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党财长现场辩论经济议题 两大难题仍无解

5月4日,澳洲财长Josh Frydenberg与反对党影子财长Jim Chalmers在堪培拉国家新闻俱乐部举行正面交锋。但即使记者追问,双方都没有就如何应对高通胀和根深蒂固的预算赤字,提出具体改革措施。

两人辩论的话题包括国家残障保险计划(NDIS)、生活成本、通货膨胀、工资、利率,甚至遛狗的公园。

现场天空新闻记者提问说,如果对方赢得5月21日的大选,他们最担忧的是什么?

Chalmers说,他担心政府会继续走十年来的老路,无视生活成本危机。他指责Frydenberg在通货膨胀急剧上升、实际工资下降、利率上升和消费者信心暴跌的情况下,想继续保持现状。“这次选举的最大风险是根本没有任何改变”,他说。

Frydenberg则表示,如果工党执政,他最担心的是工党会恢复本性,多收税并增加支出。“上次大选,他们以为胜利已是囊中之物时,他们的本性就充分显示了出来。”

Frydenberg说,根据工党公布的对外援助、带薪育儿假和幼儿看护方面的政策,其支出已经超过了3000亿澳元。

大选后的小型预算

澳洲金融评论报导,澳洲国立大学经济学家和前财政部经济建模师Chris Murphy说,政府应该削减开支或增加税收,以帮助“冷却”经济并“减轻储备银行的压力”。

Murphy说:“我希望看到选举后的小预算,以消耗一些从COVID中积累起来的消费能力,这些消费能力正助长通货膨胀。但双方似乎都没有要这样做的意愿。”

支出的质量很重要

Chalmers博士说,国内生产能力受限是导致通货膨胀的原因,工党将通过免费的TAFE和大学来提高技能,并提高儿童看护补贴,以鼓励更多女性参加工作。

Chalmers博士说,“支出的数量显然非常重要,因为我们要支付利息,但同样重要或更重要的,是支出的质量。”

财政部在3月29日的预算中预测,今年的通货膨胀率将达到4.25%的峰值,但根据澳联储周二公布的预测,通胀率会超过6%。

Frydenberg坚持认为,其预算不会对通货膨胀产生 “实质性 “影响。

但澳洲国立大学访问学者、前财政部预算官员Steven Hamilton说,“不管财政部怎么说”,政府正在通过为中低收入者延长119亿元的税收抵免、15亿元的生活费用补助和30亿元的燃料消费税削减,将大约1%的GDP注入经济中。

在失业率低至4%、通货膨胀率高达5.1%的情况下,这些可自由支配的支出被注入,“这意味着利率更高”。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