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呼吁独立调查 中共为何发怒?

在新冠疫情中逃过一劫的澳大利亚,认为病毒起源存在很大的隐情,以致世界各国人员死亡惨重。面对各方指控中共在疫情初期缺乏透明度以及世界卫生组织的不作为,澳洲政府率先提出,要求对包栝中国在内的各疫情暴发区域进行独立调查,弄清楚病毒的起源与扩散。但此举却遭到中共当局的强烈反弹,不但通过中共外交部门和官媒进行谩骂,还以“经济制裁”作威胁。却并没有动摇澳洲朝野两党的坚定决心,世界舆论认为,针对北京当局处理疫情的情况,澳大利亚已成为最有力的批评者之一,中澳关系面临重挫,是建交46年以来,两国关系最差的冰河期。

澳洲牵头呼吁调查新冠病毒起源

4月19日,针对肆虐全球的新冠COVID-19病毒,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Marise Payne)呼吁对疫情源头及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疫情进行独立调查,她同时对中国的疫情透明度表示严重关切。

澳洲外交部长Marise Payne
澳洲外交部长Marise Payne。(图片来源:Lisa Maree Williams/Getty Images)

在此之前,澳大利亚内务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公开表示,中国应就新冠肺炎病毒的来源问题加以答覆,并指中方“应体现透明度,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达顿表示,鉴于新冠病毒给澳洲及世界各地带来的人员死亡等损失,认为提出这个问题并不过分。

但外长的呼吁引起中共当局的强烈不满,中国外交部指责澳洲外交部长佩恩在要求调查疫情起源的问题上跟随美国的步伐,是一种“鹦鹉学舌”的行为。

4月21日,面对中国方面的指责,澳洲总理高调支持了外长的呼吁,他表示这样的调查不对中国构成批评。“无论病毒在何处开始爆发,对于全球公共卫生而言,重要的是有透明的方式可以让你尽早地获取重要信息。”他说。

莫里森说:“病毒始于中国武汉,我认为这是众所周知的。而且重要的是,世卫组织以及所有作为世卫成员的各方都应高度透明地行事。”

4月23日,总理莫里森再次发出呼吁,要求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所有成员国都应支持对新冠病毒大流行开展独立的调查。莫里森说,世卫成员国应须准许独立卫生调查员入境调查新病毒疫情,让这些人员像“武器调查员”一样,迅速动员并进行评估,可以有助于拯救人命。

具有所谓“武器调查员”授权级别的监察员最主要特点是,不需要被调查国家邀请,就有权进入有关国家展开调查,这有别于世卫现有的监察机制。目前世卫是要被调查国先提出邀请,监察员才有可能获授权入境展开调查。

莫里森也敦促几位世界领导人支持对疫情的起源及扩散开展国际调查。

佩恩的提议在澳大利亚得到了朝野两党的支持,反对党敦促该联盟党政府展现全球领导地位,并确保新冠病毒来源进行调查。

工党外交事务发言人黄英贤(Penny Wong)表示,了解新冠病毒爆发的来源符合全球利益。

中共:澳洲是“中国鞋底的一块口香糖”

针对澳洲政府有关独立调查疫情源头的呼吁,中共当局表达了极其愤慨,北京当局称,这是以美国为主的针对中国的抹黑炒作,并指责澳大利亚“跟风”美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记者会上对“独立调查”表达了严重关切和坚决反对,他说:“任何对中国在疫情防控问题上透明度的质疑,既不符合事实,也是对中国人民为防控疫情付出巨大努力和牺牲的不尊重”。

耿爽还表示,“疫情发生以来,中方始终秉持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及时采取一系列果断、有力的应对措施。中方的表现和贡献得到国际社会普遍积极评价”。

中国官媒《 人民日报海外版》也发表了题为“ 疫情当前,澳政客又跳出来搞事”的评论文章。文章指,美国就新冠疫情“甩锅”给中国及世界卫生组织,“澳大利亚政府火速递上一份‘投名状’”,并“游说德国、法国、新西兰等国‘入伙’”,对中国在新冠疫情早期的应对情况展开独立调查,还“扬言”要发挥“领导作用”。这篇文章讽刺“某些澳政客唯美国马首是瞻,痴迷于做美国的‘马仔’。”

于此同时,《环球时报》连续发表了一系列批评莫里森的专栏评论文章,挑起“种族歧视”,称莫里森将助长种族主义和针对华裔的仇恨罪行。

“澳大利亚的华人和其他亚洲人已成为种族歧视和仇恨犯罪的脆弱目标。” 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的主任陈弘说。

作为党媒《环球时报》的总编胡锡进更是在微博上写道,“澳大利亚总在那折腾,我感觉它有点像粘在中国鞋底上的嚼过的口香糖,有时你不得不找一块石头把它给蹭下来。”

在成竞业发表抵制威胁论后,中共大使馆发言人还表示, “澳大利亚要玩这种小把戏,中国奉陪。”

