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经济刺激政策淡出 贫困浪潮席卷悉尼西部

由于削减了JobKeeper和JobSeeker,预计在悉尼西部十个地区中有八个将经历最大的贫困增加。

据悉尼晨锋报报导,新的经济模型显示,由于莫里森政府取消了危机爆发时引入的收入支持计划,10月份悉尼每个地区的贫困率都将比大流行之前有所增加。

预计今年6月至10月,Fairfield的贫困率将上升10.7%,Merrylands-Guildford的贫困率将上升10.4%,Bringelly-Green Valley的贫困率将上升10.3%。Bankstown,Auburn,Mount Druitt,Liverpool和Canterbury的贫困率也将在6月至10月之间增长高达9.6%。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社会研究和方法中心的分析显示,随著收入支持的减少,贫困增加幅度最小的是悉尼北区和东区,其中Ku-ring-gai,北悉尼和莫斯曼,内城和曼利都只记录了约2%的增长。

负责这项研究的副教授Ben Phillips表示,传统上失业率很高的郊区,和那些工作受到COVID-19干扰最大的郊区,贫困增加的幅度最高。

他说:“从十月起,许多地区的贫困程度将比过去任何时候都高。”

最初,政府慷慨的收入支持计划使澳大利亚的贫困率大大下降。

该模型显示,由于引入了JobKeeper工资补贴、向JobSeeker领取者支付的冠状病毒补助金、向养老金领取者和其他福利领取者一次性支付的社会保障金,将澳大利亚贫困人口的比例从14.1%降低至11.1%。

但是,自9月下旬以来降低收入支持,预计将使全国贫困率提高到15.7%,高于COVID-19之前。

Phillips副教授说:“随著这些福利补贴的降低,许多人直接陷入贫困。”

冠状病毒补充金将于12月31日结束,尽管总理Scott Morrison可能在下周二的联邦预算中将“进一步宣布”关于JobSeeker的新支付率。

在全国范围内,与大流行前的基础线相比,十月份几乎三分之二的地区的贫困率将增加。

在新州,大悉尼地区的贫困人口将增加最多,其次是中央海岸和Shoalhaven,卧龙岗,Queanbeyan和雪山。

也有些地区的总体贫困率下降,下降幅度最大的地区包括Bourke – Cobar – Coonamble,预计那里的贫困率将下降16.2%。Broken Hill和远西地区,下降11.6%;Moree-Narrabri和Inverell-Tenterfield,下降10.3%。

9月28日,支持350万工人的JobKeeper全职工资补贴(每周工作20小时以上)将从每两周1500澳元降低到1200澳元,兼职工资补贴(每周工作20小时以下)每两周减少750澳元。

9月下旬,每两周$ 550的新冠病毒附加补贴将降到每两周$ 250,适用于JobSeeker和其他一些福利金。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