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俗维基案家长们被要求噤声 再发公开信喊冤

因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个资泄露,“恶俗维基”24名会员及维运员被广东茂名警方抓去顶罪。其中维运员牛腾宇被广东茂名当局冒指主犯,重判14年。随着海外华人媒体的不断爆料及相关人士的不断起底,“习近平女儿个资泄露案”的内幕被陆续挖掘,受到持续关注。面对压力,茂名当局拟加快二审。最近又有消息称,涉案年轻人的家长们长期被警方监控,现今又威胁他们噤声。4月6日,家长们再次向海外华人媒体呼吁,要求中国当局纠正错案,释放无罪的孩子。

公开信原文:

“我们是被冤枉的孩子家长,在集体喊冤后受到了当局威胁。

一位家长说:“当地国保指责我们对外发声。训完话后警告我以后绝对不允许接这些电话。我当时觉得很委屈,我们的电话是实名且公开的,我不敢主动打电话,连接电话的权利都没有吗?你们办了个惊天大冤案使世界人民感到无比震惊了,人家难以置信才来问我们的!”

还有一位孩子母亲透露,当地国保说,家丑不可外扬,你们为啥不用法律的方式。(这是大概意思非一字不差的原话)家长回应:“我们孩子被抓一年多来,家长不断的给茂名公检法写信,用事实用法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可是他们置之不理。”

他们开庭前威胁我们的律师,称法律是广东公检法的!办案机关居然放走有背景的顾杨阳,还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们的孩子蒙受了天大的冤屈,遭受了常人难以想像的折磨。

我们的孩子大都是独生子女,还是上学的年龄就被关在了看守所,我们作为父母能受得了吗?你们把我们的孩子秘密羁押佛山期间,设置神秘代码,连牙刷和卫生纸都不给提供,不让洗澡,用冷水一浇完事。不让我们给孩子存钱,有的孩子为了挣点儿卫生纸的钱替别人值夜班,站一整夜不睡才得到十元钱啊……这是人过的生活吗?

至今,我们家长每天都在为孩子的安全担忧之际,广东茂名公检法剥夺了我们的通信权,我们邮寄给孩子的信一个月都没回应,孩子们大都是在校学生,他们求学的欲望很强烈,可是连书都不让给孩子邮寄,就这样毁灭我们的孩子!毁灭我们孩子的青春。

截至目前,茂名警方制造出冤假错案,还在欺上瞒下,弄虚作假。二审法院的法官张书鸣今天还在喊月底维持原判!

我们就是要说出来让第一领导人知道,我们的孩子都是办案机关为立功而用来当替罪羊的。办案机关在玩弄法律,是他们给天下人留笑柄。我们被威胁说给国家抹黑了,到底是谁在抹黑,是冤案制造者?漏洞百出的判决书公布于天下了,不懂法律的人都觉得可笑……

广东省公安厅明知冤假错案还不纠正,还在向上边做假汇报,采取威胁我们家长和律师的愚蠢做法,企图掩盖自己的犯罪行为,企图掩盖对我们孩子们的非人折磨和残酷迫害,企图阻止真相传播发酵。

但是在这个互联网时代,真相是掩盖不住的,“若要人不知 除非己莫为。”目前,几家日文、英文媒体已经报导了该案冤情。我们相信还会有更多语种报导,只有纠正错误,才能阻止舆情。不纠正此案,只能引发更多关注,成为笑谈,载入史册!

蒙冤孩子家长

于2021年4月6日

 案件始末

“恶俗维基”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起底网站,其后该网站的创始人肖彦锐又创立“支那维基”(后更名支纳维基),将政治内容分流。“支那维基”与“红岸基金会”曾发布过中共高层的个人信息、镇压香港及新疆等相关内容。“恶俗维基”、“支那维基”和“红岸基金会”,被称为“恶俗圈”的三大网络平台。

2019年5月,境外网站“红岸基金会”和“支那维基”发布了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的化名信息、照片、个人身份证等一些个人信息,及习近平的姐夫邓家贵的一些个人资料。6月中国公安部成立项目组,广东茂名茂南网警大队成为办案单位之一。

因“红岸基金会”和“支那维基”的创办人及运营人员皆在境外。办案人员将案件移花接木到“恶俗维基”上,抓捕网站运维人员和数十名年轻会员。为将其炮制成大案,作为中共建政70周年的献礼。茂南网警大队及大队长杨观耀,指挥手下对他们进行严刑逼供。

2020年11月2日“恶俗维基”专案开庭,12月底24人被判刑,牛腾宇被指控为主犯,被判14年及罚款13万元人民币。

“恶俗维基”创办人肖彦锐在2021年2月公开发声称,习近平女儿的个资是公安内部人士泄露的,并讲述具体细节,同时指责茂名警方炮制冤案。

2月1日,律师到茂名第一看守所会见牛腾宇,牛腾宇称遭到酷刑逼供。牛腾宇的母亲称,为了防止事件扩大,上诉法院拟加速提审程序。

2月28日海外”支纳维基”负责人宣布,他愿意对“习明泽信息外泄案”负责。

3月4日,牛腾宇的辩护律师包龙军称,“习近平女儿个资泄露案”已进入上诉程序。3月2日,他与牛腾宇在广东茂名看守所会面,期间牛腾宇再次向她披露他遭受酷刑的可怕经历。

包龙军引述牛腾宇称,办案警察用打火机烧他的隐私部位,给他注射生理盐水,还拍下他9张裸照,贴入一个名为“恶俗牛腾宇”的相册。他在佛山监居期间,尤其是在2019年末、2020年1月初,他被一个姓陈的吊起来脱光侮辱,还拿打火机烧他的隐私部位,还戏谑的给他拍了9张照片,意思是‘恶俗牛腾宇’,拿这个来侮辱他。

3月2日及3日,律师包龙军连续两天向广东茂名中级法院提交代理手续,并要求阅卷被拒,案件总共有79个卷宗,但法院却只提供了40多卷。

3月4日,多位海外青年以“关注24名受冤者的海外青年”名义联合致信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询问习明泽是否知道“某些人”利用她来炮制冤案,不过习明泽一直未有回应。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