纽约时报分析指出,世界各地出现越来越多的问责呼声,中共当局也越来

中国外交官“伏击”新闻发布会 

尽管“独立调查”的呼声激怒了中共,并以经济作威胁,但基于其不可质疑的政府正当性,一向帮助北京的澳大利亚的商界领袖,也无法在这件事情上支持中国,却不料澳洲亿万富翁跳出来搅局。

据澳洲新闻集团报道,4月29日下午,联邦卫生部长亨特主持一个电视直播的COVID-19新闻发布会,内容是宣布矿业大亨福雷斯特(Andrew Forrest) 的Minderoo基金会从中国购买了1000万套COVID-19测试套件。

中共驻维州总领事龙舟出人意料地出现在现场,令卫生部长亨特措手不及,这是在联邦政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福雷斯特私自邀请龙舟到场,龙舟还借机在会上大力赞扬中共政府对COVID-19 疫情的处理。报导称,亨特不但没有介绍龙舟,还为避免与龙舟同框,他在龙讲话时故意离开主席台。

福雷斯特承认,维州总领事是应他的邀请出现的。中国高级官员“劫持”了新闻发布会,直接为中国的COVID-19疫情处理辩护,令澳洲政客非常吃惊。

西澳自由党国会议员安德鲁•哈斯蒂(Andrew Hastie)称这是一次“伏击”,他敦促福雷斯特不要插手外交政策。“现在不是耍把戏的时候,澳大利亚的利益必须排在第一位。”他对澳大利亚人报说。

“这个家伙乘坐私人飞机从天而降,使中国共产党得以伏击澳大利亚的联邦新闻发布会。是的,我们很不开心。”

自由党议员Tim Wilson也发表了看法,指责福雷斯特对澳大利亚不忠。“在外交分歧中,最基本应该做到的是对澳大利亚忠诚并支持,而不是给外国发言人构建一个平台。”他说。

前总理特恩布尔表示,在与中国的棘手时期,政治领导人不要期望商界能给予任何支持或声援。“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完全只注重利益。”

为什么澳洲积极推动独立调查?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由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英国和美国的组成的情报机关“五眼联盟”(Five Eyes)正在着手调查武肺病毒源头,究竟是来自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还是武汉P4实验室泄漏,据报,曾于澳大利亚留学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周鹏,以及武汉病毒研究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丽是调查对象。

据报道,周鹏和石正丽过去曾参与澳洲和中国政府联合资助的研究项目。武汉病毒研究所蝙蝠病毒感染与免疫课题组长周鹏于2011至2014年,获公费派往到澳大利亚动物健康实验室学习,随后在澳洲和新加坡Duke-Nus医学院展开研究工作。

中国的官方资料显示,周鹏“长期从事新发病毒流行病学以及蝙蝠抗病毒免疫研究工作,揭示蝙蝠长期携带沙士、中东呼吸综合症及伊波拉病毒,但其自身不发病的免疫机制”,“在蝙蝠与病毒的研究领域处于世界最前沿”。

《每日电讯报》指,周鹏在澳洲留学期间,曾安排将野外捕获的活蝙蝠,从昆士兰空运到位于维多利亚省的澳洲动物健康实验室,并将蝙蝠安乐死后进行解剖并研究其携带的致命病毒。周鹏的研究是由澳洲科学工业组织(CSIRO)和中国科学研究院联合资助,研究蝙蝠的免疫学及干扰素的作用,以及“蝙蝠如何携带了丰富的病毒,包括很多对人类和哺乳动物具有高致命性的病毒”,而且“其中很多还会对人类和其他哺乳动物造成高发病率及高致死率”。

这一研究旨在通过了解病毒如何从蝙蝠传播到人类以感染冠状病毒,以防止下一次爆发;但这项工作据称本身就具有高风险,多年来外界一直担忧病毒从实验室中意外泄漏都导致全球疫情大流行。

该报道指出,“五眼联盟”关注的另一名的中国科学家,就是武汉病毒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丽。石正丽于2006年2月22日至5月21日期间,曾以访问学人身份在澳洲居住3个月,在澳洲科学工业组织的动物健康实验室从事研究,利用马蹄蝠的粪便样本来鉴定它们是否是沙士类冠状病毒的天然宿主。

《每日电讯报》报道称,在武汉爆发疫情时,石正丽曾表示她因为担心病毒是从实验室泄漏出去而夜不能眠,但后来她口风一转,强烈否认病毒从实验室泄漏。2月2日下午,石正丽还曾在微信朋友圈回应:“2019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和实验室没有关系。”

石正丽
石正丽在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 (图片来源:Johannes EISELE / AFP) (Photo by 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该报道说,目前,澳洲政客正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配合国际社会调查武肺病毒爆发的源头,甚至不惜以澳洲的经济为赌注。资深外交人士认为,目前两国的关系已陷入谷底,是建交46年以来,两国关系最差的冰河期。

