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杀了普京“国师”继承人?

被称为“普京大脑”的“国师”、杜金(Alexander Dugin),是极端的俄罗斯民族主义理论家,在西方的俄罗斯研究圈子里,人人皆知。8月20日晚上,杜金衣钵的继承者、其女杜金娜(Darya Dugina)驾驶的车辆,在莫斯科郊外高速行驶中爆炸,杜金在后一辆车中侥幸逃脱。正当东欧专家们,分析是谁敢对普京“大脑”下手时,俄联邦安全局(FSB)不到24小时就迅速“破案”。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宣称对暗杀负责。

杜金娜何许人也?

现年29岁的杜金娜是一位俄罗斯右翼政治学家、记者。意识形态上,她支持其父亲的欧亚主义,并且也是其父亲的“左右手”。 

杜金娜公开支持入侵乌克兰,最近还访问了亚速钢铁厂,写了一本关于《Z战争》的书。

杜金娜曾在俄罗斯国家电视台的政论节目中,称乌克兰人为“下等人”,主张对乌克兰和科索沃(Kosovo)进行种族灭绝。在她的电报频道(Telegram)上,她敦促“用造假来对付乌克兰”。

正因为杜金娜还涉嫌在互联网上散布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有关的虚假信息,她从今年3月起,分别遭到美国、英国以及澳大利亚等国家的制裁。今年5月,杜金娜对她和她的父亲受到制裁“表示自豪”。

普京称杜金娜为“一个聪明、才华横溢的人,有著一颗真正的俄罗斯之心”。

在一些乌克兰人眼中,杜金娜与其父亲杜金都不是最出名的俄国大外宣,也不是俄国侵略的代言人。

虽然杜金娜的父亲杜金,在西方的名声很大,但是在俄罗斯,并不像西方想像的那样重要。他的想法确实被克宫采纳和使用,但他本人,却从来没有进入克宫的核心圈子,在俄罗斯一直是个三流小明星。

但是这场暗杀的目标可能是杜金,也可能是杜金和他的女儿。根据俄国媒体的报导,这辆车是杜金名下的车,而且他当时确实打算驾驶这辆车,只是临时改变了主意。那么,到底是谁敢对普京的大脑下手呢?

第一嫌疑人:俄国安全局

虽然,当爆炸案发生的第一时间,俄罗斯就开始指责是乌克兰特种部队干的,但是,乌国总统泽伦斯基的顾问波多利亚克(Mykhailo Podolyak)否定了这些指控,并说:“我确认,乌克兰当然与此无关,因为我们不是像俄联邦那样的犯罪国家,而且我们也不是恐怖主义国家。”

东欧专家萨姆莱尼(SergejSumlenny)的推特(Twitter)上发表了分析,认为最现实的版本是,俄联邦安全局或克里姆林宫的其它派系干的,其观点获得众多俄国问题专家的认可。

而且,可能出于两个相反的动机。一是,通过打“乌克兰人在莫斯科杀了我们的人”这张牌来加剧战争;二是,退出战争,向鹰派发出“闭嘴”的信号

如果是动机一,目前的克宫面临著乌克兰战场的困境,普京正在寻找发起大规模攻击的理由;把杜金干掉,可以煽动俄国国内的民族情绪,支持普京对乌克兰动用更大的武力。

如果是动机二,就有借口说,战场不利“都是杜金带来的”。

无论如何,重要的是看克里姆林宫将如何利用这次爆炸,接下来的“信息战”才是重头戏。

国际事务专家推测,普京或许利用杜金娜谋杀案,发起全民动员,支持对乌克兰发起大规模的攻击。要知道,俄罗斯的防空系统已经在白俄罗斯大规模集结了一个多星期了,最近俄罗斯境内的战机调动,也是非常的频繁。

第二嫌疑人:父亲杜金

杜金的朋友说,他本打算驾驶那辆车,但临时改变了主意。所以,他计画谋杀的对象是自己的女儿。

为甚么?萨姆莱尼说,杜金是“食死徒”(Death Eater),是崇拜死亡和牺牲的哲学家。他认为,父亲牺牲女儿的生命,可以让他的地位由弱变强。

2020年4月,杜金在其文章中明确写道,部分精英应该被培养为一个目的:在充满挑战的时候被杀死(牺牲),这样就可以让神对社会的支持失而复得。在他的极右神秘主义网页“Arctogaea”上,杜金有一篇关于牺牲儿童的古老神秘传统的长文,其中包括一名父亲牺牲女儿生命的案例。

俄国安全局(FSB)神速“破案”

爆炸案发生的24小时内,法医的现场报告或尸检报告可能都还没做完,俄联邦安全局就声称,它已经解决了杜金娜的谋杀案。FSB的声明说,现已确定,是由乌克兰亚速营干的。犯罪者是乌克兰公民沃夫克(Natalia PavlivnaVovk)。

