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赢得疫苗上半场,下半场呢?

在世界新冠疫情大流行后,中国当局以“中国加速度”的姿态开发推广抗病毒疫苗,成为率先进入世界领域的疫苗生产国之一,其中两款疫苗“国药”与“科兴”更获得世界卫生组织紧急使用认证。中国产疫苗不但普及涵盖了整个中国,还向世界90个国家与地区提供了3.5亿剂疫苗。国产疫苗一度成为了中国政府的外交手段。但随著辉瑞、阿斯利康、强生和莫德纳等疫苗的普及,中国产疫苗抵抗病毒反扑的有效性越来越受到怀疑,据最新统计发现,名列前茅的6个高感染率国家中,有5个依赖中国疫苗,“原来病毒没有远去……”

国药与科兴走入世界

据新华社报导,疫情发生之初,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布指令称,要将中国制造的新冠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于是,中国当局一口气布局了5条技术路线。目前有4款新冠疫苗获批国内附条件上市,3款疫苗获批国内紧急使用,8款疫苗在国外获批开展三期临床试验。中国国药和科兴两款新冠疫苗先后列入世卫组织紧急使用清单。

中国官方称,迄今为止已经向国际社会提供了超过3.5亿剂疫苗,涵盖近百个国家和地区,并同多个发展中国家开展合作生产。

至今为止只有7种疫苗被世界卫生组织列入紧急使用清单:辉瑞、阿斯利康、强生、莫德纳、印度血清研究所Covishield、中国国药和中国科兴。

中国国药BBIBP-CorV

中国国药灭活疫苗
中国国药灭活疫苗(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大陆称其为“众爱可维”疫苗,是由中国医药集团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BBPI)研发的一款2019冠状病毒疫苗,该疫苗采用灭活SARS-CoV-2病毒(Vero细胞)技术。

2020年7月起,国药集团开始在阿联酋、巴林等国进行第三期临床试验。结果报告称其预防有效力为79.34%。

2020年12月30日,中国国务院宣布国药集团的“众爱可维”疫苗已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附条件上市。

2021年5月7日,中国国药疫苗获得世界卫生组织紧急使用认证。

科兴疫苗(CoronaVac)

科兴疫苗
(TED ALJIBE/AFP via Getty Images)

大陆称其“克尔来福”,是中国生物制药公司科兴生物开发的2019冠状病毒疫苗,属于灭活疫苗。其使用的技术方法与BBIBP-CorV类似。

从2020年8月开始,对克尔来福进行III期临床试验,巴西、智利、印度尼西亚和土耳其等国配合进行了III期临床试验。

结果报告,整体有效率在50.7%-60%。

2021年2月5日,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科兴疫苗”(CoronaVac)上市。

2021年6月1日,世卫组织宣布将科兴列入“紧急使用清单”

中国“春苗行动” 争取台胞

中国政府今年3月初提出了“春苗行动”,是一种为海外中国公民接种疫苗的措施,并特别在公告中标注“台胞”也能持台胞证施打。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7月6日表示,已有超过170万海外中国公民在160多个国家接种国产新冠疫苗,其中包括数千名“台胞”。

据德国之声报导,中国官方在提到驻外机构协助台胞接种国产疫苗时,特别强调“祖国”会是他们最坚强的后盾,会尽最大力量帮忙。

据报导,一些旅居菲律宾、泰国等地的台商表示,若按照当地政府的施打排序,排到自己遥遥无期,台湾政府还没有给在国外的台湾人打疫苗的特殊渠道。为了尽快获得疫苗保护自己,只能响应“春苗行动”接种了中国科兴疫苗。

台湾东南亚国家协会研究中心主任徐遵慈对德国之声说,愿意打中国疫苗的海外台湾人仍是少数, “一方面怕被统战或贴标签,另一方面担心该疫苗保护力不够,将来到欧美国家旅游也不被承认。”。

台湾驻越南代表处则呼吁台湾人在做决定前,应审慎评估不同疫苗的有效性,“代表处正与各方一起努力,盼尽早为台商施打疫苗”。

抽奖赠品下的“中国速度”