据澳洲国会情报和安全联合委员会主席哈斯蒂(Andrew Hastie)声言:“中国必须要对病毒起源其国境内负起责任,并与世界其他地区合作以避免再次发生。我们只是要求透明与合作。”

据悉,澳洲科学工业组织和澳洲动物健康实验室,与中国方面有多个共同合资的研究项目,都是关于研究和蝙蝠有关的疾病,中澳两地科学家们在澳洲与中国的实验室之间穿梭。

新冠病毒的由来

不论是科学推断,还是政治家的“阴谋论”,新型冠状病毒究竟从何而来?BBC中文对此归纳了几种科学界的讨论与推断。

1. 人工制造的病毒

中国武汉是最先发现病毒并触发广泛疫情的重灾区,该市的华南海鲜市场自去年12月起不断有人确诊,被视为重要的源头之一。

由于武汉病毒研究所就在华南海鲜市场附近,有人质疑是人为的“生化武器”,但中国政府立即否定了该推测。

2020年3月,中美双方就病毒命名问题出现口角,美国政府多次以“中国病毒”、“武汉病毒”来称呼新型冠状病毒而引发中国不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质疑病毒“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

口水战带出了病毒是否人工制造的讨论。

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曾刊出一份来自八个国家的27名科学家的联署声明,指各国科学家分析新冠病毒基因组,得到“压倒性”的结论,认为新冠病毒和其他新兴病原体一样,源于野生动物,认定病毒“不可能是人工制造”。

2. 病毒到底和哪种动物有关?

传染病学家一直从野生动物身上追踪病毒源头,据报导,科学界进过一系列的比对研究,目前主流基本认为,病毒与蝙蝠和穿山甲有关。

据报导,武汉病毒研究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丽团队最先发现新冠病毒与蝙蝠存在关连,他们在2月初刊登在权威《自然》期刊的研究指出,新冠病毒与云南蝙蝠病毒株(RaTG13)的基因排序有96%的相似性,相信蝙蝠是新冠病毒的天然宿主。

这份研究被广泛引用,令国际专家们倾向病毒是由动物身上逐步演化到人类身上。

中国华南农业大学2月7日宣布,他们的研究发现,该新冠病毒的基因排序显示与穿山甲冠状病毒株相似度高达90%,推断穿山甲可能是中间宿主。

BBC中文网报导说,中国的研究团队并非只针对穿山甲进行研究,亦有从可能出现在海鲜市场或地下野生动物市场出现的各种动物寻找样本,但这种穿山甲在研究中最具突破性。

3. 病毒是否来自中国武汉?

外界最先怀疑病毒来源是当地最先发生多宗确诊个案的华南海鲜市场,在1月22日,中国疾控中心主任曾在发布会上,指病毒来源是武汉一家海鲜市场非法销售的野生动物。

但根据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人针对首41名确诊患者的研究显示,最早在12 月1日出现病征的患者,与华南海鲜市场及其他确诊者均没有关连,反映源头不一定来自市场的动物。这份研究在1月24日刊登在《柳叶刀》。

有科学研究认为,病毒与云南蝙蝠以及被走私到中国的穿山甲的冠状病毒有相似性,这些动物并非来自武汉,病毒发生异变的过程也不一定在武汉发生。但一些专家认为,这显示病毒可能源自中国,最先在中国境内发生变异的可能性最大。

美国中密歇根州大学微生物学系助理教授迈克尔•康韦(Michael Conway)对BBC中文表示,中国地区多个物种存在相关病毒,流行病学研究也把首轮疫情爆发,指向武汉,显示新冠病毒“明显地源自中国”。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2月底表示,虽然新冠肺炎疫情最先出现在中国,但没有证据显示病毒是源于中国,他的说法被中国媒体和民众引用,但海外学者并不认同。

综合多份权威科学文献,目前没有科学研究或临床资料显示,中国武汉爆发的疫情是来自中国以外的国家,但中国媒体多次报导了没有科学引证的猜测,分别把矛头指向意大利和美国。

意大利马里奥内格里药理研究所主任拉姆齐(Giuseppe Remuzzi)在一次访问中提到,当地一些医生在11、12月左右便察觉到老人家有奇怪的肺炎病征。他的说法被中国媒体引用,并指向疫情可能并非来自中国。拉姆齐表示,中国媒体扭曲了他的说法,他认为根据基因研究,病毒毫无疑问来自中国,相信意大利的疫情是由一个曾经与中国公民接触的德国人,把病毒从中国带到意大利。

他澄清,意大利在1月前出现肺炎案例,但没有科学根据显示这些人是因为新冠病毒而发病。

而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华山医院感染科医生张文宏此前接受《中国日报》访问时称,新冠与流感不会混淆,因为新冠在电脑断层扫描(CT)上有非常特征的表现,很容易区分。

张文宏指出,如果中国病毒是从国外传入中国,应该几个城市同时发病,而不是有时间先后。这则访问其后被《中国日报》撤走。

作者:嘎弩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