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众院共和党报告:大量证据指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

美国国会众议院共和党人公布新冠病毒溯源报告更新版。最新结论将病毒源头直指武汉病毒研究所,称“有大量证据显示病毒源自于武汉病毒研究所”,且病毒早在2019年9月就已存在。报告还更进一步表示“病毒有可能经基因改造过”,因此呼吁展开全面调查。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首席共和党议员麦考尔(Rep. Michael McCaul, R-TX)所领导的众议院中国工作组星期一(8月2日)公布新冠病毒溯源报告更新版。有关内容为去年9月同一个研究团队所公布的新冠病毒起源最终调查报告的补充延续。 

国会共和党人有关新冠病毒起源调查报告的发布正值国际社会和美国拜登政府积极努力推动病毒溯源的调查工作。新冠病毒大流行病目前已导致全球超过420万人死亡,近2亿人确诊,同时完全打乱了全球的经济和社会秩序。 

目前,美国各界普遍围绕着新冠病毒大流行病起源主要有两种理论:源自人类与受感染动物的接触,源自实验室病毒泄露事故。病毒由实验室泄露的说法曾被美国主流科学界和媒体视为阴谋论,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和政界人士公开呼吁要对这种可能性进行认真调查。 

报告:病毒源自武汉实验室 

麦考尔的报告认为,病毒源自动物的说法由于找不到动物宿主而无法成立。这份报告更新版提到,据现有的信息,确实有记录显示中国努力混淆、隐藏和销毁证据,同时缺乏能证明病毒源于自然的物证。 

“我认为现在是时候完全排除湿货市场为流行病爆发的源头,”麦考尔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说,“如同这份报告所述,有大量证据证明所有问题都指向武汉病毒研究所。” 

麦考尔提出的这份报告主张,疫情开始的时间可能比之前报告认为的2019年11月中更早了二至三个月。 

“我们认为,病毒是在2019年8月底或9月初外泄出去的。当他们意识到发生事情后,中国共产党官员和武汉病毒所的科学家开始拼命掩盖外泄,包括半夜将他们的病毒数据库下线,并申请100多万美元资金用于强化安全措施,”麦考尔在声明中说。 

报告表示,有诸多证据显示病毒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外泄,并早在2019年9月12日之前就已发生。 

武汉病毒所2019年9月12日夜间突然将其所管理的病毒数据库和样本数据库下线。中国表示,突然下线的原因是“众多员工的工作邮箱和私人邮箱收到大量恶意攻击,目前数据库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内部共享”。 

麦考尔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呼吁中国政府尽快完整公开档案。“我要求中国政府公布这些档案记录,如果你这么做的话,这些都将会是确凿的证据。如果那些他们9月深夜下线的档案数据确实与新冠病毒有直接对应关联的话,那就已经找到证据了,”在担任国会议员前曾是德克萨斯州检察官的麦考尔对美国之音说。 

报告还针对武汉病毒所的安全性提出担忧。报告称,中国顶尖科学家早在2019年就曾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非常规的维护工作后质疑该研究所的安全性。 

美国国务院2018年的电报记录显示,美国外交官曾警告称武汉研究蝙蝠冠状病毒的实验室存在安全隐患。《华盛顿邮报》今年4月最先对这些泄露出来的电报内容进行报道。 

据报道,美国官员在访问完武汉实验室后曾将两封“敏感但非保密”的外交电报发回华盛顿。这两封电邮警告说,武汉病毒研究所存在安全隐患和管理缺陷,建议给予更多关注和帮助。 

“该实验室进行的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存在人类传播的潜在风险,有可能引发类似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那样的全球流行病,”《华盛顿邮报》的报道提到。 

“我们知道武汉病毒研究所当时正进行‘功能增益’的研究,而且我们知道是在不安全的状态下进行的,”麦考尔在声明中说。 

报告:世界军人运动会变成病毒传播中心 

麦考尔报告提到,2019年10月武汉举行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许多参赛选手都出现类似COVID-19的病症。因此,报告怀疑世界军人运动会可能为更早的新冠病毒传播中心。 

报告还指出,根据2019年9月和10月武汉的卫星图像显示,在武汉病毒所总部附近周围的当地医院就诊人数显著上升,同时出现类似新冠病毒症状的患者人数也异常增加。 

“看看这个案子里的所有间接证据,这都是非常有说服力的,”麦考尔对美国之音说。 

报告在结论部分表示,“这种病毒很有可能是自然起源,或可能是基因操纵的结果。很可能是在2012年至2015年的某个时候在中国云南的洞穴收集到的,之后由于实验室糟糕的安全标准和做法而泄露出去,并在不充分的生物安全水平下进行危险和不适当的‘功能增益’研究使情况恶化。病毒后来在世界军人运动会前透过武汉地铁传播至武汉市中心,那些运动赛事演变为国际传播的媒介,再将病毒携带到世界各地。” 

