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没电的黑屋听社会主义好 都吃糠了也要解放全人类

连日来,国内多地为贯彻能耗双控政策,纷纷开启拉闸限电模式,所谓能耗双控,是指从总量到强度对能源消耗作出硬性规定。此前,发改委曾指责十个省份能耗双控不达标,其中包括江浙广东制造业大省。

从纺织到化工、水泥和钢铁等不少行业面临限电限产停产压力;浙江印染重镇的限电停产,涉及全国30%产能;河南的部分加工企业被限电三星期以上。四川已经暂停“非必要性”生产。重庆的部分工厂从8月初已经限电停产。宁夏的高耗能企业停产一个月。云南已经开展两轮限电。内蒙古严控企业用电时间。湖南电网发布橙色预警,称电煤库存和水位正在快速下降;多家大型企业因此停止投产计划。神火股份日前宣布,受限电影响,被迫停运20万吨在产产能;云铝股份近日也发布公告,减少电解铝产能77万吨。有些城市拉闸限电到居民区,粗暴到不提前通知,严重影响民生!随着限电限产,部分大宗商品原材料价格也在疯涨。 

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中心研究员涂建军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部分地区“一刀切”关停、限产的行政指令过于粗暴,应该更多采用市场化的机制解决能耗问题。例如,引入生产配额、碳排放配额、绿电交易等方式,让企业对自身的能耗量有长期、稳定的预期,通过合理的交易机制鼓励企业降低能耗,促进行业长期的可持续发展,而非“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林氏奕忠:年初为了开工率,让工厂机器空转耗电,现在为了减排,又让满负荷运转的工厂停工,这种官僚主义害死人。想起郑宇民话:不能把改变生存方式这个重担全部压给企业,企业是人类生存方式当中的一部分,不能毕其功于一役,不能限排放于一地。买柴油发电,成本更高,污染更重,这样的做法是抽刀断水水更流。 

一篇题为《都吃糠了又与我何干》的网文从另一个角度这样写道:其实这次限电跟去年有不一样的地方,去年还承认这事儿与不进口澳洲煤炭有关;今年直接搞了个名头叫做碳中和战略下的双限。实际呢,傻子都知道这一定跟火电厂大规模限产停产有关。当然中国的供电不仅有火电也有水电和核电,光是一些火电厂躺平就能导致全国主要工业省份停产限电,这里面一定还有别的原因,譬如目前的双限似乎是只针对高耗能企业和轻工企业,就透露了某些倪端。 

先说电力生产不足的问题。其实制裁澳洲,澳洲不但没损失反而发财了。因为人家的煤炭铁矿石粮食一点都没少往中国卖,而且还加价了。当然中国买的比澳洲加价后的价格更高,因为要通过第三国买,第三国是要再加价的。那么为什么宁可多花钱也要费二遍事呢,这不是傻的问题而是利益的问题,大家还记得他们不买便宜的沙特石油转而买性价比差好几倍的俄罗斯石油吧,他们不是不买而是不直接买。他们要透过第三国来买,而第三国的公司就是他们自己或自己参股的。换句话说,越在政治上表现强硬自己赚的越多,同时也把他们在国内的钱合理合法地转移出去了。澳洲的铁矿石、煤炭、粮食等大宗物资同理。至于会不会增加国内企业成本和拖累经济,那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这次大规模的停产限电与火电厂的限产停产有关系吗?我相信有关系但不是主要关系。在我看来这更像是在砸江浙及珠三角的民企,引导他们走正确道路。 大家不要以为某些人唱《社会主义好》只是唱着玩的,有些人是真的要走社会主义道路。怎么走,像这次江浙一带民企,如果想引导他们走上某条道路,那就需要他们之中的规模企业乖乖地让国资参股或者干脆就淘汰一批小的。限电以后不是金九银十没赚到钱吗, 企业生存有困难吗,不要紧,我来为你服务。于是乎这些行业自然就被国资控制也就纳入社会主义轨道了。目前这种以碳中和战略为名的限电,你真以为那是为了碳中和?真是为了淘汰低端制造?你想多了。 

当然这一定还跟预防通胀有关。 这就不得不重新普及一下中国的外汇制度。

中国的工业制成品卖到美国换回美元。但这些美元在中国是不能花的,得换成人民币。中国企业从美国赚回来多少美元中国央行就要兑换与之相当的人民币。结果就是人民币越来越多,人民币多了以前可以进入房地产业现在房地产完犊子了他们就只能在市场上乱窜。以前的热炒农产品其实就是这种热钱在流动而在目前这种清况下如果出现消费端过热就极容易引发物价上涨通货膨胀。那么在目前这种经济形势下那可不是好玩的。你以为当年的上海早上能买十斤米的钱到晚上只能买一盒火柴的状况不会出现,如果出现了那意味着什么, 至于有人说这是中国制造向高端转移的需要都是扯犊了。这就像是当年我们这里喊什么腾笼换鸟结果是搞出一大堆高端写字楼。鸟却没了那是一个道理。就像当初工业 2.0都没完成却吵吵什么工业40 都是眼高手低的思想。经济空心化会是什么后果,某些人似乎脑子都不好使。 

没企业光有某些高大上的金融和所谓现代服务业的城市会有好下场,想什么呢,何况一个国家, 那么在他们死活不改中国的外汇制度,房地产又不能充当堰塞湖,又怕外面的钱进来引发央行超发进而引起通货膨胀的大背景下,在某些人一定要走社会主义的理想还没达到的情况下,限制这些企业接单就是必然要走的路。

因为在某些人看来,这些企业不接单外面的钱就进不来,外面的钱进不来,央行就不用超发;这些企业接不到单就会亏钱,亏钱就会出现困难于是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为他们服务;这些企业接不到单就活不下去,就要往外迁于是就可以腾出空间发展中高端制造业。 

看着某些人的脑子你是不是觉得很奇葩,先不说那些企业外迁会便宜越南或者其他东南亚国家光是由此造成的失业潮怎么应对,咱就说说,你不让外面的钱进来因为你说中国的轻工不赚钱进来的只是麻烦但问题是只有他们接单你才有外汇买粮食、买石油、买煤炭、 买铁矿石、买芯片如果产业外迁外汇又见底甚至变成纯负债国你又怎么应对。 

真的我不知道某些人在想什么, 你这么搞会有多少企业就此倒闭, 会有多少人失业,当地政府会少多少税收,况且你们想象的高端制造还没影儿呢你就把低端制造全部消灭这可是真有自信真有理想。这是聪明昵,还是愚蠢到姥姥家啦, 讲到这里我还能说什么?这次以所谓碳中和为名的双限在我看来绝不只是让企业主、打工人日子不好过引发的,后续效应是什么 我想我都不用去预测。预测有啥用。 

这个时代该来的总会来,该发生的总会发生。这不是我们无能,而是有人无所不能。当有人用他们伟大的理想和雷霆手段把经济搞得一塌糊涂,还是有很多人热爱他们的。就像当年探索时代我初中老师吃着大饼子咸菜还要解放全世界三分之二受苦人,还对某人崇拜得五体投地一样。

(全文转自法广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