FSB称:沃夫克在杜金娜居住的大楼里租了一个公寓,跟踪她,安装了汽车炸弹,遥控引爆,然后逃到了爱沙尼亚,并将乌克兰国民警卫队的身分证留在莫斯科,让FSB找到。

在FSB的说法中,有很多奇怪的细节:沃夫克是在她12岁女儿的陪同下,进行了职业杀手般地汽车炸弹袭击。她开著一辆Mini Cooper车尾随杜金娜。

当沃夫克进入俄罗斯时,她的车挂的是所谓“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的车牌;在莫斯科时,她挂上了哈萨克的车牌,然后在离开去爱沙尼亚时,使用乌克兰车牌。FSB还说,沃夫克的目标是杜金娜,而不是她更知名的父亲杜金。

但几乎所有亲西方的专家都认为FSB的说辞漏洞百出,并认为这也可能是普京的假旗行动。

现在,克宫支持的媒体,正在张贴沃夫卡的所谓身分证,以此证明她是“亚速营”成员。但乌克兰再次否认与杜金娜谋杀案有任何关系,并说这是俄罗斯精英内斗的结果。

这话一点不假。在杜金的车辆开动之前,停车场处于严密监控状态,只有联邦安全局(FSB)、格鲁乌(GRU)、联邦警卫局(FSO),这些安全机构的人员,才能在停车处接近车辆。

杜金本人呢,在声明要把乌克兰从地图上抹去之后,心脏病发作,住院了。

亚速营:FSB的失败伪造

乌克兰亚速营战士报告说,有关该团涉嫌参与谋杀杜金娜的声明,是FSB的又一次失败和伪造。“这是仓促拼凑、构思不严密的假货。”

亚速营还说,对方出示的文件,不是亚速营士兵的身分证:“我们所有身分证都带有卡通形式的战士照片。而且,亚速营中没有一名上校军衔的女性,也没有女性战士。”

据乌克兰律师称,俄国宣传人员出示的身分证,可以在被占领的马里乌波尔某处找到:“如果你仔细看她身分证上用铅笔写的东西,你会发现,这是她的旧身分证,它可能在马里乌波尔军区档案馆某处,被俄军发现了。”

神秘组织宣称对爆炸案负责

前俄国议员波诺马廖夫(Ilya Ponomaryov),在接受乌克兰“Utro02”频道采访时说,国民共和国军(NRA)对这次致命爆炸负责。之前,国民共和军是不为人知的团体。

他声称,该组织授权他公布其“宣言”。他说:“这次行动,就像最近几个月在俄罗斯境内进行的许多其它游击队行动一样,是由国民共和国军干的。”

据波诺马廖夫称,国民共和军的一些成员在最近几天被杀,因为FSB对他们展开了追捕。但他们仍在活动。

2014年,波诺马廖夫是唯一投票反对普京吞并克里米亚的议员,之后他流亡到乌克兰,现在与其他逃离莫斯科的批评者一起经营一家俄语媒体。

国民共和国军在网上发布的宣言称:“普京是篡权者,是战犯,在斯拉夫民族之间发动了一场自相残杀的战争,并将俄罗斯士兵送上了必死之路,毫无意义。”

他们的目标是“阻止对俄罗斯及其邻国的破坏,阻止少数克里姆林宫寡头,他们搜刮民脂民膏,在国内外犯罪”。

他们宣布,俄联邦政府和地区行政部门的官员必须辞职,靠腐败和官商勾结牟利的人、公务员是叛国者和帮凶。“那些不忏悔、不公开反对普京政府及其战争的人和财产,将被摧毁”。

但包括萨姆莱尼在内的一些俄国专家,对波诺马廖夫的说法表示怀疑。主流媒体也未能核实该组织的存在。

杜金是谁?

俄罗斯极右翼思想家杜金,负责塑造普京核心圈子的世界观。几十年来,他一直呼吁杀害乌克兰人,并强烈要求俄罗斯入侵。

年轻时,杜金是臭名昭著的反犹太主义、俄罗斯民族主义组织Pamyat的领导人。后因极端观点被大学开除。

他在1997年出版的《地缘政治学基础》一书中阐述了其地缘政治观,该书在俄国精英阶层中仍有重大影响,甚至被俄军用作教科书。杜金认为,俄罗斯注定要作为一个帝国,统治整个欧洲和亚洲,将所有讲俄语的民族统一为一个国家。

杜金于2001年成立了“欧亚党”(Eurasia Party),他呼吁建立一个从都柏林延伸到海参崴的俄罗斯帝国,甚至呼吁吞并西藏、新疆、内蒙古和东北,让北京统治中国南方。

早在2008年俄罗斯与乔治亚的战争期间,杜金就呼吁吞并克里米亚。在2014年,他参与了协调乌克兰的分离主义运动,为此美国对他进行了制裁。

杜金还与欧盟的极右翼和极左翼政党建立了联系,试图影响欧盟对乌克兰和俄罗斯的政策。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