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哨人艾芬晒证据 质疑爱尔眼科存在行贿等问题

被称为COVID-19疫情的“发哨人”、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于2020年在武汉爱尔眼科总院接受治疗后,右眼近乎失明。艾芬认为这是医疗事故,并多次投诉爱尔医院。日前,艾芬又在微博晒出证据,质疑爱尔眼科存在行贿等行为。

自1月6日以来,艾芬医生在她的微博账号中贴出三份名单,并@了中国各大机构,质疑爱尔眼科存在行贿医生的行为,甚至使用了“行贿中国”等字眼。名单包括国家公职人员姓名、转介人职务、联系人、金额、开户行、卡号、患者姓名、手术日期、病种、手术费等等。

图片显示,名单上的手术日期集中在2017年-2019年之间,患者所患的疾病包括飞秒波差、白内障、全飞等。第一份名单涉及金额10万元(人民币,下同)左右,第二份名单涉及(标注为借款金额)金额8.1万元左右,第三份名单涉及金额5.5万元,合计金额达到23.6万元左右。

吹哨人艾芬晒证据 质疑爱尔眼科存在行贿
(网络图片)

艾芬质疑,“如此大的金额,如此众多的人群,是否构成行贿罪?”

新浪网称,艾芬披露的部分就是所谓的“回扣”,即介绍患者到爱尔眼科医院就诊后,医院向介绍人支付一定数额的“好处费”。

据上游新闻报导,名单上有3人已经承认,“回扣”一事属实。而且早在2019年就已被举报,当时他们就已经退还了回扣。

前往爱尔眼科治白内障 艾芬术后近乎失明

艾芬2020年年尾在微博发布视频详述“误诊”始末。她说,2020年5月,她感到自己的视力明显下降,因公立医院没有正常开展工作,她打电话咨询一位熟人,这位熟人是从三甲医院退休的眼科医生,之后返聘到武汉大学附属爱尔眼科医院。这位熟人在电话中建议她到爱尔眼科医院换晶体,她就去了爱尔医院,副院长王勇给她做的手术。

艾芬称,她换的是高等晶体,所有费用加起来大约2.9万元人民币。术后,她发现她的右眼几乎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医生没有重视。10月她被诊断为右眼视网膜脱离。然后爱尔医院要她到自己工作的医院做手术。她向爱尔医院索要术前资料,但是爱尔医院不给,后来发了一张虚假的照片。

艾芬还在视频中播放她给爱尔医院打电话的录音,在录音中可以听到她质问医生,为什么医院在术前没有给她检查眼底,医院称检查了,只是没有检查全。她还质问医院为什么给她假资料。她说,手术前医生给她看的照片并非她现在收到的那一张,她收到的“严重白内障”的照片是PS的。

艾芬还说,她本身就是医生,她不是医闹。希望爱尔医院有一个诚实解决问题的态度,而不是私下想找她“聊聊”。

艾芬质疑,爱尔眼科一上来就要其换晶体,而没有为其治疗眼底的问题应该是为了多赚钱。

对于艾芬医生术后右眼几乎失明一事,2020年12月31日,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发布声明称,患者右眼为高度近视并发性白内障,有手术适应症,该患者的术前检查、手术和术后复查等各环节均符合医疗规范。

大肆并购扩张 仅十余年爱尔医院多达600家

公开资料显示,爱尔眼科成立于2003年,2009年登陆A股市场,随后爱尔眼科迅速扩张并购,是目前中国规模最大的民营眼科医疗机构。在全国拥有超过600家眼科医院及视光中心,仅在中国内地的年门诊量就超过1000万人次。

2014-2016年,爱尔眼科集团平均每年新增医院数量超过30家,2019年该公司以18.7亿收购了30家医院。根据官网数据,爱尔眼科在全球范围内拥有3家上市公司、600余家眼科医院及中心。

艾芬接受的白内障手术,一直是爱尔眼科的主要业务之一,2020年爱尔眼科年报显示,白内障项目收入占比16.46%,排名第三,收入在此之前的分别是屈光项目和视光服务项目,收入占比分别为36.51%和20.60%。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