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目抵制到最后都是中国人糟蹋中国人

好几个朋友在后台留言说,讲一讲最近关于H&M和新疆棉花所引发的抗议热潮,可能我长了这么大岁数,这种事情见过的太多了,真的有些麻木了。以前写过的很多文字,稍微改一下时下语境,估计都可以重新发出来。 

我一直以来,都觉得很多事情,本质上都是政治纷争,而政治纷争通常会以经济纷争而呈现出来,无论是当年的抵制家乐福,还是反日大游行,到了今天的棉花纷争,感觉投入程度最高的是普通民众,而受伤最深的依然是他们。 

这里面最典型的就是2012年,因为钓鱼岛事件而引发的反日大游行,西安泥瓦匠蔡洋遭遇了开着日系车的车主李建利,在对方完全没有招惹自己的情况下,蔡洋用U型锁砸碎了对方的颅骨,自己获刑十年,民事赔偿25万多,受害者半身不遂至今还在康复。 

那一年的影响特别大,北京有些闲人也在闹,大家如临大敌。搞得我开日系车的同事要备一支棒球棒,说到了关键时刻跟对方拼了;还有一个朋友刚离婚,跟一男的谈恋爱,那男的死活要开另一辆车上班,把一辆丰田车留给她开,她绝望地说就这样没担当的男人,还跟他谈个屁恋爱,遂分手。 

这次H&M引发的纷争,同样是声势浩大的,比如有人聚集跑到耐克官方店去喊耐克傻X,比如有人把自己的耐克鞋点着了烧,比如北京某广播的女播音员用剪刀剪了一件耐克球衣,比如青岛某楼盘称禁止穿耐克和H&M的人进入,引发热议。

其实我想说的是,该干点什么干点什么,抵制也好抗议也罢,都不是你普通人应该去做的事情,你以为的可以给西方人迎头痛击的事情,可能对于人家来说,并不能伤其筋骨,但对很多中国工人的影响是很深远的。 

有些不怀好意的西方人,巴不得你狠狠抵制,这些企业离开了中国,充其量就是阵痛,可是对中国的制造业和消费业,是相当严重的冲击。 

毕竟我们的对外出口,其根本并不是靠华为的5G纵横天下,而依然是性价比极高的日用消耗品,在掣肘对手。至少在目前,我们的高科技产品,在国外是没有什么真正的竞争力的,哪怕再科技化,依然是走物美价廉的路线,服务于中低端消费者。 

人口红利是我们立足于世界的根本,中国有最成熟的制造业体系,最完备的产业工人集群,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世界市场的需求,世界市场同样摆脱不了中国制造的诱惑。 

西方的很多穷人,他们的生活中充斥着中国制造,只要有这个群体存在,以美国政府为首的西方国家,是无法真正意义上制裁中国的。因为民主社会,公众的生存需求是天大的事情,这直接关系到他们的选票。大家都不可能既拿自己的政治生涯,又拿国家命运开玩笑。

美国尽管拼命在遏制中国,但充其量就是在教育、高科技等领域下手,他们不可能禁止牙膏、牙刷、卫生巾、马桶、各种电器等进口,如果把这些东西给限制了,那就不是卡中国人的脖子,而是卡他们自己的脖子。 

对于中国来说,这些才是基本盘。只要基本盘没有丢,其实中国是不需要恐慌的。爱国愤青们当然不懂这些,他们觉得,西方的这些服装品牌,他们如果没有中国市场,他们就得饿死,我不得不说这只是一厢情愿。 

以H&M为例,中国市场的销售额,只占他们全球市场的5%,至于阿迪达斯和耐克等更大的巨头,要占比更大一些,耐克是17.86%,阿迪达斯在中日韩和东南亚整体销售额占比大概34%,在中国地区的表现估计跟耐克差别不大。 

可能在很多人看来,这些到处开店的西方品牌,他们在中国的销售额不得占全球的半壁江山,至少也得三分之一,而现实的数据告诉我们,并不是这样。毕竟作为一个有6亿人月收入1000元的国家,就算在二线城市,仍然有不少人觉得阿迪达斯和耐克贵,他们从头到脚可能都是如假包换的莆田货。 

但是不管怎么说,中国市场一直是稳步增长的,这些品牌的确在中国赚了很多钱,但是他们也繁荣了中国的消费品市场,更重要的是养活了太多的产业工人,以及销售人员。好多爱国愤青表示,他们要去这些品牌的专卖店抗议,要阻拦那些准备进店购物的人,还有人声称看到穿这些牌子的人,见一个打一个,要好好教他们做人。

这让我又浮想出那个挥舞着U型锁的蔡洋,他赤裸着上身,一脸狰狞的样子。而他义和之勇的背后,是高达十年的有期徒刑,以及25万的巨额民事赔偿,那些在旁边呐喊叫好的看客,哪一个会替他蹲一天大牢,为他偿还受害者一分钱呢。 

对于贫困的蔡家来说,无论是儿子的刑期,还是这笔钱,都是不能承受的数字。 

至于被打他打碎了颅骨的李建利,右边半身不遂,陷入了漫长的康复期。 

我一直认为,国家和经济体之间,因为意识形态而产生的矛盾和摩擦,应该由高层出面表态,并且解决这些问题。普通人因为自身的身份,以及能力局限性,就不应该介入这类事情,他们的视野和格局决定了,能好好工作好好学习,好好爱自己的家人,这就是最好的爱国。

