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女王刷屏,是因为她让我们看到了权力的俯身

今天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去世在朋友圈刷屏了。

当地时间9月8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苏格兰巴尔莫勒尔城堡去世,享年96岁。

结果,今天的朋友圈被她刷屏了,看了一下,普遍都是赞誉和推崇,国人对一个外邦元首,尤其是在历史上跟我们有诸多仇怨的国家的元首如此悼念,近年来属实罕见,这或许多少反映出一种国民的心态。

这背后的逻辑的原因其实是颇值得分析和玩味的。女王受追捧,当然与其个人魅力分不开,在她颇具传奇色彩的96年的一生里,她带给世界的岂是是一个女性的高雅魅力,还有对政治、时局的深刻影响。

而对于国人来说,她在1986年对中国的访问,不仅解决了两国历史上的纷争,更是百废待兴的中国带来了希望和文明,让中国得以更好地融入到由它和它的继任者美国所构造的世界网格中去,进而让中国实现了奇迹的发展。

毕竟,她的象征性的影响力还是举足轻重的。女王不仅是英国君主,也是澳大利亚、新西亚、加拿大等其它14个英联邦国家的君主,同时也是英联邦元首。

在我看来,她就是高贵典雅的标杆。这大概也是英国人虽然讨厌英国政府,但对女王依旧爱戴的原因吧。而这又何止是英国人呢?

我们不妨来看看这位女王的一生所经历的事情。女王于1926年4月21日出生于伦敦。1952年,伊丽莎白公主在25岁时成为女王,当时她的父亲乔治六世国王去世。

这位乔治六世国王就是电影《国王的演讲》里的原型,他因为口吃而很少发布公共演说,但在二战期间,为了鼓励民众,他努力克服了这一生理缺陷。电影拍得感人至深,感兴趣的人不妨一看。

女王在其长达近一个世纪的人生中不仅见证了曾经的“日不落帝国”衰落瓦解,推动了英帝国向英联邦的和平过渡,也见证了世界在斗转星移中迈向一个崭新的时代。

她经历了二战、冷战、朝鲜战争、苏伊士战争、马岛战争、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她还是英国皇室中参加过二战的唯一一名女性。

在位逾70年的时间里,她经历了15位英国首相,从温斯顿·丘吉尔到刚上任的伊丽莎白·特拉斯。

可以说,她就是一部活的近代史,几乎参与了历史上所有的重大事件。从这个角度说,她的去世,无疑是一个时代的落幕。

而以上其实都不是我写这篇文章的真正原因。在我看来,女王之所以值得尊敬和悼念,是因为她不仅是高贵典雅的标杆,同时也是文明政治的标杆。

有人在朋友圈说,君主立宪制这种腐朽的制度早就该进坟墓了,作为这种制度的代表,我们为何还要去赞美它呢?

没错,君主立宪制的确是旧时代的产物,但它却在现代社会的转型中发出了新芽。有句话说:有人的死了,他却还活着;有人的活着,他其实早已死了。如果对照起来看,用这句话来形容君主立宪制也未尝不可。

英国自1689年通过了《权利法案》,1701年又通过《王位继承法》,从法律上确认“议会主权”原则,给王权以很大限制。比如未经议会同意,国王不得擅自批准法律、废除法律或中止法律之实施。专制君主为受宪法约束的立宪君主所取代。英国议会制君主立宪政体初步确立。

这样的政体在未来几百年间虽然有诸多波折,但整体来说保持了权力的平稳,也保持了英国国祚的几百年的和平。如今,作为君主立宪制国家,在英国,掌握实权的是首相,而王室并不具备实权,更多的是一种国家象征。而首相则是民选,所以从根本上说,英国政府是一个民选政府,对选民负责。

但从这一点来说,它就胜过了许多号称先进、文明代表的制度,实在是“外儒内法”的腐朽制度百倍、甚至千倍。

如今世界上存在太多挂羊头卖狗肉的地方,明明是寡头、专zheng,却披着民主共和的外衣欺骗民众、愚弄世界。比如我们北边的某国,号称是民选,某人却从2000年开始一直到现在,不择手段地把持着权力,甚至不惜数次修改法律,以求自己能连任更久。

反观女王,她存在的意义,就像给我们树立了一个优等生,让我们看到,哪怕是如英国这样的老派帝国主义国家,只要制度设计得当,权力得到制衡,即便是在民众心中曾经是那么至高无上的王权,也同样能被关到笼子里,供民众围观。

所以,根本不存在行不行的问题,更多的是做不做的决心。

女王的优雅不在于她的高高在上,而在于她愿意让权力俯身与民众更为亲近。她通过努力,让神王权更顺应了现代社会的转型,从一个神秘结构,变成了像英国的天气一样,让人们习以为常,偶尔地抱怨嘟囔一下。

女王在位期间,多方面的变革威胁到君主制。比如,媒体革命将一个基本上不受问责的机构置于前所未有的审视之下,不仅削弱了王室的神秘感,也损害了王室的威严。

但女王拥有将威胁转化为机遇的独特能力,她紧跟时代潮流拥抱媒体并利用媒体与她的臣民建立联系,包括邀请摄影师在巡游活动和人群中拍摄她的近影,以及通过电视播送圣诞祝词。

女王还积极支持数字通信平台,甚至她个人拥有官方社交媒体账号的时间比她的孙辈还要早。

2014年女王发布了她的第一条推文。2019年,女王在访问伦敦大英科学博物馆期间发布了她的第一则Instagram帖子。为了“吸粉”,她还聘请了社交媒体运营官。

据悉,英国政府每年向王室拨款约8600万英镑,用于支付王室履行公务和打理王宫的开支。为了应对有关王室浪费纳税人血汗钱的批评,自1993年开始,女王就主动纳税。她还通过摆脱皇家游艇等奢侈品,将王室每年的支出降低数百万英镑。

2013年英国议会颁布了《王位继承法》,该法案规定,继承权将与王位继承人的性别分离,女王确保该法案获得了通过。这意味着女王的曾孙女夏洛特公主(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的女儿)将比她的弟弟路易王子更接近英国王位。女王通过此举倡导了性别平等和机会平等。

或许,某一天,正如网友所言,君主立宪制终将消失,被更先进的制度所取代,但我想,女王的靓丽、典雅的身影,以及她那俯身与民众打成一片的形象,终将留在历史的书写中。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翻书侠西木”)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