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谁栽种为谁忙?

笔者从事移民法律专业多年,职业所需,帮助了数千个家庭移民或成功取得永居身分,成功个案千奇百怪,有些个案更是独一无二,当然有成功也会有失败,可以说是时也命也!

认识笔者的朋友,有些时候会听到笔者说过,移民是要讲“命”的,有些人的“命”中没有移民的“运气”?读者看到笔者所写,可能会感到一头雾水?笔介绍一下以下的个案,读者便会有所领悟:钟先生在1990年持学生签证来到澳洲正值1989年民运后,当时澳洲政府同情北京学生运动并给予在澳洲不申请“人道保护签证”的中国学生,4年临居签证(437 PRC temporary ),可以在澳洲合法在澳洲居留4年。当时取得437签证的好处是可以立刻申请家人团聚,可享受一切澳洲本土福利,包括申领失业金,免费上学等。但钟先生是在1990年才抵达澳洲,错过了4年临居政策的优惠,但他也跟大队(1989年6月20日后抵达澳洲的人)一起申请澳洲“人道签证”,当时的签证审理时间因为申请人数量太多有两万多人,平均要4年才能审理完毕。钟先生本身在中国大学毕业,抵达澳洲申请人道签证后便在建筑公司工作,因为勤奋好学,被公司看中安排管理工地工作,三年左右便储蓄了大约二十万元。皆因他也到了适婚年龄,所以在国内的家人为他物识了一名结婚对象。女方在国内跟他联络一段时间,有了感情。他便要决定是否放弃在澳洲的工作,回国结婚及发展?读者不知道当时澳洲政府没有想过会有这么多申请人递交人道保护签证(所指的是在1989年6月20日以后抵达的中国人)。当时的工党政府官员对此十分无奈,祇能用心理战术。即每隔一段时间便发放消息;“所有在1989年6月20日后抵达澳洲,申请“人道签证”都不会获批,申请审理完毕后便要返回原居地”,大部分人士都信以为真,心想;“政府怎会说假话!”。

钟先生单身多年及受澳洲政府多年的心理战影响,最终在1993年决定回国成立家庭,放弃澳洲的高薪工作。原因是他认为储蓄了20多万澳元,等于人民币100多万,已经足够创业所需。虽然他的西人老板极力挽留,但他心意已决,辞去高薪工作。在1993年的某一天订了航班飞回老家,他的一名老乡跟他一样在1990年才抵达澳洲,同期申请“人道签证”,也是得到澳洲政府的心理战影响,觉得居留无望!十分羡慕钟先去可以短时间赚够钱回国,自己因为妻儿还在国内需要供养,祇能多逗留便多逗留,能工作一天便工作一天,作为朋友及老乡可以送钟先生到机场也是一件美事,虽然依依不舍,也是要分开。当时钟先生回乡要在香港转机,当他扺达香港机场候机室,等待转机时便致电送他到机场的老乡报平安。在接通电话的时候,听到他老乡带著兴奋的语气说“您知道在10分钟前的澳洲新闻吗?“政府宣布所有申请过“人道签证”的申请人都可以获得永居身分”!钟先生十分叹息,祇差一天便错过了定居澳洲的机会。过了几年,老乡跟家人都取得澳洲公民身分,回国探望钟先生。钟先生十分后悔自身当年的决定,希望老乡介绍帮忙移民澳洲的方法,多次打听移民澳洲的途径后,无奈自身没法符合移民申请要求,祇能作罢!

现时香港的情况跟1989年6月4日发生在天安门的屠城事件有过之而无不及,当时在澳洲持有临时签证的中国人跟现今在澳洲持有临时签证的香港人,人数相若,但当年的中国人有勇气提出永居申请,最终1989年6月4日前后合共4万多人取得永居身分,但从2019年到今年,祇有200多香港人希望取得永居身分,根据政府资料大部分香港人祇希望逗留5年便满足,没有长期逗留在澳洲的想法,放弃申请永居的机会。笔者十分叹息!好些香港人的家长付出大量学费供孩子在澳洲留学,希望孩子可以获得永居身分,不知道孩子竟然放弃获得澳洲永居的最佳机会。笔者有时候为香港的家长们感到揪心,真的不知为谁栽种为谁忙?

笔者遇到过很多申请人本身是可以获得永居身分的,但有的错过时机,有些遇到不专业的法律意见把申请弄糟了,有的人竟然放弃申请的机会,真是时也命也。

以上专栏是由澳洲移民法律谘询Stanley CHAN提供 

 Stanley Chan 澳洲移民及法律谘询

澳洲移民代理注册号码 MARN: 0430097(Chan)

Melbourne Office墨尔本办公室:

Suite 3, 49 Wadham Pde, Mount Waverley VIC 3149 Australia

谘询电话:+61 3 8833 7288

Mobile手机:+61 0 444 522 514

Email电子邮箱:melstanleychan@gmail.com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