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全球股市比较 看中国经济衰微

2021年是中国经济由盛向衰的转折点,现在官方的年度数据尚未公布,但股市的一年表现已经显现。把中国和香港股市2021年的状态与美、欧、日等国的股市表现稍加对比,就能看出中国经济目前的窘境。 

一、2021年经济增长率“最高”的中国:股市告诉你实情

欧美股市去年上涨明显,年涨幅超过2成,世界上民主国家的两大经济体美国和欧盟股市都表现亮丽。

美国股市去年连续第三年大涨,道琼斯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去年分别上涨19%和22%,实现了自1999年以来的最佳3年表现。去年年初接受《华尔街日报》调查的经济学家曾预计,美国经济2021年将增长3.7%;而实际上去年美国经济可能增长5%以上,失业率则远远低于经济学家的预期。关于美国股市如何受拜登当局经济政策的影响,我会在下一次新唐人电视台的节目里具体介绍。

欧盟去年的经济增长可达到4.2%,而欧洲的泛欧股市指数去年上涨22.5%,是2009年以来第二大年度涨幅,其中的银行和科技板块表现尤其出色,上涨34%;法国股市的CAC指数全年涨29%,德国股市的DAX指数全年涨15.8%。相比之下,日本股市的日经指数显得逊色,虽然连续3年上涨,但去年只上涨4.9%。

中国去年的经济增长据说可以“领先全球”,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预估去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为8%;然而,中国的股市却完全不配合那“亮丽”的增长率,去年上证指数涨幅4.8%,深证指数涨幅2.7%,不但不能跑赢美欧日,反而成了这些主要大经济体当中垫底的。

上市公司一般都是一个国家最好最强的那些公司,或者是行业垄断型巨头,或者是潜力大的新兴公司。这样的公司往往代表着这个国家里企业中的佼佼者。在经济繁荣的时候,这些企业的业绩可能领先;经济低落时,它们也比其它企业更能扛过艰难,保持一定程度的成长。如果说,一个国家的上市公司都集体滑坡,那不能上市的其它公司的处境就更加艰难了。所以,上市公司的股市表现,在相当程度上代表着一个国家经济实力的底蕴。

二、如果中国人可以像日本人那样买国外股票……

日本股市现在出现了一种情况,导致本国股市成长缓慢。这种现象就是,日本股民纷纷网上出国买外国股票,这样的股市操作拉高了美国股市,却压低了日本股市。不过,日本从来没出现过指责股市“卖国贼”那样的中国式民间呼声,日本政府也从不号召买“爱国股票”。

虽然日本越来越多的人都倾向于把“储蓄转向投资”,但他们对日本股票涨得太慢不满,于是很多人把自己的资金转投以美国为中心的海外股票。日本金融业是完全自由化的,日本投资者可以自行选择投资日本的股票或海外股票。在日本股市缓慢爬升的年代里,尤其最近几年美国股市飙涨的情形下,很多日本投资者不愿意买日本股票了。这当然对日本股市是个打击,股市资金都外流了;日本人越多买美国股票,本国股市就越难快速复苏,而这又进一步导致美国投资者越少买日本股票。日本的野村证券公司商品企划部长中村希表示,“投资者正在把资金转投至让人感觉全球增长最强劲的美国”;现在日本人“可以通过美股专用APP下单,像玩游戏一样简单,回家后随便躺着,就能实时买卖”。

如果中国人能有日本人那种金融投资上的自由,恐怕大部分人都会效仿日本人现在的做法。其结果自然可想而知,上证指数和深证指数就沉底了。然而,中国的专制制度决定了中国人注定没有这样的经济自由,无法到国外投资。因为中共当局要靠股民来支撑经济,绝不允许他们的对外投资消耗宝贵的外汇。

事实上,脆弱的中国外汇储备也无法支撑中国股民到国外投资,关于这一点,我去年12月17日在自由亚洲电台的文章《中国外汇的“一女二嫁”》介绍过。中国的外汇储备虽然数量大,达到3万多亿美元,但政府和企业的对外借债余额已经达到外汇储备的九成,还债的需要将耗尽外汇储备的绝大部分;而中国还引进了3万4,000亿美元的外商直接投资,这些外商若撤资也需要外汇。这表明,中共的外汇储备已经处于“一女二嫁”的状态;如果这种情况下,再允许股民到国外投资,就变成“一女三嫁”了。

三、中国股市如何从香港股市“抽血”?

