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笔会:中国文字狱层出不穷 是全球关押最多作家的国家

非营利组织美国笔会(PEN America) 周五(4月23日)发布2020年度全球写作自由度报告,文字狱仍然是专制国家压制不同声音的主要手段之一。中国是全球关押作家和诗人最多的国家,高达81人因言入狱,其中一半以上是在新疆、西藏、内蒙和香港的作家。 

根据这份报告,全球有至少273名作家、学者和公知因言获罪,2019年的数据则是238人。关押作家人数最多的三个国家分别是中国(81人),沙特阿拉伯(32人)和土耳其(25人),占全球被关押人数的一半。 

报告指出,2020年全球的言论自由度继续下降,很多国家政府以新冠疫情为由,对言论自由进行了前所未有的限制。一些威权国家和比较脆弱的民主国家政府通过法律来限制信息。

美国笔会言论自由项目主管卡勒卡(Karin Deutsch Karlekar)周五在报告发布会上表示,这个情况在中国尤为突出。

“中国囚禁了81名作家,这远比其他国家的数字要高。这主要是因为当局逮捕了那些对政府应对新冠疫情、其他政策以及有关新疆监禁信息提出批评的作家和评论人士,”她说。

中国的例子包括新冠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因提醒人们注意这种新的病毒而被警方拘留,多名中国公民记者,包括张展、陈秋实、方斌和李泽华,都因为报道记录新冠疫情而遭到了政府的抓捕。

中国河北网民张文芳因为在微博上以“玛丽莲梦六”为笔名,发表一系列关于武汉方舱医院的文章而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

另外,原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因批评政府对于新冠的应对措施被软禁在家,遭中共当局“被嫖娼”,并被清华大学以“道德败坏”为由革除教职。2020年在中国被监禁的作家人数从2019年的73人上升到81人,其中新疆、西藏、内蒙古和香港地区被囚禁的作家人数高达42人。 

2017年,维吾尔著名作家、《新疆文化》杂志总编库尔班·马木提在前往美国探视儿子几个月后失踪,他的家人辗转获知他被捕并被拘留在新疆再教育营。马木提的儿子巴哈拉姆·辛塔什在报告发布会上表示,北京当局的做法就是要让他父亲和其他公知,无法继续记录维吾尔人的文化。

他说,“现在维吾尔社区的氛围里,没有自己的公知,没有自己的书,没有任何让维吾尔人学习自己文化和语言的环境。大多数时候政府和宣传机构对他们进行洗脑,让他们与汉人同化,24小时通过媒体和书籍让维吾尔人学习中国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像我父亲和其他公知的这一代人,他们再也不能记录维吾尔人的文化,大多数人都被关进集中营或监狱”。

美国笔会言论自由项目主管卡勒卡表示,这种针对少数民族的镇压,不仅仅在中国,在全球都有上升趋势。

“我们看到作家、学术研究人员经常被当局锁定,如果他们试图为保存语言权利,为不同文化遭到攻击发声。他们的作品本身就是在保存自己的文化。所以在那些试图镇压少数民族和宗教群体的国家,这些人成为当局的目标,可能仅仅是因为他们用政府试图消灭的语言来写作,或者试图提倡他们的文化。”她说,“在中国,我们看到这个问题在新疆和西藏少数民族群体上尤其严重。我们也在中东一些国家,特别是伊朗和土耳其的库尔德少数民族身上看到这种情况。在全世界范围内,针对这个问题锁定少数群体已成为一个趋势。”卡勒卡说。

报告指出,在亚太地区政府对作家和公知的打压尤其严重。目前被囚禁的作家,有近一半,也就是121人被囚禁在亚太国家。除了囚禁作家人数最多的中国,还有越南(11人), 印度(9人)和缅甸(8人)。

与此同时,中东和北非国家这个问题也相对严重,占到囚禁作家总人数的三分之一。除了排名第二的沙特阿拉伯,伊朗(19人)和埃及(14人)这个问题尤其突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