网球评论员的约翰.亚历山大(John Alexander)来角逐这个席位,并且成功地从工党手中夺回了席位,保有这个席位至今。这个选区有比例不低的华裔背景的选民,听说霍华德被屈辱性地赶出政坛以后,自由党内部有一个事后诸葛亮的检讨,“咬牙切齿”华裔选民对霍华德的抛弃。

2
伊士活事件两位寻衅滋事者(图片来源:视频截屏)

这个议席虽然自由党长期握有,但算不上绝对的安全选区(Blue Ribbon Seat),2013年陆克文(Kevin Rudd)重新执掌工党与艾伯特(Tony Abbott)对决的时候,推出土生土长澳洲华裔李逸仙(Jason Lee)角逐这个选区,推断是希望善用李逸仙的华人面庞再度夺回议席。此举没有成功,而且那次大选工党大败。

本次大选之前亚历山大就拟退出政坛,早已宣布不再寻求参选,将由自由党新秀出马。澳洲民意在近年发生一些变化,两大主流政党的支持率不断下滑,这就给小党和独立候选人一些机会,突破澳洲几十年来的政治垄断。这次自由党推出新人,以及2019年联邦大选前总理艾伯特被一位政治素人,澳洲在国际上最成功的高山滑雪运动员,1974年生人扎利.斯蒂格尔(Zali Steggall)夺得席位而从政坛被逼退。此情此景,澳洲政治大有“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的意味,引来多方磨刀霍霍,杀入战团,希望得到乱中取胜的结果。最终鹿死谁手,如同赌台上把最后一张暗牌翻开以后才能确定胜负,也就是5月21日晚上开票的结果。

从4月30日伊士活几个华裔居民的无知无识表现,管中窥豹略见一斑,澳洲华人搞清楚自身定位和确立正确价值观、道德观、善恶观、以及国家认同,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若非2019年莫里森(Scott Morrison)政府意外获胜,已经有效地部分抑制了一些身在澳洲心向北京澳洲华人的浮躁张狂,不然4月30日伊士活事件一定会更劲爆。

认识这个选区候选人吉宗东堆女士很久,希望她能得上苍惠顾而创造奇迹问鼎澳洲政坛。

 (全文转自《独家报导》)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