中国是全球经济一体化受益最大的经济体,不要说我们还是个发展中国家,就是成了真正的发达国家,也不可能牛逼到可以跟所有国家决裂的地步。

哪怕中国和西方是敌人,那在经济层面也是敌中有我,我中有敌,哪能泾渭分明彻底决裂。 

这两年因为疫情,各行各业都格外艰难,不少商场这刚刚有点人气,因为这件事情又要陷入一场困局。有多少工厂工人,以及店员的命运,跟这些品牌息息相关,日用品市场的兴衰,不仅仅是中国的基本盘,更是普通中国人的基本盘。 

那些试图去闹事的爱国愤青,他们非蠢即坏,满脑子充斥的都是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他们却从未想过自己同胞能不能吃上饭,是死是活的问题。有人会说这些品牌都关张,自然有国产品牌替代上来,我想说的是目前有限的国产品牌,他们的产能能养活多少嗷嗷待哺的同胞呢,还真把内循环的大梦要做到二十二世纪。 

关于抵制和反X活动,民间已经做了太多,但是这些事情闹到最后,都沦为中国人糟蹋中国的闹剧。 

我为什么不太想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呼吁不要用暴力,或者自我伤害的事情抵制,已经是老生常谈了。至于最该抵制的是蠢货这句话,恐怕很多人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这些年我们做的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还少吗,如果你真正爱这个国家,请不要动辄就要教这个做人教那个爱国,仿佛自己才是护国良将。 

如果你看不惯某些牌子,你可以不买,但你没有资格和权力去要求别人不买,从我做起才是本分。如果你买了不喜欢的牌子,那也大可不必丢弃,或者销毁,当然如果你特别有钱,那另当别论。 

但是现在的抵制,已经不是某些人聚集高喊耐克傻X,或者烧几双鞋,亦或剪一件衣服这么简单,而是上升到了道德绑架的高度。 

现在有个很尴尬的群体,就是中国的各级国家队,他们绝大多数都跟阿迪达斯和耐克有合作,有的还是动辄几个亿的大合同。所以当娱乐圈的鲜肉在接二连三宣布解约,很多体育明星还是沉默不语的,至于他们身后的俱乐部,以及国家队更是如此。 

于是就有一些特别搞笑的事情发生,比如耐克赞助了中超所有的球队,这两天包括上海申花、上海海港等队在内,在发微博的时候,都把耐克的logo抹去了,看上去非常诡异。我不得不指出,从法律的角度上说,这些俱乐部已经涉嫌违约,因为品牌和俱乐部是有合同的,你如果觉得这个品牌恶心,那可以协议解约,但是这样P掉人家的logo,这种做法很猥琐。 

现在你可以用PS,可是过不了多久,中超联赛就要开始了,难道这些队准备用胶布把logo也遮盖住?

中国大满贯第一人李娜,跟耐克有着深度合作,她的一身装备深入人心,现在就有人在微博上逼问她,什么时候同耐克解约?李娜是很尴尬的,因为今年她还有一部自传电影要公映,如果无法按照爱国愤青们的心愿同耐克解约,那么这部电影能不能上映,恐怕都要打一个问号,就算是上映了,会不会被抵制? 

作为一个曾经的体育记者,现在的法律人,我想说的是,小鲜肉和体育明星对于体育品牌的需求是不一样的,这些流量明星一丝不挂更值钱,他们穿什么不重要,而体育明星不一样,他们对装备的功能依赖性非常强,有时候换个品牌真的可能不会打球,你能要求易建联郭艾伦这样的运动员穿老北京布鞋打篮球吗?还是苏炳添穿解放鞋跑100米决赛?

更何况,他们的商业合作,背后有国家队,甚至体育总局的很多因素在其中,能不能解约,并不是他们自己说得算的。他们如果单方面解约了,天价违约金要爱国愤青们来众筹吗?

当抵制变成了一种不问青红皂白的绑架,一群一窝蜂的群众运动,这就有点难以收场了。

抵制这种事情,本身的就是荒谬的,你只有做到冷静理智,用一颗没有偏见的心,去好好学习多长见识,面对强者不卑不亢,用平等和尊重的心态示人,实现真正的自我成长,才能真正让那些看不惯你的人哑口无言。盲目的仇恨和抵制,只会让别人更加瞧不起你,越是过激越会引发群嘲。

当我们在高喊抵制的时候,到底在抵制些什么呢?

当今的现代社会,从教育到医疗,到社会结构的构建,都是源自于西方的体系,更不要说影响近现代的几乎所有的发明创造,从汽车、飞机、轮船,到冰箱、彩电、洗衣机,电灯以及手表等,你能想到的东西,都是西方的发明创造,哪怕手机和Wi-Fi,都是如此,我们抵制得过来吗?

盲目的抵制,就是一种无能的愤怒,廉价的自我伤害。 

一想起来所有的抵制,到了最后都是中国人糟蹋中国人,我就忍不住深深地怀疑,这种抵制的背后有没有境外势力的支持。 

你越是声嘶力竭地抵制,就会越远离文明社会;一个人真正爱自己的祖国,不会去做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王biubiu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