报告:病毒或经基因改造 

这份国会共和党人的报告内容主要根据现有公开资料和报道撰写,针对病毒起源调查进行更新和提出推论。 

报告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相关的研究人员,包括美国科学家在内,有能力修改病毒基因且不留下任何篡改痕迹的能力感到担忧。 

报告以美国科学家巴里克(Dr. Ralph Baric)为例说,早在2005年这位美国科学家就协助创造了一种不留下基因修改痕迹的方法。 

“在2017年,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也能做到这一点了,这清楚表明,科学界声称新冠病毒不可能是人为的,因为它没有基因修改标记,这个说法不诚实,”报告说。 

报告还引述了巴里克博士2020年接受意大利媒体访谈时的说法:“你可以在不留痕迹的情况下制造病毒。然而,您想寻找的答案只能在武汉实验室的档案中找到。” 

与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合作过的冠状病毒研究人员巴里克博士今年5月加入另外17位生物学家和免疫学家的行列,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的一封信中说,没有足够的证据来确定是自然起源还是实验室意外泄漏引起了新冠病毒大流行病,并呼吁针对目前病毒起源的两个主要的假设理论进行更广泛的评估。 

“在获得足够数据之前,我们必须认真对待有关自然和实验室溢出的这两种假设,”科学家们在信中说。 

报告:建议邀请达萨克赴国会作证 

麦考尔的报告最后呼吁“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总裁达萨克(Dr. Peter Daszak)到国会出席作证,希望他能就与中国之间有关冠状病毒的研究合作,以及他与武汉病毒研究所间的关联接受质询。 

“现在是时候美国政府必须使用所有工具,持续挖出这个病毒是怎么发生的真相,”麦考尔在声明中说,“这包括传唤达萨克出席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的听证会,针对他前后不一致的问题来进行说明。他的一些声明在某些情况下是他明知错误还公然发表的。” 

达萨克与中国的合作和关联使他成为积极推动新冠病毒溯源调查的国会成员的焦点目标。过去几个月来,达萨克一直保持相当沉默低调。 

“我们联系了达萨克,希望能获得尚未获得解答的一些问题的答案,但他从来没有回复过,”麦考尔对美国之音说。 

根据已公开的电邮记录,美国国家卫生院下属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通过达萨克所领导的“生态健康联盟”向中国提供了9项资助,用于研究蝙蝠冠状病毒。而过去15年来,达萨克一直将此资助部分用于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的蝙蝠冠状病毒研究。 

2020年2月19日达萨克起草了一份声明并促使多位科学家与其联署,在著名国际医学刊物《柳叶刀》(Lancet)上发表,声明中“强烈谴责暗示新冠病毒不是自然起源的阴谋论”。 

达萨克也是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中国新冠病毒源头调查团的成员。“这是一个很好的病毒实验室,正做着接近于发现下一个与萨斯有关的冠状病毒的很好的工作。” 今年2月他在武汉告诉CNN记者。 

麦考尔推动制裁 美情报部门新冠溯源报告本月出炉 

由共和党人组成的众议院中国工作组负责人麦考尔议员强调,这场疫情势必要让中国为其掩盖行为付出代价。 

“这将包括国会通过立法,制裁参与掩盖行动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和中国共产党官员,”麦考尔在声明中说,“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掩盖,造成了超过400多万人死亡,相关人员必须为此承担责任。” 

去年九月下旬,由麦考尔率领的众议院中国工作组曾针对新冠病毒起源、爆发过程、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应对和中国政府在疫情发生后的处置公布完整版的调查报告。内容列举多项证据和细节指控中国政府隐匿疫情和病毒威胁,并指责世界卫生组织未尽为全球健康把关的职责。 

中国官方媒体不止一次撰文,还曾制作视频抨击回应麦考尔的报告内容,批评国会共和党人的报告是“抹黑中国应对疫情的努力”、“充满谎言与偏见”。 

美国情报界目前正就COVID-19大流行病的起源问题进行调查。拜登总统今年5月要求情报单位在新冠溯源问题上“加倍努力”地收集和分析相关资讯,并要求在90天内向白宫提交报告。提交这份报告的最后期限为8月24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