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我本善人,遇蛆则刚”的劳丽诗回来了

昨天(7月16日),前跳水奥运冠军劳丽诗发了一则微博: 

嗯,拜个晚年,顺便再拜个早年。

微博图片
微博图片

算起来,劳丽诗从微博上消失有一年了,她的回归让喜欢她的人很开心。 

在欢迎她的声音中,有一则留言很是扎眼: 

我本善人,遇蛆则刚!

微博截图
微博截图

“我本善人,遇蛆则刚”,这句话是劳丽诗本人说的。

在网络上,总有人动辄以“不喜欢你可以滚出中国”来攻击他人。劳丽诗也曾遭遇过此类攻击。

去年的6月3日,劳丽诗在微博中表达了对祖国的热爱,同时以“没有任何人有义务把自己热爱的土地让给无脊椎动物”来回击那些攻击她的人。

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生在此,长在此,我爱我的祖国,期望她变得越来越好,经济繁荣昌盛、人性文明光辉、民众亲善友好。这有错吗?我觉得没错,错的是一群网络无脊椎动物横行,到处欺负老实人、欺负善良人,动辄以“不喜欢你可以滚出中国”这样弱智一样的言论攻击别人。请记住,没有任何人有义务把自己热爱的土地让给无脊椎动物,让其成为无脊椎动物的乐园,今日不行,以后也绝不行。我本善人,遇蛆则刚!

自此,“我本善人,遇蛆则刚”也成为了劳丽诗的一个标签。每每提及劳丽诗,就会想到这句话。 

现在,喜欢她的人用这句话来表达对劳丽诗回到微博的欢迎。 

◆◇◆ 

我喜欢劳丽诗,因为她是一个珍惜善意和真诚的人。

劳丽诗从2014年辞职后,开了一家淘宝店。经常会有一些喜欢她的人前去光顾,但劳丽诗在感谢之余,同时表示自己只经营翡翠珠宝类商品,并非必需消费品,劝说大家不必为了支持勉力购买:

我没有卖衣服、也没有卖袜子,只有一个店铺,专营翡翠珠宝类,不是普通的必需消费品,不必为支持去勉力购买,那样就失去了意义,好意我心领了。感谢这两天微博私信、评论,微信私信以及淘宝旺旺上的支持声音,不能一一回复,但感激在心,谢谢。

这段话让我对劳丽诗肃然起敬,在一个习惯煽情,习惯收割韭菜的时代,劳丽诗拒绝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收割财富。

事实上,拒绝唾手可得的财富,这并不是第一次。

有一段时间,流行名人出书,文笔还说得过去的就自己写,没有时间或没有写作能力的,就找人“捉刀”(代写)。既可以出名,又可以利用名气大赚一笔,名人圈趋之若鹜。

刚退役不久时,也有人建议劳丽诗趁着奥运冠军的光环,写一本自传。劳丽诗拒绝了,她不愿意做一个失去灵魂的肉体荣誉收割机: 

首先,体育出身在文字上不擅长,……;其次,名气我从不感觉有,只是曾经实现别人梦想时顺便的结果;最后,何必出一本过几年不会有人看的书呢,我要对喜欢支持我的人负责,也必须对自己负责!

14岁代表国家出征,17岁获得奥运冠军。退役后也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利用奥运冠军的光环去谋取财富和官位,而是淡然放弃体制内干部的身份,经营一家淘宝店,自食其力。 

光凭这一点,就值得人们毫不吝啬为她点赞。

◆◇◆

我喜欢劳丽诗,因为她是一个有趣和有爱的人。

劳丽诗是一个热爱阅读的人,她曾说自己“很少说佩服别人,但是对爱书的人有特别的敬意”。

运动员身份让劳丽诗没有中考、高考的压力,但她对书的热爱,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可以没卧室,不能没书房啊!

她曾经在微博上晒过自己阅读的书籍,既有《追风筝的人》《灿烂千阳》《白鹿原》等畅销类小说,也有《乌合之众》《和解》《极权主义的起源》等思辩类图书。

微博图片
微博图片

这是一个对事物有深层次思考的女生。

正是依靠广泛阅读,让劳丽诗的思考维度和路径都变得宽广了起来,这让她的很多文字轻灵曼妙又很有力量感,仿佛当年赛场上的风采,让围观者大呼精彩。

去年的5月26日,因为转发了一则西安环卫工人的消息,被喷子们指责思想“消极”,劳丽诗是这样回答的: 

麻烦您借我一条黑布,我好蒙着眼。

劳丽诗的回答智慧中透着锋芒,透着对“精致利己主义者”的厌恶。 

我们身边有太多的“精致利己主义者”,纠结于各种利益,用一块黑布蒙住眼睛,在应该看见的时候“装瞎”,在应该发声的时候“装哑”。 

劳丽诗身为奥运冠军,头戴光环,只要乖乖的“装瞎”“装哑”,便可以风光无限,但她偏偏选择了为弱者大声叹息。 

这是一个不仅有趣而且有爱的灵魂,才会与弱者如此心息相通。

◆◇◆

在劳丽诗消失的一年里,网络上对她的攻击也始终没有停止。

有人在国外社交平台上冒充她的名字注册,然后故意发表一些不可描述的文字,给她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和困扰,逼得她不得不在微博的个性签名处告诉大家,她没有任何海外帐号……

有人骂她是没什么文化的公知。

就连正常的产品代言,也有人跳出来骂她恬不知耻。

更离谱的是,劳丽诗应江西安远当地的邀请,为三百山国家风景名胜区代言,做为领跑人参加当地举行的马拉松活动。 

可是,就连这样有益于宣传体育精神和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活动,竟然有人留言威胁,要打爆市长的公开电话进行阻止。

为了攻击劳丽诗,有人已经不择手段。 

这样的手段,在微博上已经屡见不鲜。 

这一年来,在微博上,普法的罗翔退了,做公益的陈行甲销号走人了,防疫一线的张文宏不断在被围攻…… 

如今,劳丽诗的回归,令喜欢她的人眼前一亮,又不免有些担忧。当下的舆论场并不友好,“江湖险恶”,她能走多远? 

但愿,我的担心是多虑了!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玖奌杂货店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