中共建政以后,香港长期是中国对外贸易的中转站;90年代末期香港的外贸中转站作用开始下降,但香港金融中心的作用却随着外资频繁进出中国,变得越来越重要。但随着中国资金在香港的金融活动中日益活跃,香港的金融业开始从大陆有求于香港,变成了香港有求于大陆。

香港主权移交前,中资股约占港股市值的一成,十几年前这个比例已经跃升到六成,香港股市已经大陆化。几年前沪港通、深港通开启,又进一步形成了内地资金对香港股市的“输血”效应。但去年以来中共收紧了国内银根,同时限制房地产业等多个行业的盲目发展,作为中国经济支柱的房地产业资金严重紧张,南下香港股市的资金也会减少。去年经过沪港通、深港通,自香港北上、净流入内地的资金达八千多亿人民币,这些投资主要进入了A股的制造业板块。

这样的资金流向表明,目前香港的金融中心之主要功能是从海外吸引资金,同时对内地大量“输血”,如此就造成了对香港股市资金的“抽血”效应。这种局面下,香港股市便越来越差,去年恒生指数大跌14%,其中国企指数跌23%、科技指数跌32.7%。因此,去年是香港股市恒生指数2011年以来表现最差的一年。

香港股市形成对内地的依赖后,中国经济下行,香港股市就发抖。去年香港股市领头大跌的股票多半是内地公司的股票,象科技巨头阿里在香港股市去年跌幅近50%,腾讯跌18%;而地产股则成为港股重灾区,恒大跌近90%,祥生跌84%,中国奥园跌近80%,世茂集团、佳兆业集团等跌超77%,花样年、禹洲集团、建业地产、富力地产、时代中国等纷纷跌超60%,融创中国、雅居乐集团等跌超50%;香港股市的内地教育股更是跌幅多半达70%以上。更糟糕的是,内地股市对香港股市的“抽血”效应会造成内地股市微升,香港股市大跌。

四、中国股市主要行业跌跌不休

从去年中国股市的行情来看,完全看不出中国经济实现8%增长的兆头,因为许多行业都经营恶化,或者干脆就一垮到底。下面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年终股市分析,对中国股市主要行业的行情稍作介绍。

首先看消费、医药、科技制造等行业的龙头公司,它们本来应该是比较稳健的,但去年股价持续走低,风光不再,中国的证券公司纷纷下调这些公司的全年盈利预期,其中与养猪有关的企业因为肉价下跌而盈利腰斩。

其次,金融行业里保险公司股成为行情下跌的重灾区,各大保险公司的行情几乎全面下跌;券商中上市公司的股市行情也在下滑,48家上市券商里39家股价下跌。

第三,科技股方面,号称“苹果产业链”的为苹果手机制造零部件的主要企业业绩下滑,股价纷纷下跌,多的下跌三成、四成,少的下跌15%。防疫概念股也繁华落尽而归于平淡,虽然疫情在中国此起彼伏,但与防疫相关的医疗用品公司欲振乏力,跌幅很大。

第四,房地产相关企业集体杀跌,地产股成“地惨”。随着房地产泡沫破灭,房地产公司的股票成为“最惨板块”。其中,恒大快要破产了,华夏幸福股价下跌近七成,泰禾集团的股价从2018年的高位21.63元跌到2.35元。与房地产密切关联的装修、家电企业也遭到房地产业垮塌的打击,多家家用电器公司的股价跌幅都超过30%。

