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严婚姻法 澳洲爸爸被困以色列8000年

据澳洲新闻网报导,一名自2013年以来一直被困在以色列的澳大利亚公民说,他是数以千计的外国男子中的一员,成为以色列一项鲜为人知的法律的受害者。

44岁的Noam Huppert近日向news.com.au爆料,他于2013年被正式禁止离开以色列,直到9999年12月31日,实际上相当于8000年的监禁,除非他付清超过300万澳元的儿童抚养费。

Huppert于2012年搬到以色列,以便更接近他两个年幼的孩子。前一年他的前妻带孩子回到了以色列,两个孩子当时分别是5岁和三个月大。

不久之后,孩子的母亲向以色列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对他发出了所谓的“暂缓出境令”,原因是他“未来债务”(孩子抚养费)为每月5000以色列谢克尔,直到两个孩子年满18岁。

在一家制药公司担任分析化学家的Huppert先生说:“2013年这笔债务的总额大约是750万以色列谢克尔(折合334万澳元)。”

在付清这笔钱之前,Huppert被禁止以任何理由离开以色列—无论是度假或工作。

Huppert说:“从2013年起,我就被锁在了以色列。”

他说,澳大利亚公民只是因为与以色列妇女结婚,就“受到以色列‘司法系统’的迫害”。“我就是其中之一。”

他补充说,他发声是为了“帮助其他可能遭受这种生命威胁的澳大利亚人”。

英国独立记者Marianne Azizi一直致力于提高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她说“几乎不可能确定”受影响的男子的确切人数,因为无法从任何外国使馆获得具体数字。

但她认为可能有 “数百名”澳大利亚公民处于同样的情况。

据Azizi表示,“最接近”的是大流行之前英国大使馆的一个消息来源,据称“他们每月收到约100个询问”。

“这是一个高度保秘的数字,”Azizi说,“如果其他外国公民也是如此,我可以猜测有数百名(澳大利亚人)在那里。”

以色列离婚法相对晦涩的一面在国内很少引起注意,而在国外则更少。

Azizi第一次开始调查这个问题时,她自己的丈夫在去看望前任婚姻所生的孩子后被困在了以色列。

Azizi在自行出版了一本关于她在以色列司法系统中的经历的书《酸奶和偷来的蜂蜜》(Sour Milk and Stolen Honey)之后,开始收集处于同样处境的人的证词。她写道:“我后来才知道,男人们是在沉默和委屈中受苦。这个话题是禁忌。”

2019年的独立纪录片《禁止出境令》的导演Sorin Luca在该片的网站上写道,这种命令 “在西方几乎闻所未闻,也没有任何国家以同样的方式使用它”。

他写道:“一个女人可以很容易地对孩子的父亲发出旅行禁令,并要求提供儿童抚养费,这可以延伸到整个童年时期。”

“一旦父亲接到法庭命令,他可以被监禁长达21天,无论他是否有能力支付 — — 不需要对他的财务状况进行任何调查。男子被要求支付他们收入的100%,甚至更多,以负担孩子的抚养费”。

博主Adam Herscu在2013年为《以色列时报》撰文,警告说以色列的父亲是“濒危物种”。

他写道:“如果你打算搬到以色列并在那里建立一个家庭,你需要了解家庭法对男性的严厉和过度歧视–你很有可能被当作罪犯对待,并被贬为访客/自动取款机ATM的角色。

澳大利亚外交和贸易部拒绝发表评论,DFAT的SmartTraveller网站也没有提到这个问题。

但美国国务院在其以色列旅游咨询中通知了其公民这一严苛的法律。

在题为“法院管辖权”的一节中,美国国务院警告说,以色列的民事和宗教法院“积极行使其权力,禁止某些人,包括非居民,离开该国,直到对他们的债务或其他法律索赔得到解决”。

声明中还说:“以色列的宗教法院在结婚、离婚、子女监护和子女抚养等案件中,对所有以色列公民和居民行使管辖权。”

“美国公民,包括那些没有以色列公民身份的人,应该知道,如果宗教法庭对他们提起诉讼,他们可能会在以色列遭到非自愿的长期居留(甚至监禁),即使他们的婚姻发生在美国,也不管他们的配偶是否在以色列。”

国务院警告说,美国大使馆 “无法偿还美国公民的债务,也无法保证他们在被禁止离开以色列的情况下离开该国”。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