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眼铁娘子撒切尔看民国、中共、香港

在当代西方领袖中,撒切尔夫人是少见的对中共公开批评的人。这跟撒切尔的性格和认知有关,她不仅对共产主义有深刻认知,更敢于表达自己的观点。今天来看,撒切尔夫人对中国的很多预测,都是真知灼见。

撒切尔对香港的预言

对香港问题,撒切尔早就预言:“如果中国收回香港,会对香港带来灾难性影响,破坏香港的繁荣。”

在回归中国后的今天,香港在全球的经济地位持续下降,新闻自由度缩小,治安恶化,港人不满升高。在香港回归中国十周年时,有50万港人上街游行,抗议北京当局扼杀香港自由。

香港《南华早报》曾有网络民调:“如果有权选择的话,香港人是否会投票赞成香港重新成为英国海外属地”。结果有高达92%的人投了赞成票。

面对香港今天的困境,有人认为英国当初不该交出香港,甚至认为撒切尔“出卖了香港”。

这种心情可以理解,但事实上,当时不交还香港几乎无法做到。因为香港(和九龙)是中英鸦片战争后被割让给英国的,后来又签约99年租借“新界”。撒切尔刚开始跟中国谈判时,强调“尊重国际条约”并谋求“续租”。但被当时的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完全拒绝。

邓小平的“一国两制”

在这种情况下,撒切尔如果坚持英国对香港的“主权”是困难的,因为在中方不同意续租的情况下,英国无法强行续约。另外那两个条约,是清朝当年战败签订的,被中国人普遍认为是“不平等条约”(《南京条约》割让香港岛,《北京条约》割让九龙)。

如果英方坚持不交回香港,中国采取强硬政策,会造成香港动荡。香港的水电食物等,主要来自中国内陆,如中国切断供应,香港难以维持。虽然英国刚打赢马岛之战,但撒切尔政府无法对香港用兵,因为无论是“距离”(距伦敦近一万公里),国际舆论(连英国对马岛用兵美国当时都不赞成),战争后果,法理性等,都是很难操作的(更会有英国内部的反对等)。

英国对马岛用兵,除了因它在英国管辖之下,还在于岛上二千多居民绝大多数是英国后裔,他们认同英国(最近的投票,支持英国的占99.9%)。而香港的情况完全不同,不仅居民几乎都是中国人,而且历史上也是属于中国。邓小平当时说,“中国如果不收回香港,就意味著中国政府是晚清政府,中国领导人是李鸿章!”任何一个中国领导人和政府都无法向中国人民交代。这种看法和情绪,在中国是真实的,而且也得到绝大多数中国人的认同。如果当时“投票”,恐怕多数香港人都会选择“回归祖国”。

所以,在当时情况下,撒切尔可选择的馀地不大。连英国历史学家也认为,“英国在香港回归问题上没有任何选择。”但这位铁娘子还是据理力争,为港人争取权益。正是在撒切尔的力争下(包括一开始强调香港割让给英国的两个条约的有效性,后又提出交回主权,但保持英国治权等),邓小平才提出“一国两制”,也就是虽然收回主权,但香港实行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

“最不讲理的女人”

在共产党统治下,从来就没有一个国家实行两种制度的。中共退到这一步,主要是因应撒切尔保持香港繁荣的“强烈要求”,“减少英国政府对香港回归的阻力,安抚港人的考虑”。包括邓小平具体承诺:“委任香港华人做最高职位”、“法律制度不变”、“自由港和港元地位继续”等,都属于“中共不得已提出了一国两制的构想”。

对香港的一国两制,是撒切尔在当时的政治条件下能够为港人争得的最大权益。是在英国“完全放弃香港”,以及“坚不交出香港”(不现实)之间的一条出路。否则中英围绕香港争执不休,甚至动干戈,都将造成香港的动荡,最后可能还是会被中国收回,结果连一国两制都难以保障了。

撒切尔夫人跟中国领导人的据理力争,从当时参加谈判的中方人士最近回忆也能看出,中共港澳办主任鲁平说,“英国刚在阿根廷群岛打了一个胜仗,所以她(撒切尔)气壮如牛地跑来……气势汹汹”。中共香港新华社主任周南则回忆:“她(撒切尔)讲了一句分量比较重的、带有威胁性的话,说如果我们宣布要收回香港,那就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有报导说,邓小平事后评价撒切尔是他见过的“最不讲理的女人”。而所谓“不讲理”,就是撒切尔据理力争。

中共在不断“强化它的专制”

在香港回归中国十周年时,媒体报导说,撒切尔夫人还追悔“很遗憾没能延续租约。”但同时也坦承,“这在当时根本没有谈判的馀地”。撒切尔还透露,香港回归当天,她很伤心。这是“铁娘子”少有的“感情流露”之一。她早就预感,中国收回香港,会对香港带来灾难性影响,破坏香港的繁荣。这个预见,越来越被时间和事实证明。

随著中国经济崛起,西方有流行看法,认为中产阶级的出现,会导致中共政治改革。但撒切尔夫人早在2000年(在美国胡佛研究所演讲)就预测,这是不可能的,中共不会自动放弃权力。

撒切尔当时就指出,“很多人习惯说,冷战结束了,共产主义在全球崩溃了。但事实上这种说法不是很准确,因为还有一个共产中国存在,而且由于苏联解体了,中共政权从这个世界格局的变化中得到了好处,那就是要作为替补,成为世界超级大国,要取代原来苏联的那个角色和地位。而且可能比俄罗斯更敌视西方。”

从撒切尔那次演讲至今已13年了,中国毫无政治改革的迹象。反而正像撒切尔预言的,只是“强化它的专制”。

“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不可怕!”

