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支付在美国的风险何在?

美国总统川普上周再次动用《国家紧急经济权力法》,将对微信下达禁令,细节还待确定。白宫声明中特别提到微信支付。在美国华人社区,微信支付、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都在餐饮与民生消费领域越来越普及使用,这对美国的金融监管有何风险? 

(NS收银机铃声)
商家打开收银机响起的清脆铃声,在中国国内很难听得见了。美国媒体曾报道中国无现金化、移动支付消费模式大行其道的情况,连路边乞丐都“推荐使用微信支付”。 

相较于美国这个信用卡普及使用的“塑胶货币大国”,中国可说是“手机即钱包”的“移动支付大国”,而“满城尽是二维码”的情况,不只在中国国内,从2017年后,在美国华人聚集的社区也越来越广泛出现,美国西岸尤其常见。 

从旧金山的机场免税店、到洛杉矶奥特莱斯的一些奢侈品牌、甚至到华人超市,美国东、西两岸有越来越多华人经营的商家、或是华人游客经常光顾的商店,都接受微信支付或阿里巴巴的支付宝。 

但这对美国金融监管,不是没有风险。 

拥有会计学硕士学位的华裔经济学者李恒青就告诉本台,美国的支付强项是较普遍使用的信用卡,有行之多年且完善的严格法规与监管。他举例,对美国信用卡消费者来说,一旦卡片遭盗刷,监管与止付的后续补救措施很快就能展开。 

微信支付与支付宝走出去 海外开启内循环? 

但这些年,在中国政府特别允许下,蓬勃发展的第三方移动支付,包括微信支付与支付宝,开始走出去,在美国没有相关法律规范的情况下,进入美国市场,锁定华人社区或华人华裔常消费的商家,和店铺签约,定期结算。李恒青形容,这是创造美国金融体系外的消费循环,美国金融业与第三方支付行业,根本被排除在外,从金融审计的角度来看,当然有风险。 

李恒青:“我们说它叫’体外循环’、就不跟你美国金融监管体系搭界,它在外面转一圈,然后把该给你(商铺)的钱给你,但是,一旦出现金融风险,(美国金融)体系内部根本就没有保护,就是没得免疫,来保护美国自己的商家或是消费者。” 

也就是说,对美国而言,微信支付与阿里巴巴的支付宝,是在体外循环;对中国而言,在金融支付体系上,则早就开启移动支付内循环、“不接美国地气”。 

美第三方支付管理法规松懈 

据介绍,在美国,非银行系统的第三方支付机构都被视作“货币服务商”(Money Servicer)。在联邦层级,有民事、刑事方面的法规,规范货币服务业务,但没有专门且全国统一的行政监管办法。第三方支付的监管由各州政府负责,采证照许可制(License)。 

美国的《统一货币服务示范法》(Uniform Money Services Act)2004年才完成修订,供各州货币服务监管参考,也就是说,各州可自行决定要完全或部分采行这部法律。不完全统计显示,截至2016年,仅九个州和地区采用此法。 

微信支付与支付宝2017年走进美国市场,则都是选择与一家位于硅谷、由旅美华人黄春波创办的跨境支付平台Citcon合作。 

根据Citcon官网的新闻资料介绍,2017年开始,仅一年时间,已有超过三千家的美国商家、逾一万个店铺与Citcon合作,其中包括十座美国机场内的商店。 

在美国拿到博士学位后曾任职于美国eBay与PayPal的黄春波接受中国媒体新浪科技采访时形容,美国在移动支付上可说是先行者,但信用卡使用太普及,影响移动支付发展;中国则可说是跳过信用卡阶段,在移动支付的发展上“弯道超车”。 

他当时形容,Citcon 的业务就是帮助中国人在美国刷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但他强调,Citcon 并不是微信支付与支付宝的当地服务公司,而是在中国这两大第三方支付与美国商家之间搭建一个技术解决方案,既是技术平台,也是清算平台。 

川普的行政命令已预告,45天后要禁止美国的实体与个人与微信及腾讯有交易,这会给Citcon协助微信支付在美国的业务推广造成什么影响?截至发稿,Citcon 与腾讯都没有回复本台的电子邮件查询。 

李恒青则说,包括微信支付与支付宝在内,都是利用美国制度上的开放,以及在法规上“先信任、后监管”的包容,但基于美国政府现在对中国的“全面不信任”,他预期,包括微信支付在内的微信服务,都将受限。 

“美国的法规当中没有明文必须禁止的,做什么都是合法的,只有法规当中说了、必须明文禁止的,那这个不能做。”李恒青说。 

中国企业有代表党国原罪?美法律学者忧一刀切 

川普政府高举禁止与腾讯及微信交易的大棒,究竟打击的范围涉及什么程度,最迟9月20日就会揭晓。 

美国西东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 法学院教授陆梅吉(Maggie Lewis)周二在美国华裔非营利组织“百人会”举办的一场线上研讨会上,则表达了另一种担忧。 

她说,“仅仅因为一家公司的总部位于中国,例如阿里巴巴,我们就把它认定为代表中南海、也就是中国政治权力核心,这可能太过简化。我认为,我们(美国)该认真思考的是,对待跨国企业,我们需要有更细微的认知,而不是将所有在中国注册的公司都当成中国共产党的代表。” 

美国要对等 中国金融市场大门能紧闭多久?

中国企业不必然代表中国共产党,然而,在中国共产党的特许保护下,中国部分有关系的企业享有市场特权。 

以美国的第三方支付Paypal为例,中国人民银行直到2018年才允许PayPal这类外国第三方支付企业在中国经营业务,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却在2017年就到美国发展;就更不要说信用卡支付,中国一直在世界贸易组织不完备的规范下、扶植壮大中国的银联系统,美国的万事达卡(Mastercard)与Visa系统至今在中国市场仍未获得完整的市场准入。直到今年一月,美中两国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定,中国才纸上写明、承诺进一步扩大金融市场,将受理美国金融服务提供商的牌照申请。 

万事达卡直到今年二月份才获准在中国筹备清算机构。 

要矫正美国与中国之间不公平的贸易、包括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与信用卡业务的往来关系,川普最念兹在兹的贸易要公平互惠。针对腾讯旗下的微信这一轮大棒之后,下一个会不会是阿里巴巴支付宝,也受到关注。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