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纳维基”负责人:愿为习明泽信息泄露案负责

习近平女儿习明泽个资曝光后,24名“恶俗维基”网站维运员和会员被构陷遭判刑,牛腾宇被指认为主犯,判刑14年。海外”支纳维基”负责人2月28日宣布,他愿意对“习明泽信息外泄案”负责。这位负责人谴责中国广东省茂名“公检法”为了贪功,“移花接木”炮制冤案,明确指出如果广东当局不立即纠正错误并释放相关人员,“支纳维基”将公开更多中共官员的贪腐信息。

“支纳维基”海外负责人:愿为“习明泽信息外泄案”负责

自由亚洲电台援引化名L先生的“支纳维基”海外负责人表示,习明泽和邓家贵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拥有两间离岸公司的消息,是由他本人发布到”恶俗维基”和”红岸基金会”网站上的,与被重判的牛腾宇及其他涉案人员无关。他才是真正的“主犯”。

L先生说:“我就公开宣布‘有种来抓我’,我愿意承担全部的责任。茂名警方简直处处都是漏洞,它们把人屈打成招。它们这样做就是违背天理我看不下去,我就是要揭穿它们的谎言。‘恶俗维基’跟‘支纳维基’、‘红岸基金会’没有关系,那些人都是被冤枉的,我听说牛腾宇被判14年,我感到非常震惊,他这属于被栽赃陷害,实在是令人义愤填膺。“

L先生也如“新恶俗维基”网站负责人陈明一样,要求当局立即纠正错误和释放相关人员,否则将继续公开中共贪腐官员,以及广东”公检法“系统人员的数据。

警方将主犯从“恶俗维基”站长顾杨阳换成牛腾宇

L先生披露“恶俗维基”的数个“案中案”,包括广东茂名公安、检察院等收受“恶俗维基”站长顾杨阳家人贿赂,把原定为“主犯”的顾杨阳从名单上删走,换成了牛腾宇。

L先生还称,在此案的一审判决书中,他怀疑“证人名单”上的其中1人是习近平的姐夫邓家贵,他涉嫌为自己作证,称他自己个人的信息被“支纳维基”和”恶俗维基”泄露。如果真的是邓家贵,那他是在撒谎。

“习明泽信息外泄”细节曝光

L先生透露,习明泽信息外泄事件,最早可以追溯至2018年7、8月,在社交媒体Twitter一个音译名为“身份证”(shenfenzheng)的账号,公开了习近平的个人身份资料,但因为有关习近平的信息,经常出现在媒体,当时并未引起轰动;另一个Twitter账号“蜘蛛演艺公司”,则公开习明泽化名“楚晨”的个人身份证,以及以前的护照照片等。

L先生解释称,这些数据都是管理公安系统的人员对外贩卖,从而流出的。

L先生说:2019年5、6月份,我们是把习明泽的户籍、联系方式、身份证号码,然后连同习近平的身份证号码、户籍一起挂到“支纳维基”上去的,而且添加多个模板,在多个词条开头显示。而邓家贵我们只放了“巴拿马文件”。

“恶俗维基”不涉政治

L先生说,“支纳维基”和”恶俗维基”根本不是一个网站,“恶俗维基”和”支纳维基”都是现在身处日本的肖彦锐创办的,当年肖彦锐为了将政治内容分布到不同地方,才创办的“支纳维基”,后来将“支纳维基”交到身处海外的Y先生主理。肖彦锐明确表明,“恶俗维基”就是一群有正义感的青少年,针对中国当代一些网络现象不满,他们是不涉及政治的。

L先生表示,“支纳维基”和”恶俗维基” 曾有互联,后来这个互联被取消了,但这不能说明这两个网站是一家的。因为涉案人士身处海外,茂名警方就用“移花接木”的方式,将这两个网站混为一谈,真是可笑至极。

“支纳维基” 针对中共权贵之事均有理有据

L先生强调,“支纳维基”和“红岸基金会”明确针对中共当局,并且已经公开了很多中共贪腐官员、打压香港人和新疆维吾尔人的中共官员信息。

L先生说,“‘支纳维基’全部都是有理有据,有出道,从官方的五毛、各种高级官员狗腿子(即走狗)、黑警,国家领导人到习近平,就是说只要在我们能力范围内,我们就 要把它们全部“出道”(揭露)。“支纳维基”针对的是共产党,直接把矛盾头针对“赵家”(即中共权贵),想要实际行动震慑“赵家”,我所关注的就是中国共产党作恶多端,我必须采取实际行动向它亮剑,发出呐喊。 ”

自由亚洲电台援引牛腾宇的代理律师之一、北京维权律师包龙军称,境外相关人士站出来发声,并宣布是自己公布了习明泽等人的信息,是一个事实佐证。但从法律上来说,证据的认定很苛刻,包括需要声明人所在国家的中国使领馆的证明等资料。如果没有,声明要成为证据便有了难度,但法院应该调查这些声明是否真实,以对早前的判案和认定重新考虑。

包龙军说:“域外的孩子们能证明确实是自己发布的一些消息,是自己在运营这些网站,这应当说是提供了一方面的线索;在国外对国内的证据,还需要提供相关一些使馆证明,可能比较困难,但从事实上来说,是一方面的线索。从法庭这方面来说,它就要仔细的考虑,这个线索它是否真实,调查这个真实性,重新考虑对国内”恶俗维基”的认定是否缺乏相关的依据。”

茂名“公检法”试图阻止案件继续曝光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多位上诉人士的家人称,广东省茂名市茂南网警大队、当地政法委、法院、检察院及广东省公安厅,试图阻挠事件继续曝光,分别向上诉人士的家长、代理律师施压。

牛腾宇的母亲说,有家长告诉她,广东省公安厅多次到羁押牛腾宇的茂名第一看守所,收走牛腾宇的学习数据和手写数据等,并警告所有管教都不准给牛腾宇传信息,也不准牛腾宇往外写信,也不准家属给他寄信。

律师包龙军透露,几位律师将在两天内,再赴广东茂名并申请会见牛腾宇,希望了解广东省公安厅是否做出施压举动等。

案件始末

“恶俗维基”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起底网站,其后该网站的创始人肖彦锐又创立“支那维基”(后更名支纳维基),将政治内容分流。“支那维基”与“红岸基金会”曾发布过中共高层的个人信息、镇压香港及新疆等相关内容。“恶俗维基”、“支那维基”和“红岸基金会”,被称为“恶俗圈”的三大网络平台。

2019年5月,境外网站“红岸基金会”和“支那维基”发布了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的化名信息、照片、个人身份证等一些个人信息,及习近平的姐夫邓家贵的一些个人资料。6月中国公安部成立项目组,广东茂名茂南网警大队成为办案单位之一。

因“红岸基金会”和“支那维基”的创办人及运营人员皆在境外。办案人员将案件移花接木到“恶俗维基”上,抓捕网站运维人员和数十名年轻会员。为将其炮制成大案,作为中共建政70周年的献礼。茂南网警大队及大队长杨观耀,指挥手下对他们进行严刑逼供。

2020年11月2日“恶俗维基”专案开庭,12月底24人被判刑,牛腾宇被指控为主犯,被判14年及罚款13万元人民币。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