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包工头讨薪失败后留遗书离世 生前被疑偷卖材料

据封面新闻8月17日报道,在贵州省遵义市桐梓县分包工程的云南镇雄小伙向万斌,因被拖欠民工工资十多万元,曾多次与项目方就工程结算起争执,结果讨薪不成,反还被人怀疑偷卖工地材料。最终向万斌在气愤与委屈下,留下遗书含恨离世。

8月18日,涉事项目方首次回应称,确认向万斌系项目包工头之一,但是网上所说拖欠工资并不属实,并表示已支付完33万余元工程款。但是根据向万斌8月12日上午11时发送的最后一条朋友圈:“以下是我在贵州省遵义市桐梓县夜郎镇岔口中桥岩子水库给三个老板做活的联系方式,家人和朋友们都可以来这里看现场,我走了,来这里做过活的兄弟们都可以来讨回苦工血汗钱了。”该条朋友圈除了这些文字还附上了3个人的联系电话。

贵州包工头讨薪失败后留遗书离世
向万斌发的最后一条朋友圈(图片来源:微信朋友圈截图)

在发送这条朋友圈的前一个小时,向万斌将一封手写的纸质“遗书”,通过微信照片同时发送给了自己的姐夫和弟弟。遗书内容清清楚楚的写着:“赵总,这是我欠工人工资合计表147829元,我走了以后,农民工来找你要工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我不会在(再)来找你了……”这篇“遗书”里,向万斌写下了被老板拖欠工资的经过,记录了所有自己所做工程的结款金额和欠款金额,并详细列下了多位工友被拖欠工资的明细。

在写下遗书后的第二天,也就是8月13日早上,有人在岩子门水库一侧的半山腰上发现了俯卧的向万斌,而这里也正是他分包危岩防护网工程的那片山体。被发现时他已经奄奄一息,最终经送医抢救无效离开这个世界。

事发的岩门子水库,位于贵州省遵义市桐梓县夜郎镇,是当地最大项目。今年4月份,向万斌和其他20多位工友,从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来到岩门子水库,负责水库山体危岩防护网工程。向万斌的工友吴长雄是在今年5月加入工程中的,事发前三天,吴长雄还陪着向万斌一起到项目部催过款。根据吴长雄介绍,向万斌承包的危岩防护网工程早已于7月31日就已经结束了。但是在工程结束后,所应得的款项却并没有下来,为此向万斌曾多次催促项目部结款。直到8月2日,项目部才开始安排工作人员对防护网工程进行测量。当天向万斌得到了项目部的回复:指所测量的危岩防护网面积与当初说好的不一样,前后大概差了5万元左右。

双方因防护网面积一直争执不下,工资也就迟迟未结。吴长雄回忆,最后一次陪着向万斌讨薪是8月11日,项目部表示他们怀疑向万斌将防护网擅自拿去卖了,还总说要报警抓他,但向万斌坚持解释所给的防护网就是这些,边坡有棱有角,不是平整的,所以做出来面积不一,属于正常现象。当天两方吵得很激烈,但讨薪仍然未果。

8月12日上午11点左右,向万斌的侄子向刚看到了叔叔发的朋友圈后,便一直联系他,直到中午12点过后,电话打通后仍然无人接听。当晚八点多,还在贵阳办事的向刚收到工友给他发来一段视频:一名白衣男子匍匐在水库山体斜坡上。向刚一眼就认出来了,白衣男正是叔叔向万斌。后来向刚还表示,其实当晚项目部也在斜坡上发现了向万斌,但施工方并未连夜施救,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开展救援。而且事情发生到现在,也只说成立了调查组,叔叔的死亡原因至今还未公布。

向万斌的遗书和最后一条朋友圈中反复提到的赵姓老板是岩门子水库项目劳务分包单位现场负责人。事情发生后赵老板通过媒体表示,网上所说拖欠工资并不属实,总工程款是33万2千左右,但最终结付了33万7千元。还声称向万斌所负责的部分7月31日才完工,8月13日人就自杀,猜测其自身就出现很多问题。针对工友所称结算工程款时,项目方曾怀疑向万斌偷卖材料要报警抓人一事,赵姓负责人忙矢口否认,连说“没有没有”。

目前岩门子水库已经停工,相关人员正配合警方的调查。而向万斌死亡原因、拖欠农民工工资和工程质量等问题也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