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律师丁家喜 狱中遭警方恶毒对待

2020年7月19日,中国人权律师丁家喜的妻子罗胜春透过推特帐号“Luo Shengchun丁家喜律师妻子”发布推文表示,丁家喜律师在狱中遭遇酷刑及其通信权利遭到剥夺。

罗胜春在推文内提及了丁家喜被失踪的内部消息,包括丁家喜在烟台期间遭受了长时间的剥夺睡眠,例如整日以噪音骚扰、24小时以日光灯照射、固定睡姿及长时间的固定坐姿、要他坐在一个安装著铁笼子的铁椅子上进行审讯、不给餐食或是只给极少量的餐食等酷刑。

罗胜春表示,为了少数领导邀功,专案组不只是从各地抽调了一百多位警察负责看管丁家喜等遭到监视居住的人,还不断的捕风捉影,试图要将案件性质升格。从一开始试图将案件办理成涉枪涉恐,到后来又将参会人员参与过的非暴课程描绘成了颠覆政权的培训。至于此次让丁家喜入狱的主因—厦门聚会则被确定为非法组织的成立大会。

罗胜春表示,目前丁家喜律师被失踪已经第206天了,但因为专案组任意阻拦律师会见,以及看守所任意扣押她写给丁家喜的信,甚至还以电脑系统没有丁家喜的名字为由,故意为难丁家喜的家属存钱。针对这一系列侵害在押人员与家属的合法权益的违法行为,罗胜春特意向临沂市公安局申请若干资讯公开,目前则等待著临沂市公安局依法给予答复。

人权律师,丁家喜,狱中酷刑,罗胜春
维权网从丁家喜律师
妻子处获悉,丁家喜在狱中遭遇酷刑,他的通信权利亦遭到剥夺。(图片来源:维权网)

北京用秘密关押散播恐惧

针对有消息显示丁家喜可能在狱中遭到酷刑,罗胜春向德国之声表示:“我主要是为家喜感受到切身的痛苦。中国当局的做法比‘709大抓捕’时还更高明与隐晦,他们不鞭打这些被关押的人,免于让这些人身上留下皮肉伤痕。他们运用看不到伤痕的方式来折磨这些被关押的人,我认为这样的做法十分恶毒。我现在看不到丁家喜,所以无法想像他的状态到底如何。而这些折磨是无形的,这也是最叫人担心的地方。”

罗胜春还说,她估计北京维权人士、中国在押政治犯许志永可能也面临了与丁家喜类似的处境。

罗胜春还向德国之声说道,中国政府对待许志永、丁家喜两人的方式,是延续了中方在过去几年来采取秘密关押来对待异议人士的方式。罗胜春表示:“首先他们将被逮捕人定一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然后号称因案件涉及国家机密,不让律师会见。他们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只要稍微分析一下其它过往案例,便可以清清楚楚明白他们的做法。”

在北京航空航太大学获得工学学士、工学硕士(飞机制造专业)的丁家喜,是从1996年起转为专职律师的,后任职于北京市多家律师事务所。

家喜自2010年开始,就积极参与推动“随迁子女就地高考”教育平权活动,他还于2012年12月9日跟许志永等人发表了致习近平等中共高层领导人公开信,并要求包括习近平在内的205位中国部级以上官员应该要率先财产公示。

然而,丁家喜于2013年4月17日被北京当局以“非法集会”罪名刑事拘留,并关押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中。同年5月21日,公安机关将他的罪名更换为“寻衅滋事”提交至检察院。同年11月4日,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则将案件退回至公安局补充侦查,控罪更换成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2014年4月18日,丁家喜被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2016年10月16日,丁家喜刑满出狱。

被失踪的丁家喜曾透过微博帐号“丁家喜_律师后”,以“自由的囚徒”这五字来形容自己。而他于2019年12月26日晚9点左右,因为厦门公民聚会案,在朋友家中遭到山东国保警察带走押至山东,至于他的手机等物品亦被查抄。后续遭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最终遭到正式逮捕。现今羁押于山东省临沭县看守所中。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