中国国家卫健委宣布,截至6月底,中国全境累计接种的新冠疫苗数量达到13亿剂次。而部份地区仍持续以抽奖及赠品手法,招徕民众接种疫苗。从疫苗上市到普及接种,中国官媒称其为“加速跑”的“中国速度”或“中国奇迹”。

2020年底,中国以紧急授权名义核准COVID-19疫苗上市,但在此之前已开始私下为部份民众接种,来源均为中国国药集团或科兴生技生产的疫苗。

中国民众接种疫苗的意愿起初并不踊跃,直到今年3月27日才突破1亿剂次。之后,部份地区以赠送日用品及半强迫等软硬手段兼施,接种人数才开始明显加快。

但在部份地区出现疫情再起,特别是广东珠三角地区疫情扩大后,5月起的接种速度持续加快。

据香港01报导,上海有街道接种站推出“抽大礼包”活动,凡在指定时间内接种第2剂次疫苗,最高可获得价值人民币8,000元的礼品组合。最差也能得到洗护发用品组或雨伞二选一的“阳光普照奖”。

上海迪士尼乐园也配合官方政策推出措施,凡在3天内到场接种第2剂次疫苗的游客,就可获得1张免费门票;而上海梅赛德斯.奔驰(宾士)文化中心更以免费赠送演唱会门票、签名海报等方式,鼓励民众接种第2剂次疫苗。

疫苗抽奖
疫苗抽奖。(图片来源:微博)

根据报导,中国网友看到上述鼓励措施后,纷纷感叹“打早了”、“早知道就去上海接种”等。但也有人认为这些措施令人“寒心”,对最先接种的医护人员、“积极份子”不公平,因为他们更先付出,“却甚么也没有得到”。

疫苗主导著外交

太平洋岛国:国药仅用于中国人

7月6日,澳大利亚承诺会与太平洋岛屿邻国和东帝汶分享多达1,500万剂新冠疫苗。

巴布亚新几内亚人口近900万,大多生活在传统的村庄。自新冠疫情开始以来,已经有超过17,000例感染和173例死亡。作为援助,巴布亚新几内亚从澳大利亚获得近3万剂阿斯利康(AZ)疫苗,并通过COVAX获得了13.2万剂同款疫苗。

6月23日,中国政府也向该国提供了20万剂中国国药集团疫苗,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发布指令,这些中国疫苗会先提供给该国的中国公民。

结果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英文版指责澳大利亚在巴布亚新几内亚 “破坏中国与太平洋岛国的疫苗合作”。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彬也批评澳大利亚的行为“严重干扰全球抗疫合作大局,极不负责任”。

澳大利亚否认了这一指控,国际发展和太平洋地区部长塞塞利亚表示说: “当涉及到疫苗推广时,我们所关注的只是确保我们提供尽可能多的援助。如果其他国家想要提供援助,那就太好了。”

中国以疫苗逼迫乌克兰沉默

6月22日,加拿大驻联合国大使诺顿(Leslie Norton)在声明中呼吁中国立即开放独立观察人员进入新疆调查人权状况。诺顿的声明起初获得四十多个国家的支持,乌克兰曾短暂加入这份声明,但随即退出。

美联社从某西方外交官员获得消息称,乌克兰退出声明的原因是中国威胁扣住原定交付乌克兰的至少50万剂中国疫苗。

中国已经承诺向乌克兰提供190万剂科兴疫苗,五月初,乌克兰卫生部长斯特帕诺夫表示已收到120万剂疫苗,他们正在等待剩下的70万剂。

该外交官员表示,此次中国对乌克兰施压,标示著北京正加大力度反击针对其人权纪录的批评,以减少国际社会对其人权的关注,甚至不惜以民众健康和生命为代价。其中一名西方外交官透露,基辅承受极大的压力,前一晚乌克兰代表团告知他们必须退出。

