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把火烧得及时

瘟疫期间,美国大暴动,不是坏事。左胶等不及了。 「自由国家」之结构缺陷,隐藏之病毒种种,都冒了出来。

首先是美国的网络霸权。由亚马逊到Facebook,由Yahoo到Google,俱被一伙发迹致富得太早的「青年才俊」控制,荷李活与传媒长期歌颂。

凡在哈佛或MIT读到二年级不上课,认为教授落伍,埋头「创业」,二十六七岁即成功挖得所谓第一桶金者,家财数以十亿计,都被吹捧为一代网络偶像。

如私营公司推出太空旅行的SpaceX老板。一九七一年出生,进了大学无心念书,创立了自己的私人太空飞行公司。

此类青年才俊偶像,二十年来赢得无数群众欢呼的画面:一个大台,穿便服的他年仅二十八岁,着一件T恤或格仔衬衣不扣两颗钮,牛仔裤一条,坐在高凳上,手提一只轻便咪,向十八九岁的年轻人讲述他从小的「梦想」、进了大学后如何觉得课堂沉闷、在书房电脑里发现了金矿。

中国那一边,也有清华北大一干人看得流口水。华语片有一两部,俊男美女加上市纽约之中国梦电影。

青年创业家凭一个漫画式的「意念」,加一双能操作电脑的巧手,利用美国百年的霸权,迅速涵盖全球向第三世界展开快速的剥削。支持他们的自由主义者,不再讲马克思了。一齐欢呼「年轻人」带动网络引领人类走向未来。

在这种完美浪漫得不得了的神话之中,明眼人一看,像达尔文的进化论,有一个Missing Link,然后你看看Yahoo那个叫杨致远的华裔创办人之转变,就会知道其中好像缺少了什么。

你不可以把大门关上,也不可以在世界上建一堵墙。阁下的「创意」在自由主义知识份子眼中,是惠及「全人类」的。青年才俊的新公司得到华尔街投行的注资。狂欢舞会门户开放,有一些可疑的外来宾客带着笑脸,也持有入场券混进来。

于人性之阴暗,美国人之民族性不谙而天真乐观。英文有一个字,叫做孵化(Incubation)。这等天才及其企业都是Incubate出来的。孵化出来的是什么?一团团金黄绒毛,可爱如天使群般吱吱叫,只是一群小鸡。

小鸡在窝里生机蓬勃,但这个小鸡窝会偷偷窜进来一两条蛇潜伏着,等待时机。

「青年IT才俊」对人性的阴暗面广泛缺乏认识。四十个城市大暴动了,这把火,烧得及时。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