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无处安放的中国情结

对于美中两国人民来说,美国科技巨头脸书的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都早已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 

在美国,他是身价高达960亿美元,家喻户晓的社交媒体大亨。 

在中国,他被称为“小扎”。娶了个有中国血统的老婆,学中文,到清华大学演讲,还曾经请习近平给他的女儿取名。 

然而,从2015年到2020年,扎克伯格对于中国的态度似乎出现了180度大转弯。从曾经晒出在天安门跑步,到现在公开指责中国科技公司侵犯言论自由。 

专家认为,脸书中国政策出现转变源于对无法在中国市场公平竞争以及中国政府审查带来的国家安全威胁的忧虑,同时也希望分散美国政界对于硅谷公司在垄断和用户隐私保护问题上的注意力。 

扎克伯格给TikTok搞了块绊脚石? 

上周,《华尔街日报》刊登了一篇报道,指出在去年九月,脸书CEO扎克伯格曾经与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会面。一个月后,科顿与民主党参议员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发表联名信,要求情报部门对中国社交媒体应用TikTok展开调查。 

报道还说,扎克伯格在去年10月的一次私人晚宴上,警告特朗普总统TikTok等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价值观和技术主导地位对于美国科技公司造成了巨大威胁。此后,美国政府启动了相关TikTok的国家安全调查。 

这篇报道得出的结论是,扎克伯格促成了美国对TikTok展开国家安全调查。 

对此,脸书发言人安迪·斯通(Andy Ston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扎克伯格从来没有表示应当对TikTok实施禁令。 

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在接受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采访时表示,这则报道“可信度为零”,并说特朗普政府对于TikTok的行政令与扎克伯格“毫无关系。” 

脸书的中国政策 

根据互联网数据资料网Statista的统计,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脸书拥有27亿月用户,位居世界第一大社交网络平台。 

过去几年的数据都显示,脸书最大的用户成长空间在亚太地区。 

几年前,急于寻找新市场的脸书把目标锁定在中国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北京在2009年禁用脸书,也就是说,如果解禁,那里的7亿互联网用户都可能成为脸书用户。 

那时的扎克伯格频频向北京示好。他自己学习了中文,在2015年用中文在清华大学演讲。他在脸书上发文,说自己正在读中国科幻小说《三体》。他晒出雾霾天里在天安门广场晨跑的照片。

据报道,他还在白宫晚宴上请习近平主席为自己当时未出生的女儿Max取中文名字。 

当时的扎克伯格看中的是视频应用Musical.ly, 2016年脸书曾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试图收购这个应用。14个月后,中国科技巨头字节跳动(ByteDance)斥资8亿美元成功收购了Musical.ly, 并与当时现有的TikTok合并,逐渐演变为今天拥有5亿用户、遍及150个市场的短视频应用程序TikTok。 

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成为一个节点。脸书对于中国市场和与其存在竞争关系的中国公司政策转变从2018年就可以初见端倪。 

2018年9月,脸书二把手,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 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时说,脸书只会在尊重其价值观的国家运营。 

“这也包括中国吗?”参议员马克·卢比奥问。 

“这也包括中国”,桑德伯格回答。 

到了2019年3月,这个势头似乎更加明显。在宣布其“隐私至上”的社交媒体平台时,扎克伯格说,脸书不会将自己的数据中心设立在“一直违反隐私和言论自由的国度”。中国对于外国互联网公司的第一个要求就是所有用户数据一定要存储在中国境内。 

“我们的应用拥有强大的加密和隐私保护功能, 全世界的示威者和活动人士都可以使用。而成长迅速的中国应用TikTok上,即使人在美国,谈及这些示威也会受到审查”,扎克伯格2019年10月在乔治城大学的一次演讲中说,“这是我们想要的互联网吗?” 

他警告,中国现在正在向外输出中国模式的互联网。 

“直到最近,全世界除了中国以外,都在使用拥有言论自由价值观的美国互联网平台”,扎克伯格说,“我们无法保证我们的价值观会在这场较量中胜出。” 

抨击≠放弃中国市场 

不过,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网络安全政策助理教授约瑟芬·沃尔夫(Josephine Wolff)认为,脸书目前的做法并不意味着该公司已经放弃了进入中国市场。 

“我认为实际上这并不冲突,希望进军中国市场,同时对于某些中国公司和应用带来的威胁有所顾虑。我认为这并不意味脸书已经放弃了去中国做生意,但是显然他们对于中国政府、以及中国科技行业与政府的关系有所保留,”沃尔夫对美国之音说。 

她认为,脸书态度的转变也与该公司近两年受到的审查有关。国会最近两年不断加强反托拉斯审查(anti-trust scrutiny),脸书这个巨大的商业帝国在此轮美国政府对于硅谷大科技公司的反垄断审查中首当其冲。与此同时, 脸书还受到了有关用户隐私保护和用户数据安全的一系列国会质询。 

“我认为脸书公司感到不公,他们认为自己受到了非常严苛的审查,而他们眼中其他带来更大威胁的科技公司却没有受到美国政府同等的审视”,沃尔夫告诉美国之音。她补充说,中国科技公司在保护用户隐私以及言论审查上的问题是客观存在的。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脸书的举措更多是因为TikTok威胁到了脸书公司在社交媒体行业的垄断地位。 

网络安全咨询公司Avant Research Group首席技术官阿伦·维什瓦纳特(Arun Vishwanath)认为,这仅仅是问题的最小一部分。 

“我认为,脸书和TikTok争夺市场只是问题很小的一部分。脸书(在中国市场)没有机会公平竞争,并且他们确实对于国家安全问题有所担忧,” 维什瓦纳特告诉美国之音。 

他认为,扎克伯格对于中国政府审查带来后果的顾虑是真实存在的。 

“防火墙已经把互联网分裂了,一个为14亿中国人服务,另一个为全世界其他人所使用。现在,这个矛盾变得更加突出,” 维什瓦纳特说。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脸书公司目前的中国政策与特朗普政府目前谨慎对待中国高科技公司带来威胁的举措一拍即合。 

沃尔夫教授说,对于中国科技公司的不满已经在华盛顿孕育多年。“从2013,2014年开始,美国就对于中国的网络间谍活动顾虑重重。中国窃取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和其他信息来使中国公司受益,”她说。不同的是,2016年之前,美国着重于使用外交手段,而现在,美国倾向于直接对构成威胁的中国公司实施禁令。 

据BuzzFeed网站报道,扎克伯格在一次脸书全员大会上对于特朗普签署TikTok禁令表示担忧。 

“我认为长期来看,这是一个不好的先例,”BuzzFeed引用扎克伯格的话说,“我担心这可能在世界其他国家带来长远的后果”。 

沃尔夫认为,禁止其他国家开发的软件和应用对于全世界所有科技公司来说都是个危险的领域。 

“脸书知道外国政府可以对美国公司采取同样的举措,就像我们现在试图禁用外国应用那样。这个禁令把这种做法合法化了,”她说。 

维什瓦纳特说,美国原本的政治压力主要是制裁或是援助两种表现形式 ,对于TokTok, 微信,华为等公司的举措标志着一种新的政策走向。 

“这是第三种政治压力:不让你进入我的市场。我不知道这是否有效,但这显然是国家网络安全政策上的一种新战术,”他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