国产疫苗的抵抗力成疑

据美国之音报导,根据数据跟踪项目“用数据看世界”(Our World in Data),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塞舌尔、智利、乌拉圭、智利和蒙古,50%至68%的人口已完成疫苗接种,覆盖率超过美国。但这5个国家都跻身于新冠疫情最严重的6个国家之列。而且这5个国家主要使用中国产疫苗国药和科兴。

蒙古得益于中国的特别照顾,获得了数百万剂国药疫苗。这个小国迅速开展接种计划,并放宽了生活限制。它现在已经为52%的人口接种了疫苗。但是在一周前,它录得2,400例新增感染,是一个月前的四倍。

在美国,大约45%的人口接种了疫苗,大部份接种的是辉瑞和莫德纳生产的疫苗,病例数在六个月内下降了94%。

以色列使用辉瑞公司的疫苗,疫苗接种率位居世界第二,仅次于塞舌尔。以色列每百万人中新确诊的COVID-19病例数现在约为4.95。

在主要依赖国药的塞舌尔,这一数字超过每百万人716例。

据ABC报导,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太平洋事务部的格雷姆‧史密斯(Graeme Smith)表示,有充分的理由对中国的疫苗效力表示怀疑,因为那里的研究人员面临著更直接的政治压力,要求他们拿出结果。

史密斯博士说: “如果你有政治上的任务,如果得到了高层的命令说中国将有一种有效的疫苗,那么这个系统就有一种激励机制来仓促行事。”

科兴在印尼的首席疫苗科学家疑似死于新冠病毒

据印度尼西亚媒体报导,中国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在印尼进行疫苗试验的首席科学家诺维利亚7月7日去世,死因疑似COVID-19,诺维利亚今年刚过五十岁。

美国之音称,印尼是科兴疫苗使用最广泛的国家之一,目前正值印尼新冠病毒导致的死亡人数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

报导说,诺维利亚死于冠状病毒,她是按照COVID-19的有关规定下葬的。

印尼国有企业部长埃里克‧托希尔(Erick Thohir)在Instagram上发了一条消息,对她进行悼念,称她的去世是生物制药公司的“巨大损失”。

他说:“她作为首席科学家负责与科兴合作进行新冠疫苗的临床试验。”“这个疫苗已经被生产并注射到印尼数千万人的体内。”

接种了科兴疫苗的印度尼西亚卫生工作者的感染和死亡增加了人们对该疫苗在预防住院和死亡方面的有效性的质疑。

根据公开的数据显示,自6月以来,已有131名医务工作者死亡,包括7月份死亡的50人。他们中的大部份人接种了科兴疫苗。

周三(7日),印尼一天内的新冠病毒死亡病例首次超过1,000例,感染病例达到创记录的34,379例。最近的一波感染是由在印度首次发现的德尔塔病毒变体引起的。

中国面临大范围的负面回应

欧盟不承认中国疫苗

在法国拒绝承认给接种过中国产疫苗的入境客走“绿色通道”后,7月1日,欧盟正式启用电子版的疫苗旅行通行证,据悉,欧盟只认可4种疫苗厂牌,分别是辉瑞、莫德纳、阿斯利康(AZ)和强生,没有接种这4种疫苗的旅客,入境欧盟仍须接受筛检及隔离。中国的疫苗不在欧盟承认之列。

中国的疫苗不在欧盟的认可之列
中国的疫苗就不在欧盟的认可之列。(RFA制图)

在新的规定下,中国人赴欧盟诸国时,依然需填写旅行表格并标注“紧迫理由”,在入境后必须自行隔离7天。

对此,中国驻法大使表示愤怒,称北京一如既往实施“对等制裁”,即法国人入境中国时,中方也不承认他们接种的非中国疫苗。

接种中国产疫苗者需要补打加强针

土耳其于今年1月中开展疫苗接种计划,当时只提供中国科兴疫苗,后来加入辉瑞疫苗供民众接种,截至当前,已有近5,300万人至少施打首剂疫苗,约相当于63%总人口,近1,600万人完成两剂施打。