对于中国官媒上的“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中国大国崛起等民族主义宣传,撒切尔夫人在上述演讲时也预测:在没有结束共产党统治,没有放弃社会主义的沉重负担之前,中国根本没有可能变成可以跟美国匹敌的超级大国。

撒切尔夫人还斩钉截铁地对西方盟国说,“你们根本不用担心中国,因为中国在未来几十年,甚至一百年内,无法给世界提供任何新思想。”正像有人比喻的:中国没有甚么可怕的,他们可以出口电视机,但他们出口不了电视节目。

英国美国之所以成为国际社会受尊敬的大国,主要是这两个国家向世界提供了新的思想,那就是保护个人权利,个人自由和尊严至上的原则理念,它体现在充分市场经济的资本主义制度,以及三权分立的宪政民主。也正是在这种思想的力量下产生的制度,导致了这两个国家不仅在经济、军事上等全方位的强大,更保护了个人自由。

而中国无论再怎样经济发展,如果没有民主制度,没有个人自由,没有个体权利的保障,那就根本不可能成为影响和主导世界大国的力量。

撒切尔拒绝向统治者献花

撒切尔夫人对中共政权是厌恶的,虽然她曾四次访问中国,但从没有像其他到访的国家元首那样去北京的天安门广场英雄纪念碑献花。撒切尔夫人坚持不去献花,在她看来,那个所谓的英雄纪念碑,是维持共产党统治的象征。

在批评中共的同时,撒切尔夫人对中国的人权却相当关注。曾和撒切尔夫人一起参加过会议的日本前首相海部俊树回忆说,在一次国际会议上,撒切尔夫人当著中共代表的面提出,中国“必须重视人权问题”,气得中方代表退场。

撒切尔夫人不仅关心中国的人权,并对中国人的经济能力高度评价。她有一句名言:中国人天生有做生意的细胞。意思是,如果没有共产党统治,中国人会爆发出更多的经济潜能,创造更大的经济奇迹。因为连共产党也承认,他们的经济改革,只是给中国人“松绑”。把原来捆绑中国人的绳子松开了几扣,中国人就爆发出这么的经济活力,如果全部松开,或者压根就不捆绑呢?

撒切尔夫人

撒切尔夫人,英国政治家,1979年至1990年为英国首相,1975年至1990年为保守党领袖,是英国第一位女首相,亦是20世纪英国连任时间最长的首相。

撒切尔就读于伦敦大学城市学院属下的城市法学院并成为一位大律师。撒切尔在1975年英国保守党党魁选举中击败希思,成为反对党领袖,亦为英国历史上首位领衔主要政党的女性。在1979年英国大选中,撒切尔当选英国首相。

由于撒切尔强硬推行的一连串的政策,使英国成功摆脱了1970年代以来的经济困境。

撒切尔任首相期间被媒体称之为“铁娘子”, 但也树立起了一些劲敌,尤其是爱尔兰的民族主义者,他们把撒切尔夫人看作是一个不愿妥协的人,他们认为撒切尔的强硬导致英国政府拒绝与爱尔兰共和军展开对话。

1984年10月12日的清早,爱尔兰共和军对英国保守党大会会所发动了爆炸袭击,撒切尔夫人幸免于难,但爆炸中有5人丧生。

1984年12月18日,撒切尔夫人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在邓小平、李先念和英国外交大臣杰弗里‧豪等人的见证下与中国国务院总理赵紫阳签订《中英联合声明》,英方承诺在1997年7月1日将香港的主权移交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则承诺收回香港后在香港推行“一国两制制度”。

在冷战上,撒切尔夫人以支持美国总统里根对抗苏联而闻名。但是,撒切尔夫人也是第一位对苏联改革派领袖戈尔巴乔夫摆出友善姿态的西方领袖。

1989年,撒切尔夫人的保守党政府见证了冷战的终结,1991年苏联解体。回看历史,撒切尔夫人与美国的里根总统一样,对抑制共产主义阵营起到重要的作用。

1990年11月,撒切尔宣布同时辞去首相和保守党领袖职位。后被授予终身贵族爵位,称撒切尔女男爵(封邑于林肯郡凯斯蒂文)。

2002年,在一连串轻度中风之后,撒切尔被劝告不要再参加公开演说,但仍在2004年罗纳德‧里根的葬礼上致了悼词。2013年撒切尔于伦敦再次中风并逝世,终年87岁。

英国人到今天仍没有忘记撒切尔夫人,原因是她的政策对英国仍然影响深远。总体上,她的评价在英国社会中十分之两极化,其对于英国的贡献也存在高度的争议。

撒切尔夫人1951年与丈夫丹尼士‧撒切尔爵士结婚,两夫妇的婚姻长达52年,并在1953年8月15日诞下一对孪生儿女。丹尼士一直是她的精神支柱,他在2003年6月逝世。

撒切尔夫人的儿子,马克‧撒切尔爵士是一位商人,在2005年1月,他则因为资助购买飞机,以策划在赤道几内亚发动政变而被捕,在南非被判缓刑4年。撒切尔夫人的女儿,卡洛儿‧撒切尔是一位记者和时事评论员。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