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11名美方人士进行制裁 3名议员“二度上榜”

美国财政部8月7日以破坏香港自治为由对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中国港澳办主任夏宝龙、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等11名中港官员进行制裁,禁止美国实体与他们有金融与资产方面的交易并不允许被制裁人及其亲属入境美国。周一(11日),中方宣布对11名美方人士进行制裁,作为对美国行动的反制措施,但却没有提及制裁的具体细节。此外,此次被制裁的美国议员有3人属于“重复上榜”,同样引发外界关注。

8月11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从即日起对在“涉港问题上表现恶劣”的美方人士进行制裁。

11人中有6人是美国现任国会议员。分别是卢比奥(Marco Rubio)、克鲁兹()、霍利(Josh Hawley)、柯顿(Tom Cotton )、图米(Pat Toomey),联邦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

其中卢比奥、克鲁兹以及史密斯3人已经在今年7月上过一次中方制裁的黑名单。当时美国财政部对迫害新疆人权的新疆书记陈全国等4人进行制裁,中方随后进行反制时,将卢比奥、克鲁兹和史密斯列入制裁名单。

11人中的另5人是美国非政府组织的负责人。分别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总裁戈什曼(Carl Gershman)、美国国际民主协会(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总裁米德伟(Derek Mitchell)、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IRI)总裁特文宁(Daniel Twining)、人权观察(Human Right Watch)执行主席罗斯(Kenneth Roth)、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总裁阿布拉莫维茨(Michael Abramowitz)。

赵立坚在当天的记者会上并未透露具体的制裁细节。

北京制裁美方人士的消息迅速引发各方关注,并在10日晚一度登上微博热搜。一些中国网友为中方反击“点赞”及“支持”,但也有网友提出疑问:“他们有资产在中国吗?有子女在中国吗?”质疑制裁效果有限。

据美国之音援引观察人士指出,中国的所谓制裁措施看起来令人觉得有些不严肃,如果不重复使用几位美国议员的名字似乎很难拼凑够这11个名额。另外,中国外交部也没有说明具体的制裁措施,似乎没有抓住这些被制裁对象的什么把柄。众所周知,美国官员跟众多的中共高官不同,他们在中国没有豪宅、也没有巨额存款、更没有孩子和小三等,中共要制裁他们实属不易。

被制裁的美方人士也在中方宣布制裁后的几小时内作出回应。

第二次“上榜”的佛州参议员卢比奥在推特发文幽默地说,中国上个月禁止他入境,今天又制裁他,“我不想神经兮兮的,但我开始觉得他们(中国)不喜欢我”。

克鲁兹办公室则回应,中共想借又一次制裁来转移外界关注打压香港、包括逮捕《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的焦点,这种做法一开始就没有可信度,也起不了效果。

柯顿办公室在声明中谴责中共在新疆、宗教自由、香港等议题上的打压与迫害人权,他说,中共这些没有用的制裁打不倒他为中国的人权问题持续发声,他还以两个英文字“just wait”正告北京,“等着吧!” 预告他还会有更多针对中共迫害人权的行动。

霍利则在推特上表示,自己不会因此退缩。

遭北京点名的人权组织负责人也依次做出回应。这些总部在美国的人权组织很多都不是首次被中国列入制裁名单。其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国际民主协会、国际共和研究所去年底就在香港议题上,遭北京制裁。

国际事务民主协会总裁米德伟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北京的做法,不会改变协会在全球推动民主理念。

据美国之音报导,人权观察执行主席罗斯说:“中国政府宣布对我的制裁无非是试图转移人们对其全面侵害香港人民权利动作的关注。他们抓捕出版商、取消支持民主的候选人的资格、无限期推迟选举。这些都是中国共产党立下的标志。”罗斯续指,他的所谓“恶劣作为”,只是在港人抵抗北京压垮他们自由之际,骄傲地起身捍卫他们。

自由之家总裁阿布拉莫维茨推文表示,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出现在中国政府制裁名单上,但与港人、维吾尔族及其他遭中共压制人士的经历,被制裁根本微不足道。

国家民主基金会总裁戈什曼表示,“推动民主与法治,对抗独裁政权,本来就是我们基金会的任务,这是无罪的,我们也希望刘晓波的‘中国不要再有人因言获罪’的愿望,有实现的一天。 

国际共和研究所则发表书面声明指出,中共试图消灭香港的自由,残害维吾尔少数民族的人权,这一次的制裁只是在企图转移焦点,但这只会适得其反,外界会更加关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政权是如何在中国国内迫害自己的人民。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