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名学生深圳实习惨变奴工 有人不堪折磨自杀

日前,有记者在社交平台透露,湖北省有100多名未成年的职中生在学校的安排下,到深圳一间工厂实习。结果这些学生在工厂充当廉价劳工,其中一名学生不堪重负,跳楼身亡。事后,地方政府,学校、厂方连手封锁消息并施压维稳,以致死者家属追诉无门。

6月29日,有记者在社交媒体透露,6月25日,湖北省丹江口市职业技术学校17岁学生余铭从深圳某工厂六楼堕下身亡。因临近中共百年党庆,深圳警方迅速维稳,无论同学还是工友,都被禁止传播任何消息,并要求保安和工人删除现场影像及信息。

曝光此消息的记者还在社交媒体上转发了死者父亲的控诉。余父说,包括儿子在内的100多名高二(职中)学生、平均年龄只有17岁,被学校安排到深圳工厂实习,在厂方严酷管控下,每天从事繁重的搬运工作,他们被分成两班,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连生病和受伤也难以请假。

余父还称,余铭生活节俭,眼镜腿摔断了都不舍得换新的,用绳子绑住后继续使用。而学生们近一半的微薄工资,却被学校拿走。据称,如果学生们不服从学校安排,他们就拿不到毕业证。

余铭去世的消息被曝光后,不过几个小时,该消息就被全网封杀。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深圳市宝安区劳动局一位官员称,他没有听到相关消息。他说:”没接到这个啊,你是第一次说哦。技术学校?他是上学还是工作?有证据吗?有证据的话来我们区里投诉。你跟我们说我们才知道。这边无法回答你,因为我也是第一次听说,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报导称,邻近十堰市的教育局证实,6月30日上午,网信办下达维稳通知,之后丹江教育局和丹江口市职业技术学校汇报称,他们已经知道了。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律师蒋先生称,他有位亲人就在职训学校就读,职训学校以实习为名,拿毕业证威胁,把学生们送进工厂从事廉价劳工。最让人担忧的是,这种现象在大陆已是常态。他说:“不让学生学技术,让学生去干活,与教学无关。变相让娃娃去打工啊。肯定不会有学生是心甘情愿的。学生要拿那个毕业证嘛,他肯定以毕业证相要挟嘛。”

报导称,某高校一位王姓教授称,当局以发展职业教育为名,实际上,把底层社会的孩子视为官商联手敛财的工具。拿走孩子们的血汗钱。他说:“一般是上课一年或者一年半,剩下的时间到工厂叫做顶岗实习,他是工人的角色,厂家付给学生的工资一般就是2000多块钱,非常低,每个学生的每个月的工资大概四分之一,会被返回到学校。就是拿学生做免费劳动力输出。学校管招生就业的人,就和学校领导层联合分钱了嘛,他们是一个利益链,至于说学生学到甚么技术,不是他们所关心的。”

据称,这并不是近一年来大陆第一起因不堪工作折磨,选择轻生的职校实习生。去年9月底,山东职业学校学生,16岁的李致材因不堪忍受每天10多个小时的残酷劳动,从江苏省昆山市一家工厂跳楼身亡。

百名学生深圳实习惨变奴工 有学生不堪折磨自杀
余铭跳楼前,其实习带队老师在实习群里威胁同学,不服从学校和厂方的安排将会被开除。但该信息已被官方屏蔽。 (余铭亲友发布)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