第五,服务行业方面,教育培训行业因为中共对校外辅导行业的严厉管控而进入股市“寒冬”,它们的股票再也没有翻身的希望了。航空和旅游行业也不妙,4大航空上市公司中,东航和海南航空下半年到年底跌幅分别是7%和15%。很多旅游概念股也因为疫情而状态艰难,纷纷下跌。

这些行业曾经是中国经济繁荣的受益者,现在则是经济下滑的牺牲品。它们的经营状态真实地反映出中国经济的现状。

五、中概股全盘皆墨

中国最活跃的大公司通过在美国上市,从美国圈走了一大笔钱,但现在这批企业的股票也处境非常悲惨。这些公司被称为中国概念股,因为中共一直借口国家安全,不允许购买中国股票的美国投资者看到在美国上市的那些中国公司的财务资料;美国投资者只能靠相信中国经济前景灿烂这个华尔街营造的概念,以为自己买的中国公司股票前景不错。

但去年12月2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颁布新规则,要求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必须披露其所有权结构和审计细节。这个新规定出来后,中共从政治需要出发仍不让步,坚持不允许这些公司披露财务资讯,很可能其中不少公司的财务资讯会暴露出欺诈问题。因此,2年之后这200多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可能被美国证券交易所停止交易,美国投资者已经开始抛售这些中国概念股,以免到时候砸在手里。

中国公司到美国上市就此梦断途中。去年上半年中国公司到美国上市曾创历史新高,但7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踩下刹车,当时约50家中国公司正推进上市筹备工作,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不批准。结果中国企业赴美IPO的件数,7月仅1件成功,从8月开始就再无成功记录。中概股还受到中共经济政策的打击,跌势惨重。中概股公司集中于互联网、教育、科技、娱乐、新能源等新经济领域,一度被投资者看好。但去年中概股累计跌去7,600亿美元,差不多蒸发了1/3的市值。二百多家中概股公司当中,约80%的公司股价下跌,其中大跌80%以上的有40家,跌幅40%以上的超过150家;经历几次大跌以后,许多公司市值严重缩水,新东方累计下跌89%,阿里巴巴累计下跌51%。

美国资产管理公司TCW集团的新兴市场董事总经理洛文杰(David Loevinger)去年12月15日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采访时说,目前在华尔街上市的中国公司未来3年将全部从美国资本市场退出,“我认为,对许多在美国市场上市的中国公司而言,基本上已经是游戏结束”。

目前中概股当中,只有那些股权相对集中、拥有外资股东支持的中小市值公司能选择私有化退市。中概股公司也不能都回归香港股市,因为香港证交所准许香港二次上市的标准是,公司市值大于30亿港币且上市5年,或市值大于100亿且上市2年,小市值的中概股无法登录港股。它们回归中国股市也很难,A股的上海证交所和深圳证交所的主板市场门槛较高,许多中概股公司无法满足条件。在华尔街红火了数年的中国概念股现在成了末日黄花,这也折射出中共通过国外融资来挽救经济的套路碰壁。

华尔街投行虽然在中概股上栽了大跟头,但一向对客户吹捧中国经济的基金经理们不甘心,还想在A股和港股上挽回损失,以保住自己的地位和饭碗。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他们到中国国内股市去趁低买进,想博一把。这些基金经理自然会强调,中国经济还有潜力,值得投资。问题是,华尔街投行们对中国经济的分析,过去错误太多;而现在投行基金经理们被自己的既得利益捆绑,不愿意承认自己过去的错误,现在进步也有限。

中国股市行情去年略微上涨,是拜华尔街之赐;如果没有华尔街出手相助,去年中国股市可能和香港股市相似,年终比年初会呈现下跌局面。今年华尔街能继续拉抬中国股市吗?华尔街能投入的资金毕竟不会太多,更大的问题是,今年多数中国公司的业绩可能比去年更难看,所以华尔街投行可能还会吃亏。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