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鲁斯拒绝辞职 谁决定雇佣私人保安仍是谜团

维州卫生厅长Jenny Mikakos因不满州长安德鲁斯将检疫酒店丑闻的责任归咎于她,于周六(9月26日)愤而辞职。当晚,维州反对党领袖致电安德鲁斯要求他辞职,安德鲁斯予以拒绝,称自己“不会逃避问题与挑战”。迄今,究竟是谁做出了在检疫酒店雇佣私人保安的决定、从而导致了维州的第二波致命疫情仍不得而知。

综合澳媒报道,州长安德鲁斯是维州疫情调查的最后一名出庭证人。在上周五(9月25日)的视频听证会上,他对维州的酒店检疫失败表示道歉,但却未能回答关键问题,他说自己也查不到是谁决定了雇用私人保安。

在两个半小时的密集盘问中,安德鲁斯牵连出许多厅长和高级政府官员,他指责他们为什么不更多地参与决策,并指有些人将他蒙在鼓里。他最后称 Mikakos应对酒店检疫失败负责。

究竟谁决定在检疫酒店雇佣私人保安?

安德鲁斯和他的3名厅长、3名部门秘书、两名警务专员和许多其他部门官员一样,无法说清究竟谁决定了聘请私人保安来管理检疫酒店。“我不知道是谁做出的决定。”安德鲁斯说。

协助调查的律师Rachel Ellyard向安德鲁斯提出,在3月27日,国家内阁决定对回国旅客实行强制性14天检疫后不久,他曾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到“警察、医疗团队和私人保安……”,并问他为什么在这里提到”私人保安“。

安德鲁斯回答不上来。“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提到警察、私人保安和我们的医疗团队这三类人,而不是第四或第五类人。”

安德鲁斯被问及最终谁应该对检疫酒店计划的失败承担责任。安德鲁斯回答,最初是就业厅长Martin Pakula和卫生厅长 Mikakos的责任,但在4月8日之后,Mikakos女士“对该计划负责”。“作为被指定的疫情控制机构,卫生与公共服务部(DHHS)主要负责该计划。’”

安德鲁斯的证词直接与Mikakos和卫生厅秘书Kym Peake的说法相矛盾,他们俩在问询中都表示,他们相信这是一个由多机构共同承担责任的问题。

维州卫生厅长愤而辞职

安德鲁斯的证词使焦点完全集中Mikakos女士身上,后者于第二天愤而辞去了卫生厅长一职,并退出了维州议会。

Mikakos随后发推表示,“正如对调查机构所说的那样,我负责我的部门,但我不认为我要对此事(指隔离酒店雇佣私人保安)负全责。

“3个多月以来,我也想知道是谁最后做出的雇佣私人保安决定,希望调查委员会对于此事的最终报告结果能说明一切。

”我一直在这个岗位上兢兢业业,关于维州州长在听证会的声明,有部分内容我不能认同,因此决定辞职。”

据报道,Mikakos在给安德鲁斯打电话对方未接听后,给安德鲁斯发短信宣布辞职。据悉,两人的关系几周前开始破裂,Mikakos的辞职在政府内引发了混乱。安德鲁斯拟以精神健康厅长Martin Foley替代Mikakos女士。

安德鲁斯首次承认国防军曾提供帮助

在上周五的听证会上,安德鲁斯还首次被迫承认澳大利亚国防军(ADF)曾提出过援助管理检疫酒店。但称他的部门秘书Chris Eccles从未告诉过他。

直到上星期四,安德鲁斯自始至终否认国防军提出过协助酒店安全的提议。在上个月的调查中他还称”不相信国防军会提供帮助“。但在上周五的调查中,他不得不承认,总理兼内阁办公室秘书Gaetjens确实于4月8日向Eccles发过电子邮件提供ADF帮助。

安德鲁斯先生还表示,他不知道紧急情况管理专员Andrew Crisp于6月24日请求过850名ADF部队的支持,直到6月25日看到媒体的报道才知道。

安德鲁斯向调查委员会主席、退休法官Jennifer Coate承认,维州检疫酒店计划犯了令人无法接受的错误,“我对于这里发生的事感到抱歉。’’此前专家称维多利亚州毁灭性的第二波COVID-19疫情99%来自于这个”错误“。 

安德鲁斯拒绝辞职

在卫生厅长Mikakos 辞职后,反对党领袖Michael O’Brien给安德鲁斯打电话,询问他是否应该对调查中目前所获得的事实——他的政府或公共服务部门中没有人告知他雇佣私人保安的情况,也没有承担责任——承担个人责任,他是否应该引咎辞职。

安德鲁斯拒绝辞职,称“我不会逃避问题和挑战。我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要做,那就是继续减少病例的数量,然后开始我们州有史以来最大的恢复项目。”他说。

O’Brien向安德鲁斯指出,作为系统负责人却不能回答谁对酒店检疫问题负责,这是失职。安德鲁斯回答:“不,我一点也不接受。

“尽管我知道这件事让你和我都感到沮丧,其中一些问题无法解决,但今后很可能会得出结论。”他认为这是进一步调查需要解决的问题。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