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奥“晒”事汇集

历届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是从1896年开始,每四年举办一次。中国人总是在讨论所谓的“奥林匹克精神”,事实上,奥林匹克运动会从来没有定义过“奥林匹克精神”这个概念,不断完善修正的是“奥林匹克宪章”,该宪章诞生在1894年。而将奥林匹克运动会所遵循的哲学称之为“奥林匹克主义”,该哲学理论被纳入了“奥林匹克宪章”之中。所以说“奥林匹克精神”只是舆论对奥林匹克的理解,而“奥林匹克主义”才是“奥林匹克宪章”的一个组成部份。

奥林匹克主义

1974年,奥林匹克主义正式被纳入《奥林匹克宪章》,它被阐释为:相互理解、友谊长久、团结一致和公平竞争。

奥林匹克主义旨在寻求一种将文化、教育和国际合作均衡结合的生活方式,其基于努力的喜悦、良好榜样的教育价值、社会责任和对普遍基本道德原则的尊重。奥林匹克主义的主要目标是让体育运动为人类的和谐发展服务,以促成维护人类尊严的和平社会。

据奥林匹克主义的原则,运动活动是一项人权,每个人都应该有从事体育运动的权利,不应受任何形式的歧视,并遵循奥林匹克主义。

奥林匹克主义的核心是非歧视原则。

奥林匹克主义宣称,享有从事体育运动的的权利与自由不应受到任何形式的歧视,这包括了基于种族、肤色、性别、性取向、语言、宗教、政治或政见、国籍或社会出身、财产、血统或其他社会地位等要素的歧视。

三个不能用自己国家名字参赛的代表队

本次2020东京奥运一共有206个代表团参加,也就是206个受到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承认的国家奥林匹克委员会(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这包括193个联合国成员国,1个联合国观察员(巴勒斯坦),2个非联合国成员国或地区(科索沃和台湾),再加上4个美国海外属地,3个英国海外属地,1个中国特别行政区,1个荷兰王国自治国和1个与新西兰维持自由联合的自治国。

只有朝鲜因为新冠疫情而决定不参加本届奥运,其馀的205个国家奥委会都参加,另外再加上一个奥林匹克难民代表团,代表团总数仍为206个。

在以上的206个代表团中,有三个代表团不能用自己的国家名或地区名参加。

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

台湾代表团以“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的名义参加本次奥运会, 它是唯一一个非联合国成员国,而且又不能以自己名字(不论是官方名称中华民国或通称台湾)参加奥运会的代表团。

中华台北的名称确立于1981年。

由于台湾的运动员在本届奥运会上表现出色,吸引了国际媒体的注意与好奇。因为台湾选手获胜时,颁奖仪式出现的不是中华民国国旗,播放的亦不是中华民国国歌,而是中华奥委会会旗和中华奥委会会歌。而该会歌与中华民国国旗歌的旋律非常接近。

在各国报导奥运会时,“Chinese Taipei”的名字也经常把外国观众搞得一头雾水,一些国际媒体干脆直接称呼为“台湾队”。

俄罗斯奥委会(ROC)

在本届的东京奥运会上,俄罗斯选手只能以“ROC” 的名义参赛,也只能使用俄罗斯奥委会的旗帜。这是国际奥委会对俄罗斯违反药检规定而采取的制裁措施。

国际奥委会规定,俄罗斯队可以使用“ROC”替代Russian Olympic Committee(俄罗斯奥委会),但不允许使用全称。因为竞技场内禁止出现俄罗斯这个名称与国旗。

当俄罗斯运动员取得金牌时,颁奖典礼中不能播放俄罗斯国歌,而是使用俄国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钢琴协奏曲》代替。

此处罚的缘由是因为国际奥委会确认俄罗斯运动员在俄罗斯政府的支持下曾长期使用体育禁药。从2014年起,俄罗斯运动员被怀疑系统性服用体育禁药,同时调查发现,俄罗斯政府和禁药检验单位更是系统性地帮助俄罗斯运动员捏造药检报告。

据报导,在2011至2015年间,俄国有超过一千人在夏季、冬季、帕运会中使用禁药,而俄国政府是作弊的帮凶。之后,在多次国际体育大赛上,多项比赛项目禁止俄罗斯运动员参加。

2019年12月9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执行委员会在瑞士洛桑举行会议,通过了“对俄罗斯禁赛四年”的提案。意味著俄罗斯未来四年来将不得参加包括奥运会、世界杯在内的国际重大赛事,也不得申办和举办国际重大赛事。

难民代表团(Refugee Olympic Team)

2016年,一些逃出自己的祖国而流落它国的运动员在国际社会的帮助下,建立起一个奥林匹克难民代表团。其目的是 “象征全世界所有难民的希望,并让全世界人民更加了解难民危机”。

一共有29名运动员以难民代表团身份在本届东京奥运会上参赛,他们来自包括叙利亚、伊朗、南苏丹、阿富汗等11个国家,目前分别在13个避难国家进行训练,他们获得国际奥委会的奥林匹克难民运动员奖学金赞助经费。

环保概念下的东奥 “别咬奖牌!”

