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八孩母引爆舆论 歌曲《不要我了》引共鸣

最近,中国网络被中国队滑雪选手谷爱凌和徐州八孩母遭铁链锁颈的话题刷屏。旅美漫画家大雄应自媒体人江峰邀请,创作了一首名为《不要我了》的歌曲,歌曲对比了谷爱凌与八孩母的遭遇,听哭了一众网友。

综合媒体报道,大雄在油管频道“大雄画里话外”中介绍说,自媒体人江峰邀请他创作一首歌曲《不要我了》,因为创作很赶,完成后便直接发布到“江峰时刻”频道。

江峰在节目中说,他和大雄讲了这首歌曲的创作思路:“一个是北京冬奥会中国队滑雪选手谷爱凌的风光,一个是徐州八孩母亲的悲催。……咱们不是想帮中国社会做点什么吗?这是很好的切入点。”

他表示,这件事引起了中国社会底层、中产和部分精英的愤怒与反应,“看到这个情况我觉得是时候了,咱们出来助力,我就出来找到大雄……他也很赞同。他除了有天赋,还有对中国民间疾苦的悲悯,这种悲悯在他心中一直酝酿。”

歌曲的名字源自徐州八孩母的一段话,最近有网友前往徐州丰县董集村探望八孩母。面对镜头,她似乎在表达自己遭到遗弃:“这个世界不要俺了,不要俺了……”

据知情网友透露,八孩母刚被拐卖到村子时还未成年,不只是董家父子,村里的多名干部也侵害她。因为她性格倔强,牙齿被撬断、舌尖被剪,并被用铁链锁在破屋里二十多年,导致精神失常。

八孩父董志民虽已被警方拘留,但“八孩母”的真实身份等问题仍有待澄清。

大雄17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用一两小时完成词曲创作,伴奏编曲是他的合作伙伴JoJo,演唱部分则由女性朋友那鲁米(Nalumi)完成。

他解释说,自己创作这首歌曲并没有不尊重谷爱凌的意思,在歌词当中“我只是慨叹社会底层的悲惨遭遇”。

目前冬奥会正在北京举办,谷爱凌为中国队获得了一枚金牌和一枚银牌,被中共官媒热捧。但官媒对“八孩母事件”却集体噤声。

他说,谷爱凌同样是中共体制的受害者,“她是被金牌锁住的人。运动员得金牌的很多,但是谷爱凌无形中被中共利用去站台,粉饰中共的这种‘太平盛世’。”

目前,《不要我了》这首歌在“大雄画里话外”油管频道获得观看次数八万多,六千多个点赞和近七千条留言。

许多网友都被这首歌感动得哭了,纷纷评论:“支持大雄!听着泪流满面。”“感谢大雄为铁链女发声,才听了几句泪就流了下来。”“一边听一边掉泪,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呐喊和哭泣!”

“听不下去……泪如雨下!谢谢您写出的这首歌,表达了我的心情。”“歌曲很好听,谱曲填词都很有水准。谢谢每一个为拯救人性的呐喊者。”“感动!催人泪下的词曲……希望这些可怜的女性可以等到真正被救助的那天。”

《不要我了》歌曲:

《不要我了》这首歌唱道:“我们都号称在一个国度,一个挂着金牌一个被铁链锁住。你在鲜花铺就的路途,我在绝望的深渊里求助,这是谁的讽刺谁的荒芜。

“他们都对你趋之若鹜,剪掉我的舌头和牙齿不让我哭,其实我也想为你欢呼,也想原谅世界的辜负,岁月静好的底牌是残酷。

“这世界就这样不要我了嘛,你的璀璨埋葬多少无辜,原谅我的人生,不能让你感触,盛世下的蝼蚁,不需要温度,这世界就这样不要我了吗?……”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1评论
  1. Carol User Says

    Rocky的證詞: “我媽也是被拐婦女,和八孩母親一樣!中國婦女拐賣有多普遍?有多悲慘?我把家醜全部公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y-iHeZzqoA&t=114s

    徐州八孩母的故事, **並不是**極端的個案,
    有很多同等情節的案例: 打到精神失常,鐵鍊鎖住,被強灌藥而成為啞巴,把衣服上的布烙印進身體裡的, 樣樣都有,
    只是她們在被新聞發現前, 就活生生地被弄死了, 或是再也不能為自己說話了.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