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后港青竞逐澳洲国会 抗衡在澳亲共势力

2022年初,澳洲将进行联邦大选。香港出生的澳洲籍青年,21岁的莫炽韬(Max Mok)计划参选墨尔本Chisholm选区议员。

与大多数同龄人不同,2000年出生的莫炽韬心系家国天下,曾深度参与过2019年的香港反送中运动。2021年,香港国安法通过,莫炽韬返回澳洲,决定在这里为香港发声,为自由发声,对抗不断在澳洲进行渗透的中共力量。

11月10日,看传媒记者对莫炽韬进行了采访,请他谈谈自己的政治理想。

看传媒记者:

“您好,请您简单和《看中国》的读者介绍一下您自己。”

莫炽韬:

“您好,我叫莫炽韬,今年21岁。我是一名出生于香港的澳籍华人,一直与父亲在香港生活。2018年,我回澳在墨尔本莫纳什大学就读。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不断发酵,于是我毅然决然地回到香港,支持民主运动。2021年,在港版国安法通过之后,我又来到澳洲,决定在这里追寻自己的政治理想。

在下一轮的联邦选举中,我想要参选墨尔本华人聚居区之一的Chisholm联邦选区的议员,协同Drew pavlou民主联盟,对抗中共力量在澳洲的渗透,为香港,为澳洲,为自由而战,争取民主和人人平等。“

看传媒记者:

“三月份,您在堪培拉进行了两天的旅程,见了8位议员,您能否简单谈谈那次经历?”

莫炽韬:

“那次旅程真的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发现,许多西方政党,他们都不是真正地在支持香港,更多的是一种表演,并没有转化成实际的行动。嘴上说说很容易,但最终我们还是要看行动。比如说自由党,他们在香港和中国问题上做出过许多发声,这可以称得上是他们的一种党内路线,他们也确实正在做出不少努力。但是,他们还是在保护廖婵娥。这背后牵扯到许多利害关系,现在,两党的差距很小,而自由党想保持多数,他们需要廖婵娥。”

莫炽韬反复提到的廖婵娥英文名是Gladys Liu,1985年来澳,现任澳洲联邦国会Chisholm选区议员,是第一位当选国会众议院议员的华裔女性,也是澳洲历史上首位同时讲广东话与普通话的联邦国会议员。

Max Mok供图
莫炽韬(Max Mok)望能在澳大利亚大选击败角逐连任的廖婵娥(Gladys Liu)(Max Mok供图)

看传媒记者:

“作为Z世代的一员,您为什么会站出来成为一名候选人?”

莫炽韬:

“从堪培拉回来之后,我们几个人,包括我,还有Drew pavlou,我们觉得一定还有更好的方式去为更多的人发声。所以我们马上成立了Drew pavlou民主联盟,致力于在澳洲抵制中共的影响力。我们的联盟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我们已经看到了问题,那就是中共在澳洲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下一步就是想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

作为一名职业政客,廖婵娥声称自己代表在澳的华人,这是一种政治上的标签,一种获取选票的方式。但是,她代表的更多的,是那些与中共关系很好的华人,比如侨胞协会等,而不是那些对中国政权持反对意见的华人。澳洲是一个多元文化社会,是一个民主社会,有着各种各样不同的声音。对于华人,也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因此我想,我们应该站出来,代表那些廖婵娥所无法代表的华人的声音。

当然,廖婵娥也曾为香港发声,但那些都只是说说而已,更重要的是要看她做了什么。她跟中共的统战部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曾公开表示,习近平并不是独裁者。”

看传媒记者:

“自10月份宣布参选以来,您开启了哪些活动?”

莫炽韬:

“现在距离我宣布参选并没有很久,所以我还没有什么大动作。但我已经通过社交媒体等各种渠道,向在澳的华人传递信息,与人们交谈,倾听更多人的心声。之后,我们还会进行更多的活动 。”

看传媒记者:

“不少华人表示,澳洲存在“反华”倾向及“种族主义”言论, 您如何看待?“

莫炽韬:

“我个人认为这种情况是存在的,一个社会中当然会存在各种各样的人,有善意待人的人,也有那些会种族歧视的人。澳洲当然也有自己的问题,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去面对这个问题。我认为现在的问题是,华人群体被一种单一的声音所代表了,这种声音是一种带有很强的国家主义的声音。最坏的情况是,澳洲社会之后会渐渐把华人和中共政权以及中国激进的国家主义联系在一起,这只能起到反作用,不会对解决问题有任何帮助。”

看传媒记者:

“作为一名华人参选人, 您的竞选承诺是?”

莫炽韬:

“我的承诺很简单,我想要扳倒廖婵娥,挑战她的席位。当然,我无论从声望还是经验上来说,都与廖婵娥有明显的距离,但希望澳大利亚联邦大选采取“偏好投票制”(preferential voting system),选民在投票中按个人意愿对候选人进行排序。如果没有一位候选人在首轮投票取得多数选票,得票最低的候选人会出局,选民投给他的票会拨给选民在选票上排在第二位的候选人。

因此我的目标就是,如果能有500票投给我,同时把廖婵娥列为‘最后选择’的话,就有很大机会透过游离选票把她拉下台。“

看传媒记者:

“您认为竞选过程中的最大收益会是什么?您将自己定义为社会运动者还是政客?”

莫炽韬:

“四年来,廖婵娥一直没有对很多有关于她与中共关系的问题进行过正面回应。但现在,由于我们的出现,给了她一些压力,她开始回应其中的一些问题。即使到最后,我没有赢得选举,我认为我们已经获得了某种意义上的胜利。

至于我对自己的定义,我对标签非常谨慎,我不想为自己贴上任何标签。我是一名在香港出生的澳籍华人,我想为香港发声,为澳洲发声,为自由发声,就是这么简单。“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