但由于土耳其的确诊人数仍居高不下,土耳其政府继而开始为医护人员及50岁以上民众提供第3剂加强针,以因应高度传染性的Delta病毒株传播。

土耳其卫生部在回答《华尔街日报》的问题时称,土耳其提供加强针是因为一些医护人员和老年人在6个月前就接种了最初的针剂,当时土耳其只提供科兴疫苗。

在这之前,波斯湾国家巴林此前因确诊人数创新高,向接种了两剂中国国药集团疫苗的人补打辉瑞疫苗。

阿拉伯联合大公国也准备提供第3剂国药集团的疫苗,因为医生称该中国疫苗在某些情况下没有产生足够多的保护性抗体。此外,第一个接种国药疫苗的欧洲国家塞尔维亚,也传出近30%长者接种疫苗后,体内无抗体。

据报导,泰国卫生部正在研究是否应让医护人员增加接种一剂诸如美国制造的辉瑞或莫德纳疫苗,以提高防疫能力。但该内部文件称,如果这样做,将会降低泰国民众对中国疫苗的信心。

新加坡:打中国疫苗不作数

新加坡卫生部6月7日通过电子邮件发布声明说:“全国接种数据只计入在国家接种计划下施打疫苗的人数”,也就是说,只有接种过莫德纳和辉瑞疫苗的人才纳入全国统计数据中,将接种过科兴疫苗的人排除在外。

因此,在参加特定活动或者进入某些公共场所时,打过科兴疫苗的人与未接种过疫苗的人被同等对待,即必须持有检测阴性证明书。

根据统计,目前新加坡总计至少370万人接种一剂辉瑞或莫德纳疫苗,占总人口65%左右,将近220万人已经打完两剂。

由于新加坡当局开放私人医护机构循特殊渠道使用科兴疫苗,有些人接种了科兴疫苗,截至7月3日,新加坡打过一剂科兴疫苗的人有17,000人。

据报导,新加坡卫生部长表示:“目前没有医疗和科学数据去证明科兴疫苗在感染和对抗Delta病毒上的效力”。

疫苗接种率高达97% 云南疫情再度爆发

据央视7月6日报导,新的一波疫情在云南瑞丽爆发,在这波疫情爆发之前,瑞丽市所在的云南德宏州一直稳步推进疫苗接种工作。截至7月4日23点59分,德宏州累计接种新冠疫苗1,702,856剂,已完成全程接种934,071人,应接种人群新冠疫苗全程接种率达96.92%。

据《美国之音》报导,中国政府为了在边境建立所谓“免疫之墙”,让边境城市居民优先接种疫苗,以防止疫情由海外侵入。瑞丽市由于与缅甸接壤,居民曾优先接种疫苗。因此,目前该市大部份居民也都接种了疫苗。但瑞丽市的疫情反弹让中国政府“免疫之墙”的政策经受考验。

瑞丽这波疫情从7月4日开始爆发。7月6日当日,新增了15例确诊病例和2例无症状感染者。其中确诊病例中最小的只有3岁。由于疫情呈爆发态势,瑞丽市从7月7日0点起,在主城区实行封闭管理,所有市民居家隔离。当天10点起,瑞丽市姐告国门社区调整为高风险地区,其他区域为低风险地区。民众被告知要将自己隔离在家中,居家避疫。同时学校和商店都已停课停业。

早在3月末,瑞丽就曾爆发一次疫情。当时,瑞丽当局宣布从4月2日早8点开始,对全市30万人口进行接种,并计划5天内完成。

世界分化成三个组成部份

据专家的推断,由于疫苗品质与普及的差异,可能会导致世界在疫情后分为三组国家:

1)利用各种资源获得辉瑞和莫德纳疫苗的富裕国家。

2)远不够为大多数公民进行免疫接种的较贫穷国家。

3)完全接种但疫苗效力不充分的国家。

中国以及接种了中国疫苗的90多个国家,最终可能会被排在第三组,他们将在未来几个月或几年内面临连续封锁、检测和日常生活限制,经济可能继续受阻。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