虽然奥运颁发黄金奖牌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 但事实上,历届奥运会只有1912年的斯德哥尔摩奥运的金牌是纯金打造的,此后所有金牌都以白银镀金制成,从2010年起,出于环保理念,在制作奥运奖牌时加入了回收废品的材料,到了今届的奖牌,则完全是通过回收日本大众的废弃电子产品提炼制作而成,并附上奖牌的制作背景。

东京奥运奖牌
本届东京奥运奖牌,是由回收电子设备制成。((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在各大比赛的领奖台上,冠军选手习惯拿到金牌后就要摆出一个咬金牌的动作,那是因为只有真黄金才有办法留下咬痕,所以很多得到金牌的运动员,都会像征性的咬金牌来表示这是金牌。

本届东京奥运主打环保议题,所有奖牌都是从日本民众捐赠的电子设备回收材料制成。

东奥的筹委会发推文表示:“我们只是想要再次发出官方公告,告诉大家,奖牌是不可以吃的!我们的奖牌是由日本民众捐赠的电子设备回收材料制作而成。所以你们没有必要咬他们(奖牌)……虽然我们知道你们还是会咬!”

东京奥运借由100%回收金属制成的奖牌,向全世界完美呈现了城市矿山的实践与可能性,其中的永续价值意义非凡……

除了运动赛事,“最环保永续”也是2020东京奥运破纪录的重点项目。

2010年,温哥华开创了当时奥运100多年历史以来,号称“最绿的一次”,它首次在奥运奖牌制作上,加入平均约1.5%自电路板、电脑零件中回收提炼的金属;2016年里约奥运延续一样的环保概念,奖牌中约30%的银及铜来自回收再利用。

而这次东京创下史上“最永续的奥运”纪录,破天荒回收100%日本人的旧手机和其它意想不到的废弃小型电子设备,如计算机、电子体温计等提炼出的金属,来制作所有奥运奖牌。

2017年日本从政府、企业到民间,集结全国的力量进行奥运奖牌金属回收计划,目标不再开采天然资源,并唯一使用日本当地回收的电子废弃物提炼金属,最后耗时2年、募集超过600万个废弃手机和其它小型电子设备,总计近8万吨的电子废弃物,100%使用从这些电子废弃物中回收提炼出的金、银、铜制作奖牌。

中国运动员戴毛像领金牌违规

8月2日,东奥举行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项目,由中国选手钟天使、鲍珊菊夺得金牌,但两人穿著中国队外套上台领奖时,人们惊讶地注意到,她们胸前各别了一枚中共已故领导人毛泽东的像章,此番举动立即引起争议,舆论认为这是在做政治宣传,违反奥运精神,但中国小粉红网友则大力喝采。

在国际奥会(IOC)要求中国奥会提交报告作出正式说明后,8月4日,中国奥会向国际奥会做出保证称,毛泽东像章不会再出现在颁奖台上。

旅美政论作家陈破空说,“中国人被洗脑到这么无知的程度。设想一个德国运动员挂希特勒的像章、俄罗斯运动员挂斯大林的像章。所谓三大屠夫就包含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这样的情况在国际上是会引起公愤的。这些中国运动员竟然毫无感觉,显示中国跟国际社会、文明世界相距有多远!”

而彭博科技专栏作家高灿鸣也提问说:“试想要是台湾运动员别上了青天白日满地红旗胸章?”

但许多微信公众号则大力支持戴毛像的行为,由微信文章表示:“感谢鲍珊菊、钟天使把毛主席带向奥运会”,“网民对两位天使般姑娘的亲近感和可爱度陡然上升。”

在毛泽东像章争议传开后,网友发现央视重播的视频屏蔽了毛泽东像章。新浪微博上,原本“鲍珊菊钟天使颁奖时佩戴了毛主席像章”的热搜话题也被撤下。有中国官方色彩的观察者网则把相关微博删除。

《奥林匹克宪章》第50条规定,“在任何奥运场馆、或其它区域,不得进行任何形式的示威或政治、宗教、及种族宣传。”

第二款的细则中进一步注明,任何形式的宣传也不得出现在运动服、配饰、装备上。若违反规则,可能导致相关人员或代表团被取消比赛资格、吊销大会通行证等。

但运动场上是否应该容许政治表态,一直受国际社会争议。

一派认为这是运动员有权行使言论自由;另一派则反对将运动竞技沦为政治口水战场。

不过,今年在国际奥会运动员委员会争取后,国际奥会上月决定放宽相关规定,但明订在竞赛期间、颁奖仪式、开闭幕式等官方仪式进行期间,以及在奥运村内,仍须遵守第50条第2款。

