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明泽个资泄露案 法院否认刑讯逼供坚持二审不开庭

随着舆论不断发酵,“习近平女儿个资泄露案” 进入二审程序。但被指为“主犯”的牛腾宇的代理律师要求查阅全部卷宗时,法院却只给出部分卷宗,并催促代理律师提交辩护词。律师称,院方称二审不开庭,且在酷刑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矢口否认刑讯逼供,打压律师,法官公然违规。

律师提交刑讯逼供控告书

牛腾宇的代理律师包龙军23日发推特称,已向二审法院(广东茂名中级法院)递交了刑讯逼供控告状。他接受海外华人媒体采访时说:“牛腾宇的右手有两个手指不太好使,残疾,神经有点儿坏,精神状态还可以,一是孩子很坚强,二是最近看守所对他也是比较关照,因为有你们外媒给呼吁。”

包龙军律师说:“他们(中共警方)否认有刑讯逼供,但是,他们又不调取相关审讯时的录音、录像,这怎么可以……,只有拿出完整的各个期间的审讯录音、录像,才能证明你没有刑讯逼供。”

包龙军继续说:“牛腾宇已经在时间、地点、人物各方面,还有医院看病的记录上,都能证明他受伤了、被刑讯逼供,已经提供了这么多非常非常强的证据线索,我们完全能够证明有刑讯逼供,但是你自己(中共警方)非得说你没有刑讯逼供,你就得拿出证据,因为现在讯问都是有录音录像的,你要证明自己没有刑讯逼供。”

包龙军在推特发出的控告状显示,茂名市公安局专案组在对牛腾宇刑讯逼供时,造成其右手神经坏死,拇指、食指疑似永久性残疾。

一审严重违法 二审不开庭审理

3月22日,包龙军律师和其他几位代理律师在法院被告知,二审不开庭审理。他说:“今天我们在法院见到了二审法官张书铭的书记员陈烨,陈烨的意思还是让律师及早提交辩护词。他明确地说,二审不开庭审理,还说‘你们不要以不递交辩护词来阻挠二审审理,那没意义。’他基本对我们就是进行了威胁。”

包律师说:“我认为二审应该开庭,对于刑讯逼供人员,完全是职务犯罪行为,应当绳之以法,牛腾宇是没有罪的。

包律师表示,该案的一审严重违法,律师要求二审开庭审理。他说:“一审是所说的因为疫情,远程开的庭,司法部门让律师们不准做无罪辩护,很多律师根本就没有发言,对相关证据都没有质证,没有质证的证据,你怎么认定的,也没有合法鉴定的证据,你怎么认定的,这样在一审程序严重违法的情况下,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二审是必须开庭的,所以我们要求二审开庭审理。”

另外,律师几次要求与二审法官见面,工作人员称,二审法官张书铭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茂南法院(本案的一审法院)开会。

包律师提出质疑:“张书铭法官成天去茂南法院开什么会呢,那是你们的下级法院,是不是又像一审似的又去给茂南法院做审判指导去了,是不是?这样的情况下,上下级的审判监督还存在吗?一审是按你的指导来定罪的话,二审你肯定会维持啊,这也不公平、不公正啊。”

包律师提出申请张书铭法官回避,对方以包律师的“理由不行”为由拒绝,但没有给出认定“理由不行”的原因。

案件始末

“恶俗维基”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起底网站,其后该网站的创始人肖彦锐又创立“支那维基”(后更名支纳维基),将政治内容分流。“支那维基”与“红岸基金会”曾发布过中共高层的个人信息、镇压香港及新疆等相关内容。“恶俗维基”、“支那维基”和“红岸基金会”,被称为“恶俗圈”的三大网络平台。

2019年5月,境外网站“红岸基金会”和“支那维基”发布了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的化名信息、照片、个人身份证等一些个人信息,及习近平的姐夫邓家贵的一些个人资料。6月中国公安部成立项目组,广东茂名茂南网警大队成为办案单位之一。

据“恶俗维基”案被告人家属称,因“红岸基金会”和“支那维基”的创办人及运营人员皆在境外。办案人员将案件移花接木到“恶俗维基”上,抓捕网站运维人员和数十名年轻会员。为将其炮制成大案,作为中共建政70周年的献礼。据被告家属称,茂南网警大队及大队长杨观耀,指挥手下对他们进行严刑逼供。

2020年11月2日“恶俗维基”专案开庭,12月底24人被判刑,牛腾宇被指控为主犯,被判14年及罚款13万元人民币。

牛腾宇在与律师会见时,曝光办案单位对他酷刑逼供,用手铐将他吊起来殴打、用打火机烧他的生殖器和给他注射生理盐水等非人道手段。

“恶俗维基”创办人肖彦锐在2021年2月公开发声称,习近平女儿的个资是公安内部人士泄露的,并讲述具体细节,同时指责茂名警方炮制冤案。

肖彦锐还透露,办案公安分别向中国公安部和广东省公安厅提交阴阳文件,将原定的主犯、家庭有官员背景的“恶俗维基”人员顾杨阳名字撤下,换上牛腾宇的名字。

2月28日海外”支纳维基”负责人宣布,他愿意对“习明泽信息外泄案”负责。

目前,该案已引起国际媒体以及美国、德国等多国驻华使馆的关注。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