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哨人”艾芬医生仍被打压 因误诊导致右眼失明

2019年12月30日,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医生将一份疑似SARS阳性指标的化验单发到同学的微信群组,向外界曝光了COVID-19疫情,李文亮于2020年2月因感染COVID-19去世,他也被成为疫情的“吹哨人”。近期有民众在网上发起COVID-19疫情吹哨周年纪念,引发关注。有知情人称,中国当局如临大敌,相关人士被全面施压维稳,包括“发哨人”,因误诊导致右眼失明的艾芬医生。

2020年12月30日,“发哨人”艾芬医生在微博上发文《再见2020》,在文中她提到“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我祈求定格到2019.12.30的下午16:07分,我想,我应该可以做得更好。”

艾芬还在文中提及自己几乎失明的右眼:“年头侥幸躲过了病毒的侵犯却在46岁生日的第二天没能躲过视网膜的脱落,右眼近乎失明。最让我难受的是,因为这个疾病不能用力,以后都不能抱二宝了。”

据公开资料显示,艾芬,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医学教授。2019年12月30日,艾芬在其科室微信群组向其他医生公开冠状病毒疑似病例。当天下午,该消息被李文亮转发到同学微信群组里,随后被大量转发,COVID-19才被曝光。因艾芬帮助曝光COVID-19病毒,遭到中国当局持续打压,《人物》3月刊中有报导将艾芬称为“发哨子的人”。

知情人士:吹哨人持续遭当局打压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在湖北省卫健委系统内工作的刘女士称,直到现在,艾芬医生依然被维稳。2020年12月30日上午,公众号“二湘”上发表了一篇纪念李文亮吹哨一周年的文章。对此武汉当局高度紧张,并层层施压。因艾芬接待了上门采访的自媒体作者,被2020年8月上任的武汉中心医院党委书记王卫华警告和威胁,告诉她不能对外发声,甚至要求她出面删除有关文章。

刘女士说,该作者的文章是在“二湘”上发表的,说的都是事实,没有什么过份的话,而且“二湘”是支持方方的,“二湘”不撤文,这帮人就找艾芬医生,威胁她,要求她出面。

对于艾芬医生右眼近乎失明的事,刘女士称,李文亮工作的中心医院因受疫情影响,眼科部门要停止运作。2020年5月艾芬医生只能去私营医院看病,因误诊,导致右眼失明。而医院上下没有人敢为“作为发哨人的艾芬医生”公开发声。

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联系上了艾芬本人,艾芬表示,她现在不方便说话。

刘女士还称“吹哨人”李文亮的遗孀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了老家,李文亮的父母至今没能走出悲痛,全家生活艰难。不过中国当局并没有停止对他们的监管,直至今日官方仍禁止他们对外发声。

“误诊”始末

艾芬2020年年尾在微博发布视频详述“误诊”始末。她说, 2020年5月,她感到自己的视力明显下降,因公立医院没有正常开展工作,她打电话咨询一位熟人,这位熟人是从三甲医院退休的眼科医生,之后返聘到武汉大学附属爱尔眼科医院。这位熟人在电话中建议她到爱尔眼科医院换晶体,她就去了爱尔医院,副院长王勇给她做的手术。

艾芬称,她换的是高等晶体,所有费用加起来大约2.9万元人民币。术后,她发现她的右眼几乎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医生没有重视。10月她被诊断为右眼视网膜脱离。然后爱尔医院要她到自己工作的医院做手术。她向爱尔医院索要术前资料,但是爱尔医院不给,后来发了一张虚假的照片。

艾芬还在视频中播放她给爱尔医院打电话的录音,在录音中可以听到她质问医生,为什么医院在术前没有给她检查眼底,医院称检查了,只是没有检查全。她还质问医院为什么给她假资料。她说,手术前医生给她看的照片并非她现在收到的那一张,她收到的“严重白内障”的照片是PS的。

艾芬还说,她本身就是医生,她不是医闹。希望爱尔医院有一个诚实解决问题的态度,而不是私下想找她“聊聊”。

艾芬质疑,爱尔眼科一上来就要其换晶体,而没有为其治疗眼底的问题应该是为了多赚钱。 

对于艾芬医生术后右眼几乎失明一事,2020年12月31日,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发布声明称,患者右眼为高度近视并发性白内障,有手术适应症,该患者的术前检查、手术和术后复查等各环节均符合医疗规范。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