纽时:奥运金牌背后是不惜一切代价

美国《纽约时报》刊文指出:中国的体育体制生根于苏联模式,为了最大限度地拿金牌,政府把重点放在那些在西方资金不足的不太知名的项目,或那些有多枚奥运金牌可赢的项目上。女子举重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成为比赛项目后,一直是北京奥运金牌战略的理想目标。

对大多数体育大国的运动员来说,女子举重这项运动是小众事业,这意味著西方的女子举重运动员在争取资金上有困难。而且举重比赛有多个体重级别,有拿下四枚金牌的可能性。因此双臂展开长度令人赞叹的农村女孩被指挥去练举重。

对女子举重运动员来说,中国的体育制度要她们付出的代价尤其高。虽然跳水和体操运动员必须与国家分享代言协议的收益,但他们至少可以在退役后充分利用自己的名声。而广告商们往往对女子举重运动员不感兴趣。

一个例子是,一位曾经的国家举重冠军退役后穷困潦倒,靠一份公共澡堂的工作谋生。她还长了胡子,她说那是她年轻时被迫服激素的结果。

2017年,在对旧样品进行重新检测后,中国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获得的四枚女子举重金牌中的三枚被取消,因为检测发现了违禁物质。

举重运动中兴奋剂泛滥,中国并不是唯一被发现违规的国家。但是,个人决定使用兴奋剂与国家指导儿童使用兴奋剂不是一码事。

对中国的体育机器制造出来的运动员来说,多年的艰苦努力仍可能在奥运会的激烈竞争时刻付诸东流。周一在东京参加55公斤级举重比赛的选手廖秋云是以世界冠军的身份参赛的。廖秋云周一走上赛台时,脸上的表情在决心与无奈之间。一名菲律宾选手在比赛的最后时刻超过了廖秋云,拿下了金牌。

比赛结束后,26岁的廖秋云站在那里哭了起来,有点喘不过气来。眼睛红红的廖秋云回答了中国记者的提问。一名记者说,获得银牌也是一个伟大成就。廖秋云低头看著地板。多年来抗拒不饶人的重量和引力造成的创伤,沉重地压在廖秋云的身上。 “很多年了,一直都有,”她提到自己的伤时说, “反反复复一直都有”。

中国政府的重点一直是那些可以通过机械动作来完善的项目,而不是那些需要多个运动员不可预测的互动项目。除女子排球外,中国从未获得过大型集体项目的奥运金牌。

中国自1984年以来赢得的奥运金牌总数的近75%集中在六个项目上:乒乓球、射击、跳水、羽毛球、体操和举重,这并非巧合。中国三分之二以上的金牌由女子冠军获得,参加东京奥运会的代表团中近70%是女性。

白俄奥运选手求救 波兰颁发人道庇护

据多家外媒报导指出,24岁的白俄罗斯女运动员Krystsina Tsimanouskaya原定要在2日参加东京奥运女子200公尺比赛,可是就在比赛的前一天,白俄罗斯代表队就通知Tsimanouskaya必须立即返回白俄首都明斯克。

报导称,其主要原因是她曾经于社交媒体Instagram上发表了一段的短片,她抱怨教练团并没有经自己的同意,就安排她参加了400公尺接力赛,而她本人并不擅长此项目。此外,她甚至还透露部份国家代表队的成员,因为教练团队的疏忽,致使药检次数不足,导致不能参加本次奥运。

Tsimanouskaya在IG发文之后不久,白俄国家队的教练就要求她退出比赛,并搭乘飞机回国,还警告若她拒绝了,将会遭开除出国家队,而且失去工作,甚至还得面临其它后果。

Tsimanouskaya在被“押送”到羽田机场后,找机会向日本警察求救,声称她回国后将面临安全问题。在日本外务省、国际奥委会的干预下,Tsimanouskaya被暂时安置在“安全状态”中。据悉,联合国难民署(UNHCR)也参与了此事的处理。

白俄罗斯奥委会在一份声明中说,Tsimanouskaya在“情绪和心理状态 ”上有问题,是因为医疗建议离开了比赛。

据法广报导,波兰副外长Marcin Przydacz8月2日发推特说:白俄罗斯短跑运动员Tsimanouskaya已获得波兰当局颁发的“人道主义”签证。波兰将尽一切努力帮助她继续运动生涯。

法国欧洲事务国务秘书克雷芒-博纳(Clement Beaune)感谢日本警方出面保护这位白俄罗斯短跑运动员,他告诉法广说,“白俄罗斯是一个老式独裁国家,以独裁国家所有最糟糕的方式实施控制、审查、暴力”。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