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女生被党委书记性骚扰后自杀 遗书称“不止我一个”

近日,有学生家长在西安音乐学院门前举著花圈和告示牌控诉西安音乐学院钢琴系原党委书记梁某性骚扰他们女儿,致其抑郁自杀。让网友关注的是,事件发生在两年前,也就2018年涉事女生就自杀身亡了。她的父母在这两年持续不断地向教育局投诉、报警、给纪委写举报信,均没有回应。直到他们绝望的在西安音乐学校门前举牌实名举报,才引发关注。待舆论发酵后,校方17日才予以回应,称2020年7月,省纪委已正式对此事立案调查。

11月15日(中国传统祭祀节寒衣节)上午,一对父母拿著花圈和告示牌在西安音乐学院门前悼念他们的女儿,并实名举报西安音乐学院钢琴系原党委书记梁某性骚扰他们的女儿,致其身亡。告示牌上贴著他们女儿小涵(化名)的照片、遗书和梁某的照片,还用红色大字标著:“肮脏的师冠禽兽 肮脏的西安音乐学院 肮脏的钢琴系党支部”。

据腾讯网报导,小涵的母亲刘女士称,她的女儿2018年12月22日在校外的出租屋内自缢身亡。她是在事后看了女儿的遗书,才知道小涵长期遭到西安音乐学院钢琴系党委书记梁某的性骚扰,在极度压抑中走上的绝路。

刘女士说,她的女儿极为优秀,是以第一名、第二名的(文化课)成绩,考入西安音乐学院钢琴系的,即使这样,梁某还在专业课考试前,亲自跟她要走了12万人民币。

小涵的父亲李先生称,早在2016年12月,小涵就三番两次想要跳楼自杀,被同学拦住,并通知了他们。小涵母亲知道后向系里申请休学。休学期间,小涵告诉家人自己受骚扰的事情。休息了一年之后,为完成学业,小涵返回学校,结果她又受到了梁某的威胁,警告小涵,要是敢不从敢胡说,就让她在钢琴系待不下去……

刘女士说,发现遗书后,她多次向西安音乐学院纪委举报,得到的回复是“说是没有(这样做),不承认”。她到西安雁塔区小寨派出所报案,警察称证据不足,再无下文;她给陕西省纪委写了50余封信反映此事,2020年5月中旬,她从咨询得知,陕西省纪委委托陕西省教育厅成立专案组调查此事,但是截止目前她没有收到调查结果通知。她和丈夫15日在学校门口举牌实名举报后,11月17日校方才予以回应,称2020年7月,省纪委已正式对此事立案调查,并称2019年梁某已被停职。

小涵遗书的部分内容

小涵在遗书写道,“他诱导我叫他爸,跟我说其他女儿如何跟他搂抱,关心他、照顾他;让我坐在他腿上,摸来摸去;让我给他剪手脚指甲、洗头洗脚;总免不了被他亲脸,很害怕。”

梁某还对小涵说,他还有其他的干女儿,她们都很孝顺他。 “多次炫耀他哪个女儿给他剪指甲,还说这些女儿都是求著他把指甲留下来给她剪;过节或小小的平安夜都会给他发消息,天气不好也会慰问他。”

小涵还说,梁某每次把她叫到办公室,不会直接要求她做一些恶心的事,而是通过其他人的行为来暗示她,让她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小涵如果不接梁某电话或不回短信,他就会告诉其父母,说他在学校表现不好什么的,随后会继续纠缠她。

网友称“触目惊心”

有网友在知乎上发文称,这件事触目惊心,值得注意的点很多: 

1、还有多少“干女儿”?多少女孩选择了隐忍。

2、要了“多少钱”?

3、还有多少违法乱纪,到底多少罪恶没有揭露?

4、为什么家长不曝光,不能自查自纠?

5、他的家属是不是知情者,有没有共同犯罪?……

也有网友发文,小涵早在2016年12月就跳楼自杀过,被同学阻拦,通知了父母。从这短短的一句话中就可以看出,小涵在学校被系领导性骚扰,导致抑郁想要自杀之事曾露端倪,她身边的学校领导、老师、同学们不会一点察觉不到,她的父母在得知消息后肯定会询问原因。同样的,这位老师很可能是惯犯,不可能不露任何蛛丝马迹。但是悲剧仍然发生了,为什么?

对于学校、教育局及公安部门,网友亦相当不满表示:“这才是真实的中国,底层百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报警不管,纪委不管,没有一个地方能说理。总觉得这些年自杀、杀人这些事情特别多,都是逼出来的”。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